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勾结

第一百二十九章,勾结

        秦玉莲一字一句的重复:“你们,可不能是林中强盗,否则的话,到哪里能洗白身份?”

        女匪骤然看她,目光亮的好似刀子,秦玉莲往后退了两步,默不作声的靠着墙坐下来。

        在另一边的男牢房里,李陵的十个护卫也和林中强盗搭上话,但却是强盗找上他们。

        只派十个人就护送秦玉莲,跑到幽塞这种缺人用的地方征兵,李陵不傻,不可能派无能的人。

        十个护卫让抓进来以后,就一言不发,抱定老子不开口,谁也没办法。

        秦玉莲的供词出来以后,给他们换了牢房,随便一看,同牢房的人不是好气质,十个锦衣玉食的护卫更守好嘴巴,不可能和这些人说话。

        狱卒们从外面巡逻,对他们指指点点的笑:“这也不知道是真的三殿下护卫,还是假的?居然敢跑到幽塞来征兵?喂,我们这里有大批的林中强盗,能打仗,你们要不要?”

        护卫们的脸气的发白,又涨红,但还能忍耐。

        这样过去两天,有一个强盗先开口:“我说你们,怎么敢跑到这个地方来征兵?”

        “要你管!”

        强盗也不生气:“都要什么样的人?”

        “你不行!”

        “我不行没有关系,我外面有兄弟,他们清清白白的,难道不能去?”

        李陵的护卫有些兴趣,语气好很多,上下打量着这些强盗:“你们是什么人?”

        “你自己不会看吗?姓廖的说我们是强盗,我们说不是,你肯信?”

        李陵的护卫点点头:“我看你们也像强盗。”

        “这日子过不下去,抢了又怎么样?”林中强盗很冷淡。

        李陵的护卫们好半天没有说话,但是他们互相用眼神交流。他们和秦玉莲想的,有一点一样。

        廖雪峰如果黑了他们,无声无息的,十个人加上秦玉莲也就没了。

        虽然说全幽塞的人都知道秦家的丫头来了,但幽塞这种地方时常有仗,如果城破而监狱里死了人,廖雪峰肯定没有责任。

        而就算廖雪峰不黑他们,一纸公文到云州,再到京里,说三殿下让个女人来招兵买马,也是一桩官司。

        他们要赶紧出去才行,眼前这些人,管他强盗不强盗,有出路就行。

        而林中强盗们早就商议过,太子殿下在这里的那年,英王为首大动兵马,逼的林中强盗们无处藏身,他们需要别的出路。

        三殿下不是用人吗?

        他们先活着就行。

        又过两天,大家商议好。而这个时候,送饭的送来女匪的口信,约好越狱时间,在一个晚上,齐齐越狱而出。

        看到城外官道时,大家齐齐松口气,总算逃出来了。看到他们出城门,有人回话,廖雪峰松口气,总算滚蛋了。

        .....

        岳繁京对着镜子照照,给自己做的男装合身服帖,往院子里找找,李威还没有回来。

        “春枝,去看看殿下会不会人,不会人的话,催他一下,我等着他呢。”

        春枝很快回来:“殿下在会人,而且发脾气,像是收到一封很不好的信。”

        岳繁京担心有事,小跑着到李威的书房。

        在外面就能听到李威的雷霆声:“回去告诉他,如果出了事情,我饶不了他。”

        听上去还在李威掌握的范围之中,岳繁京放下心,见到两个人低头出来,岳繁京呀地一声:“这是唐大叔,李大叔吗?”

        这两个人她认识,是幽塞衙门的人。

        而这两位也惊喜一声:“这不是岳大姑娘.....见过王妃。”他们跪下来。

        岳繁京让他们起来,小声问道:“为什么惹殿下发脾气?”

        “我们也不知道,廖将军让我们跑死马的来送信,殿下看过信就生气,王妃来的正好,进去劝劝吧,我们要走了。”

        岳繁京留他们用饭,歇息一天再走,他们不肯,说幽塞需要用人,岳繁京让人拿银子赏给他们,回去对全城的人带声好。

        忙完这一切,进来看李威,李威已听到她进来,在房里等她。

        “廖将军心里只有殿下,殿下为什么生他的气?”

        李威听完,已经缓和的脸色往下又是一沉,岳繁京颦眉望着他,李威忍忍气:“廖雪峰这个混蛋!你的老乡秦玉莲在李陵面前毛遂自荐,去幽塞为李陵征兵。廖雪峰是守将,撵他们走也就是了,却给李陵设个圈套,让李陵的人和林中强盗关在一起,他们一说即合一起逃狱,哪怕廖雪峰阻拦,也有十几个林中强盗现在往李陵的地方去。这些人在路上若是杀人放火,可怎么办?”

        岳繁京想想,这是句气话,柔声道:“李陵与殿下不和,但他不会纵容强盗行凶,他的人也不会,我倒不担心林中强盗在路上行凶,我担心的是他们到了李陵那里,会把三殿下带坏。”

        “哼!”

        李威沉着脸:“廖雪峰巴不得这样,他现在只怕正写公文,声明他处逃犯强盗若干,请求全国抓捕。”

        岳繁京忍不住一笑,廖将军有时候确实可爱。

        廖雪峰最近信来的多,前面也有两封,岳繁京为他说话:“看在他廖家子弟都要过来侍奉殿下的份上,殿下写信骂他就是,别再和他生气了,廖将军要是知道,会心疼的。”

        李威收起怒火,实际上廖雪峰不在面前,再生气也没有用,握住妻子的手:“你不心疼吗?”

        “心疼,不过你现在心里只有廖将军,我往后面站站。”

        李威笑了:“走,咱们出城去,城外的路探出两百里,在方圆几十里内,咱们好好的玩。”

        两个人上马出城,去看沙丘的一望无际,去寻找远方的植被。

        夜晚来临,搭起帐篷,篝火烧的旺旺的,打来的猎物往下滴油,夫妻两个相拥坐在皮褥子上,你一口我一口,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侍卫们露出会意的笑容,辛蒙江低声发感慨:“这种才叫过日子吧。”小简白他一眼,也是小声地道:“你生怕殿下想不起来高王妃吗?”

        辛蒙江举拳头吓唬,用口型道:“别说那位,不然我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