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秦玉莲勾结林中强盗

第一百二十八章,秦玉莲勾结林中强盗

        秦玉莲刚吃惊,棍棒菜刀就逼到车前,护送的人敢走远路,功夫都不错,随便动动拳脚,秦家的人就飞出去。

        哎哟连声中,啪啪摔到地上和墙上的声音不断,秦玉莲的嚣张却消失,而且面色发白。

        在幽塞这种敏感的地方闹事,秦玉莲当然知道是什么样的结局,而廖雪峰可从来不弱。

        她飞快开动脑筋,同时堆上笑容,打算安抚自己家里人时,秦大娘子已吆喝:“快来人啊,贱丫头回家打人了,”

        秦二娘子紧紧跟上,大有平时闹家务时寸步不让之风:“玉莲贱丫头带强盗回来了,来人啊.....”

        秦三娘子号啕大哭:“杀人了啊,都来看看呐.....”

        护送的人跟随李陵过的日子,一多半儿是京里的富足悠游,虽去穷地那穷地方,却呆的时间不久,还没有边城的感悟。

        他们一愣,在哭声哭笑不得。

        还以为自己是有殿下撑腰的大爷,斥责道:“闭嘴,怎么敢污蔑老爷们。”

        秦家三位娘子听完,哭的却更凶狠,而秦家的三个儿子,秦玉莲的三个伯父,也扯开嗓子大喊:“来人啊,强盗进城了.....”

        马蹄声瞬间出现在巷口,也只这几句话的功夫,巡逻兵就到,而秦家的左邻右舍,抄着家伙潮水般出来,甭管平时闹不闹矛盾,听到“强盗”二字,一起出来的快。

        最后一个出来的,颤巍巍的老人,秦玉莲的祖母。

        秦玉莲在外面唯一想念的家人,就是她的祖母,此时见到泪如泉涌,委屈也一发不可收拾。

        她可不容易的才回来。

        颤声道:“祖母。”

        秦老夫人定定望着她:“我只问一句,你真的在京里的金殿上面,那皇上和大人们才能去的地方,陷害繁京?”

        秦老夫人当然知道秦玉莲离家,是岳繁京送她十两银子。

        秦玉莲只顾着抒发自己的心情,却忘记这一条,闻言,她没有话回答。

        而秦老夫人疼爱她,知孙莫若祖,看到她神情就知道答案,秦老夫人闭了闭眼睛,拄着拐杖转身进门,随着门响,她亲手把院门关上。

        虽然秦家别的人也在院外,但这针对的是谁,不用再说。

        秦玉莲扑到门上大呼:“祖母,我吃了多少苦,您知道吗?”

        “孩子,你吃再多的苦,也不能陷害对你好的人。繁京,她错对你吗?”

        秦玉莲再说话,秦老夫人再也不回。

        秦家三个娘子本就看着秦玉莲如眼中钉,见到婆婆寒了心,自己人手更多,爬起来围着秦玉莲骂,她们都是市井里的人,污言秽语滔滔不绝。

        护送的十个人没有功夫管,就让巡逻兵控制。

        秦家骂过,邻居们骂。邻居们骂过,王奶奶愤怒的赶来,接着骂。姗姗来迟的,是廖雪峰,他故意最后一个到。

        英王入住岳家,是廖将军一手安排,岳繁京敢带英王出城破敌,廖将军面上有光,岳家姑娘护太子驾有功,被太子收房,廖将军面上有光,秦玉莲在金殿上的话,无疑把廖雪峰得罪至深。

        廖雪峰赶来时,秦玉莲衣裳扯破,李陵的人被当成强盗打,廖雪峰心里那个乐,大手一挥:“收监审问。”

        李陵的人倒能嘴紧,秦玉莲道行不深,让问出来她回乡的原因,为三殿下招兵买马。

        廖雪峰看完供词,仰面哈哈大笑三声:“要是抽得出人手,我不会送我自家的殿下?”

        这位实在厉害,眼珠子一转就是一个主意,把秦玉莲等人换了一个牢房。

        他则挑灯写信,给云州边城,给他认识的所有边城官员。

        声明:“提醒各位,三殿下穷疯了,现派人撬我的人马。你们若有兵马,还认兄弟的话,先送给我,廖雪峰天天缺人马。”

        云州边城是幽塞的直属现管,廖雪峰直接威胁:“给人马,给人马!如果让我知道有一兵一卒给了别人,再有仗打,我不打了,带着幽塞百姓迁到云州,大人们管吃管喝还得帮我们退兵守城。”

        写完,快马发出去。

        云州的回信最早,云州的官员把他一顿好骂:“幽塞归你管,不管是三殿下要人手,还是英王要人手,走了一个,拿你是问。”

        周边的边城随后回信,都是笑谑:“就你缺人马吗?我们都天天缺人马。三殿下往你那里招兵买马,可见你廖将军人马太多,是兄弟的话,送些过来。”

        廖雪峰看完随手放下,他正忙着整顿家将。英王肯定不会对他张口,但廖将军已经知道三殿下缺人,想来英王也缺人,他自然不会派幽塞的百姓过去,但是他本人的家将家兵却可以自由调遣。

        先往家里去封信,让他的爹把家中子弟集合,送往英王处,再把贴身的家将抽出几个,命他们星夜赶往英王处。

        守牢房的人来回话:“将军的吩咐,已有眉目。”

        .....

        夜晚,牢房里阴森森,这方便秦玉莲,李陵护送的人,和同牢房的犯人说话。

        他们关的,分别是男牢和女牢。

        和秦玉莲同牢房的,是几个林中强盗的女匪,和李陵手下同牢房的,是不折不扣的林中强盗。

        狱卒巡逻走上一圈,和昨天一样,和前几天一样,边走边笑:“有趣!三殿下住的地方,叫穷城,可见有多穷,居然还真的有人要去,惹得廖将军发脾气。”

        “财帛动人心,听说给的银子多,其实我要不是当差,我.....”

        “当你的差吧,云州的大人下公文,幽塞的人走一个,当逃犯捉拿。”

        牢房静,他们远远的谈话,总是能送过来。

        女匪听了这几天,默默的使个眼色,有一个问秦玉莲:“三殿下那里给多少钱?”

        秦玉莲进来时,也想和她们说说话,但女匪们不理她。

        忽然理会她,秦玉莲受宠若惊,有个人聊聊也是好的,忙道:“去一个人十两纹银,”

        心思一动,反应过来,这几个女人们目光凶狠,不是一般的人,内心格登一下,在幽塞长大,怎么会不知道“林中强盗”,但秦玉莲看看自己处境,以全城人恨她来说,把她黑在这里,并非不可能。

        她需要出去,才能救出护送的人,或者给三殿下通风报信,让他前来营救。

        管她们是谁?

        有用就行。

        秦玉莲卖力的说起来:“三殿下曾说过,去一百个精壮汉子,会打仗的,赏黄金。”

        瞄瞄女匪:“如果你们跟着我去,我可以对殿下说,女人能打仗的,当男人一样赏钱,钱,我分一半,余下的给你们分。”

        问话的人嘶声道:“你知道我们是谁?”

        秦玉莲装糊涂:“对了,我看你们强壮,就忘记问你们身份。你们是谁?让抓进来,肯定有点能耐吧。不过,你们可不能是林中强盗,要另外有个身份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