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娶的好和嫁的好

第一百二十六章,娶的好和嫁的好

        岳繁京离开幽塞的时候,也曾做过从此不回故乡的梦,因为当时以为王小古能中,而一旦中了,官职安在哪里不由当事人决定,所以小夫妻在京里风光成亲后,可以接来祖母岳老夫人,却未必当年就能再回幽塞。

        在与王家决裂以前,岳繁京俨然逃出家中逼婚许贵人的笼中鸟,恨不能离开幽塞越远越好。

        等到她让“抛弃”,她多么的盼望回家,睡她熟悉的床,听她熟悉的城头换岗声,可是路途遥远,路上凶险,她有家不能回,她就无数遍的思念着城外的喊杀声。

        随后都羡慕她福大运大,岳繁京嫁给英王殿下,她有幸接来祖母,但是从定亲的那一天开始,故乡就如梦中花,英王妃怎么可能离开英王府呢?

        除非被休。

        而英王被贬,也必须在限定的地方过日子,这城外的强盗,就顺理成章的成就岳繁京的思乡梦。

        杂乱而喧嚣的气势,胡乱林立的刀剑,乱糟糟的扑面而来,岳繁京露出笑容,随后斗志昂扬。

        在幽塞的时候,她没有怕过,那么守卫完全属于自己的地方,她更不会害怕。

        混乱起来,辛蒙江分心照顾她,见到英王妃嘴角噙笑,莫明的看上去英姿勃发。

        很容易的,就会拿前人和后人相比较。

        辛蒙江回想下高氏王妃,再看看眼前的这位,忽然就舒坦了。

        殿下总算娶对了妻。

        和训练有素的英王府侍卫相比,能穿越沙漠的彪悍强盗不是对手,不知是第几回的攻城,鲜血洒满城墙之下,强盗留下来的也越来越多,岳繁京心情舒畅之际,转身往城内顾盼了一下她的丈夫。

        身后城内的动乱已经平息,李威也许在审问,也许在抓捕余孽,城外的强盗尚且攻不进来,何况城内的并不是强盗呢?

        岳繁京不真的担心,只是想看一看。

        城下战战兢兢的百姓们,就到眼中。

        他们中的精壮汉子也带着恐惧,更别说老弱了。

        岳繁京恍然大悟,往下奋力的招手:“上来看一看,强盗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们自己退让的心.....上来啊......”

        她是王妃,这一招手,下面有士兵逼着大家上来。

        祁氏、春枝、树根在这里,也招手:“看啊,下面没有什么可怕的。”树根拿起地上一块石头,对着城下就砸,然后道:“如果你们都肯守城,强盗不敢再来。”

        “是啊是啊。”

        春枝的娘跟着点头,也拿块石头扔下去。

        百姓们看到,反而惊吓的后退几步。

        岳繁京眉头颦上片刻,对辛蒙江道:“大开城门。”

        辛蒙江一愣:“什么?”

        岳繁京不再看他,对着弱羊般百姓,手指城外:“这里是你们祖祖代代居住的地方,殿下和我是新来的,这地方是你们更应该守护还是殿下?你们也知道了,居然还有人趁着殿下守城的时候反抗他!这样吧,咱们大家全出城,要活命的就杀敌,不然的话,我和殿下明天起就搬到城外去住,以后城内再有袭扰,殿下一定不管!”

        她第一个到城下,上马后再次冷笑:“难道想把殿下拿下来,送给强盗当见面礼?那就肯拼的活命,不肯拼的还拖后腿,保护这样的人也没用。”

        扬起马鞭子:“咱们走!”

        树根坐到姐姐马上,扬起小手:“走。”

        城外的强盗已杀的差不多,岳繁京在余下侍卫护送下来出来,强盗们心胆俱寒,纷纷打马逃跑。

        此时,只恨马不长四条腿。

        “杀啊!”

        树根叫的最响亮。

        有些大胆,或者难为情的百姓,跟着出来,都是大吃一惊。

        沙漠里的气候恶劣,强盗们也彪悍过人,在这里的百姓们一旦没有胆量,或者害怕出门让报复,是不敢反抗的。

        却在今天,亲眼见到强盗们狼狈,害怕的心动摇。

        第一个奔跑追赶,就有第二个出来,第三个出来的是一群,随后留下来的未免没有意思,全跑上去。

        辛蒙江欣喜的道:“娘娘,他们全上来了。”

        辛总管守的是职责,保护的是殿下,但是不耽误他瞧不起这里的百姓。

        特别是英王妃也在这里,让辛总管想到幽塞的百姓,有威风有勇气有胆量。

        人不自救?

        谁是天生应该救你的吗?

        而长久低迷的人心重新鼓舞,并不容易。

        辛蒙江愈发觉得殿下慧眼识人,早在殿下决定迎娶民女的时候,除去跟去幽塞的侍卫们能接受,别的人一概有非议。

        区别只是王府外面的人谈论出来,王府的人藏在心里。

        辛蒙江听到以后,心里好大的不快活,在他看来英王殿下头婚娶错了人,二次成亲殿下应该找自己喜欢的,民女怎么了?殿下喜欢就好。

        民女怎么了?

        不给殿下带来各种娘家的逼迫就好。

        但岳王妃毕竟是个民女,而且和王小古同行进京,有些话说的很难听,辛蒙江很想发火只能另外找个理由。

        如今这算岳王妃有了建树,辛蒙江高兴的咧开大嘴,比他自己升官还要开心。

        辛总管已经想好,把今天的事迹写在信里,回京去和好几个人打打擂台,看看他们还敢再非议岳王妃,从而把殿下的名声也贬低。

        而且,要让他们白纸黑字的道歉信发来,作为凭证。

        接下来的追击,辛蒙江的劲头远比任何时候都高,但他却肯在喊杀声里,让一步给树根。

        岳繁京鼓动了百姓,她不会跑马在最后面,春枝带着弟弟也紧随在前列。

        树根大喊:“好啊!”

        辛蒙江喊一嗓子:“好啊。”

        树根大喊:“冲啊!”

        辛蒙江随后:“冲啊。”

        树根发现了,一大一小亲热的笑了笑。

        春枝马上幸福了,这可是辛总管,这是王府任职的辛总管,他这算是赏识树根吧?

        也许她的想法太虔诚,很快把强盗撵的看不见,辛蒙江吩咐收队,他跳下马,来到树根面前,把他高高的举在手上,笑道:“你要学功夫啊,否则就只能喊喊,有空来找我,我教你。”

        春枝扑通下马,跪在地上对辛蒙江叩了几个头,忽然一跳起来,惊呼道:“错了,应该先谢王妃。”

        直奔岳繁京,春枝跪下来欢天喜地:“这多亏王妃嫁的好。”

        辛蒙江暗想,这多亏殿下娶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