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这里仿佛是故乡

第一百二十五章,这里仿佛是故乡

        风暴虽然停止,但仍有余沙不时的在半空中飘动。这个地方就是这样,空旷就时时有风,而沙子没有根基,稍有风起就往房子和人身上扑。

        窗户上沙沙的动静出来,仿佛城外随时到来的奔马一般,步步敲打在人的心上。

        李威带来的幕僚,个个都忠心不二,而且各有所长。虽然不是都占据名动天下的第一位,但是拿起主意来当仁不让。

        但是此时,幕僚们先沉默无语。

        按说,不管天下任何一块地方,有人就出人才。再说荒丘这个地方,早就有学堂,可在这里的幕僚们,没有一个来自本地,面对陌生的环境,他们不见得拿不出主意,而是首先选择的都是谨慎。

        李威到达这个地方以后,临时招募本地的人才,但因为时间短而怕认人不清楚,只有两个坐在这里。

        他们悄悄的清嗓子,倒是想说话,但是见到前于他们跟随英王的幕僚不说什么,他们也不敢这就开口。

        直到左首坐着的一个幕僚皱眉头:“于老,鲁兄,你们倒是说话啊。”

        两个本地人中,年长的那位头发全白,皱纹如干涸地面的裂纹,这位姓于,一生都为往来沙漠的商队带路,李威到了以后,亲自登门拜访,打动于老来到书房。

        于老让点名,堆上笑道:“是是,我正要说,”转向李威:“殿下,您来的日子短,我跟着您的日子也短,有关于本地的好些话,还没有详细的对您说。”

        另一个幕僚道:“那你现在说吧。”

        于老悠然而又傲气的笑了:“这会儿哪里来得及,要说起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另一个本地人姓鲁草,他的长外是常年接待外地来的客商,见的人多了,见识自然就多出来,李威知道用得上他,也招募而来。

        鲁草和于老以前就认识,见到他有些想摆龙门阵的架势,忙提醒道:“殿下在等,您老长话短说。”

        于老回过神,他一生行走在沙漠里,经历过的凶险无数,每每当有人问起来沙漠里的事情,骄傲不自由主的出来。

        此时,他意识到自己不对,三言两语说完:“往年遇到强盗,这里的邓大人花钱消灾。”

        李威立即道:“我亲自盘点的衙门,库房里没有多少钱,往年的账本子上,也没有很大数目的钱。”

        这个地方几乎不能种地,本地的土特产又是从沙子风暴中得到,往外运送困难重重,如果没有商队过来能收税的话,荒丘实在荒凉。

        李威犯愁。

        新晋女主人岳繁京也为钱粮发愁,居然想得到好衣裳换成布衣裳,可见这里是穷的,而且穷的眼前没有指望。

        却从于老的话里,听出来这里面有钱,李威眼神带着追问。

        于老又开始自满了,看看吧,哪怕是天潢贵胄,哪怕是天潢贵胄身边的人,他们也不懂这里的窍门。

        “殿下,现在住在这里的还有两支商队,让他们出钱。”

        李威目光犀利:“应该交的税,他们已经交了。”

        “殿下您想想,他们要是不挡这灾,城破以后,强盗洗劫,可不止血本无归,只怕还要把命没了。”于老说这话的时候,依然觉得自己这主意说的不错。

        书房里整体猛的暗沉下来,于老诧异的看了看,见从殿下到幕僚们,都是面沉如水。

        李威面色不变看着于老:“以前也是这样做的?”

        于老有些害怕了,没再吹嘘,点了点头。

        下一刻,他见到书房气氛往下又是一沉,仿佛乌云笼罩住书房,而殿下是这低沉中的雷霆万钧。

        李威暴喝:“来人,拿下姓邓的!”

        于老吓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在地上摔了一跤。顿时,他痛哭流涕:“殿下,不要,殿下,邓大人也是为了这里的百姓好.....”

        见到于老这副样子,幕僚们好笑了笑,随后,大家用懒洋洋的声线道:“于老,你还是别说话了吧。”

        另一个本地人鲁草吓的面如土色,恨不能把身子蜷缩到椅子背面去。

        李威看着平安带着人去衙门,慢慢的安慰于老:“以后,这里有规矩了。”

        “殿下,强盗出没在沙漠里,他们很厉害,殿下大远的路过来,不要轻易的折扣人.....”于老依然认为他对李威的建议是最好的。

        李威忍俊不禁,幕僚们忍俊不禁。

        忽然都不想理会这位固执而愚顽的老人,李威对外面走:“去城头看看。”

        于老跪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大家全走了,鲁草过来扶起他,小声地道:“于老,现在是殿下在这里当家,不是邓大人。”

        两个人互相搀扶着来到城头,最先看到的,是一抹青色如流云,英王妃也在这里。

        岳繁京对李威嫣然一笑,夫妻一起看着城下集结的兵马。

        离的近了,强盗面上的胡子都似能数得清楚,不管别人怎么样,于老先害怕的抖了抖脚,然后他看岳繁京,如果这个年青的贵妇人露出害怕的话,会不会影响到英王?

        于老是不愿意剿匪的,再在沙漠里走道的人,将会受到无情的报复,他上了年纪不再走沙漠,但是他的儿子孙子还在给商队带路。

        但是他失望了。

        岳繁京生长在边城,她根本不会害怕,反而给李威鼓劲:“殿下,这里是咱们的家,强盗一天不除,一天没有宁日。”

        李威深有同感的点着头,对着辛蒙江道:“开城,一个不留!”

        这么近,李威亲眼看到强盗的凶狠以外,还闻得到强盗刀剑上的血腥气味。

        这味道是从哪里来的?

        只能是他们过往的罪孽。

        “是!”

        辛蒙江刚答应一声,就听到背后喊杀声起来,平安跑回来报信:“这里衙门的邓大人拒捕。”

        李威意味深长:“看来我还没有到,就有人给我埋伏好了。”转身交待岳繁京:“你留在这里观战,我会会他。”

        岳繁京答应着,目送李威走下城头,她则继续盯着城门大开,盯着城外开始的战局。

        忽然的,就解了思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