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遇强盗

第一百二十四章,遇强盗

        但是岳繁京并没有得到李威的同意,窗户下面有个榻,从京里带出来的家具,华丽而精美,上面绣着繁琐的花朵。

        李威搂着岳繁京坐上去,语重心长:“明天你不能去。”

        “家里有事情要我做?”岳繁京拿着衣裳聚精会神。

        “不是,是咱们刚到这个地方,仅有的就是原来留下的地理图,路其实算不熟悉,沙漠里随时会缺水断食,你别去了吧,免得我分心照顾你。”

        望着炯炯有神的眼睛,几可以和星月争辉,想法也明亮的如明灯,岳繁京虽不愿意,却说不出反对的话。

        期期艾艾的,岳繁京道:“我给你添麻烦的”

        李威后悔说了实话,忙道:“确实家里也需要你,你不在,谁在我回来的时候就有热茶热汤水,”

        岳繁京差点出来的眼泪瞬间回去,破泣为笑道:“是,我在家里等你。”

        “等路探的熟悉,下回我带上你,你不去都不行。”

        这话让岳繁京找回全部的颜面,她那随时因为自卑而出来的小心眼儿里,重新发现自己对于丈夫来说,还是重要的那个人。

        如果不重要,为什么他一定要娶个民女。

        当然。

        这里面也存在迎娶前任王妃的窝火事情,但是不管是李威求亲的态度,还是和他平时的相处,都让岳繁京知道,她是这个家里不可缺少的那个人。

        放下衣裳,两个人重回床上,就在床上用了晚饭,说说笑笑直到夜里。

        第二天上午,岳繁京依依不舍的送走李威,转回房并没有呆太久,就带着一行人走出这座石头建成的王府,把带的粮食分给城里的人。

        乍一看这座城远比幽塞还要小,但是弄明白以后,就知道城外的沙地上,另外有分散居住的人。

        问他们为什么不住到城里来,因为这里种地不容易,水也缺少,太多的人为了生活分散开来,跟随着沙漠里的水源而居住。

        当天岳繁京回到王府,发现燃眉之急的除去粮食,还有食水、衣裳、医药等等,哪怕把京里带来的全盘点,也不算富裕。

        晚上李威不回来,岳繁京独自向着烛下颦眉头,这可怎么办呢?

        这一天的风沙还是很大,夜晚的天气看不到星星,又随时有让风沙洗脸的风险,但是祁氏还是愿意坐在屋檐下面,哪怕脸上蒙块布巾有些烦人呢。

        她的丈夫张大拿着一个盖碗的茶水出来:“坐坐就进去吧,把你吹病了,王妃还要想着照顾你。”

        祁氏不耐烦:“你别管我。”

        继续对着风沙发呆,布巾下面的声音闷闷地:“皇上真是狠心,自家的亲侄子送到这里来,这天气不可能按年有收成,看吧,殿下冒着风沙出门,王妃在家里成夜的想心事,我什么也做不了,我陪她想心事。”

        张大好笑:“要陪,进屋去吧。”

        “不进!”

        祁氏骄傲的很:“我在参悟这风沙怎么破,一定要坐在这里。”

        说完,撩起布巾,把茶喝了。

        张大接过茶碗,却放在地上:“成,那我陪你,咱们一起想心事。”

        夫妻两个人在风沙里呆呆坐着,说话不方便,一个字没有再说。

        春枝为难,她今晚当值,她的爹娘今晚也当值,就意味着她们全家不能陪祁氏想心事。

        她去找树根:“弟弟,你功课看完了吗?”

        树根跟来这里,由李威的幕僚教他念书。树根知道先生是看过很多的人,每天学的不亦乐乎。

        闻言,眼皮也不抬:“姐,我正背书呢,我得多背一章,明天讨先生喜欢,先生就更加教我。”

        春枝走出来当值,继续为难。

        风沙太大,李威一天也没有走出太远的路,天黑以前,找到原地理图上标注的石头堆,这里面勉强的可以过夜。

        “啐!又是一嘴的沙子。”

        侍卫总管辛蒙江吐了一口,骂骂咧咧。

        副总管田洛很想瞪一眼,提醒殿下也在这里,但是他一张嘴,也是满嘴的沙子,只能和辛蒙江一样,往地上重重吐出。

        李威倒维持贵人风姿,悄悄的吐在帕子里,然后就着刚升起的篝火,在原地理图上修正今天的新行程。

        不时有风沙从石头缝里钻出来,打得篝火忽暗忽明,小简拿自己披风挡住风,直到李威写完。

        水烧热,大家吃干粮谈天。

        小简道:“我头回见到这么穷的地方。”

        辛蒙江冷笑:“小侯爷刚到幽塞的时候,也是这句话。”

        小简翻脸:“我投胎生的好,招你惹你了?好好好,我没有讨过饭,我以前没有出过京,看见幽塞也觉得稀奇的穷,看到这里又认为穷的稀奇,都怪我投错了胎,好不好?”

        辛蒙江噎的有些翻白眼,吞一口热水,含糊地道:“这干粮太干了。”

        “干粮干粮,还能不干吗?”小简哼哼地道。

        田洛对他们斜眼瞅瞅,对李威道:“殿下,城里能见到商人们过来,总是有利才来。”

        “有。”

        李威慢悠悠地道:“说这种地方有金矿,还有人捡到珠宝。”

        别的人相对看看,嘻嘻笑了:“有钱就好。”

        小简顿觉快活地道:“有钱,就能把全国有名的花匠请来,”

        辛蒙江又要和他过不去:“请花匠来种花?你种的怕不是干花吧。”

        小简气极:“你懂什么!”

        “对,我是个粗人,小侯爷给我讲讲。”辛蒙江又揶揄他。

        小简扬扬眉头,对这回的假恭维照单全收:“你听好,上好的花匠会防沙,懂吗?他们会在沙子里种地!”

        辛蒙江还是头回听说,他是当差永远第一位,而来到这里以后,天气的恶劣也让护卫的工作加重,辛蒙江天天想的只是自己的差使。

        他大眼圆睁:“哦哦,能在这里种地?”双手搓着:“那赶紧请来吧。”

        他们的说话声里,李威更多的想到可行性。有时候,他分心想想岳繁京。

        夫妻两人不在同一个地方,但有时候,都会分心的想到对方。

        天亮了,天地忽然平静。

        李威欣赏着这平静,闻着火上煮的粥米香。忽然远处的滚滚烟尘吸引他的视线,不管李威看清是什么,他本能的喝道:“小心!”

        随手的,抄过马上的佩剑。

        小简不用吩咐,打马冲过去看,很快回来,用力挥臂:“强盗,沙漠里有强盗。”

        李威心头一紧,以前爱逞强的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荒丘那几近破败的城池里,他的妻子岳繁京。

        第一个跳上马:“走。”

        侍卫们放下心,准备好的劝谏殿下返回的话,全咽回肚子里。

        仗着马快,一行人在下午回城。进城以后,接管本地治安的辛蒙江留下来,田洛护送李威回府,小简也留下来。

        “守城,守城!”

        辛蒙江吼声不断,他看到天边的烟尘越来越近。

        扭身见到小简若有所思:“找死吗!现在还不用心!”

        小简神气中带着朦胧:“辛总管,你说这男子成了亲,就会有改变吧?”

        “什么意思?”满脑子守城的辛蒙江硬生生没转过来,大脑一片空白。

        小简却醒过来,嘻嘻一笑:“我没说什么。”他开始吼:“守城,听到没有,打起精神来,这是咱们来到的第一仗,兄弟们全用着点儿心!”

        辛蒙江明白过来,原来是糊弄了自己,小简想抢差使。辛蒙江嗓门儿更大,把小简的压下去。

        李威大步走进王府,却笔直进到书房。田洛一愣,忍不住的自语:“殿下不是先去看王妃?”

        随后一拍脑袋,骂自己糊涂,殿下想的自然先是公事,他不是回来看王妃的。

        李威在书房里坐下,环视所有在这里的人:“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强盗们昨夜住在哪里,是怎么能在这沙暴中穿行自如!”

        至于守城,有自己的侍卫们在,李威并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