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当年

第一百二十一章,当年

        第二天,英王李威开始研究治理这片地方,而岳繁京也正式开始当女主人。

        这片地方的名字叫荒丘,数百年以来都是沙漠,不多的文献里记载以前曾水草丰美过,但记录更多的是大沙暴的肆虐。

        从早到晚上,只要有风,沙子就在半空中飞舞,落到衣上落到发上。进进出出的女人们,都用布巾包裹着发髻。

        黄沙漫漫是个景致,但一望无际的死寂,让看的人久久无言。

        这种地方缺水又缺粮,李威带来的钱财虽有,但算一算长久的支撑却也不能。

        好在太子想到,在太子能调动的范围内,让周围的城镇给李威运送东西。

        而这天的下午,长长的车队来到简陋的王府门外,为首的人送贴子,请看门的人通报,自称:“高衡奉贵妃娘娘之命,求见英王殿下。”

        高衡?

        李威听到后,即刻想到这是个家里没有姑娘,或者说家里没有纠缠自己的姑娘,因为是贵妃打发来的,亲自迎到门外。

        长长的礼单,送给岳繁京。岳繁京看上两眼,诧异和感激同时浮上心头。

        这上面有吃的用的,还有大量的金钱。

        继高贵妃在金殿上为李威说话而撒泼,赢得岳繁京的敬重以外,这次,岳繁京敬重的更深更浓,这位娘娘是真心的疼爱不是已出的李威。

        夜晚夫妻睡下来,岳繁京难免的说到婆婆,对李威小心的撒着娇:“娘娘不容易,殿下以后常问候她才好。”

        李威对高家的厌恶,岳繁京能感觉出来,原本这不关她的事,而且贵妃过于尊贵,也让岳繁京害怕而远离,但是一份心意足以改变一切,有时候甚至改变天地。

        看出岳繁京的小心思,李威亦觉得暖暖。片刻,他清清嗓子,决定和岳繁京说一说。

        “那年成亲......”

        岳繁京没防备,瞪圆杏眼望着李威,然后想到他说的就是他自己。

        “哦......”岳繁京拖长嗓音答应,有几分雀跃,泄露她想听。

        “贵妃娘娘的原意,定的并不是那位。”

        那位,李威就这么称呼他的头婚妻子。他的手,则在岳繁京的发上不住的抚摸。

        沙漠里的夜,寒冷过于冬夜。岳繁京很喜欢后背上温暖的手,唇边笑容愈发的动人。

        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在催促李威快说。

        李威在这目光之下,忽然不想再说,懒懒地道:“睡吧,听你的,明天我就写信对娘娘道谢。”

        岳繁京爬到他胸膛上,把张幽怨的脸对着他。

        李威轻笑:“好,听我告诉你,高家送错了人,娘娘觉得对不住我,我也不怪她,但却发现高家的人借着娘娘,总想左右我。而我也大了,不能凡事总听娘娘的。那么只好对不住,我只能疏远娘娘。”

        旧事萦绕胸怀,李威更加的不想说下去,装模作样的打个哈欠,把岳繁京抱回手臂中:“睡了。”

        岳繁京坚持的又爬回他胸膛,问道:“再说说吧,”

        “说什么?”李威斜眼:“说完了。”

        “比如.....高王妃生得好吗?”

        死去的人一般有影像,岳繁京成亲第二天就被迫上金殿,第三天就离京,但离开要拜英王府的列祖列宗,至少老英王夫妻的影像要拜过,下首,再无别人的影像。

        到底是个女人,岳繁京偶尔也会挂念下,前王妃的容貌如何。

        这问话很普通,但李威大吃一惊,他不记得了。竭力的在脑海里寻找,却只有浓郁的药香及常年放下的纱帐。

        李威苦笑,他疏远贵妃娘娘,可不是自己闹脾气,成亲至少也有一年有余,高王妃才去世,但是她的容貌.....也许从洞房那晚,自己就没有看仔细。

        “不记得?”

        岳繁京的杏眼愈发的瞪大,仿佛在说怎么可能。

        “真的不记得,成亲那晚,宾客还没有走,就给她请医生,医生说她过于高兴引动旧疾,那个晚上我就没有睡,一夜守在房门外面,听着里面咳嗽和她不时的发晕......”

        岳繁京知道不应该笑,看着贵妃也应该肃穆,忍的挺苦。

        李威的记忆回到那晚,房里的呼声一个接一个。

        “姑娘.....王妃娘娘,您大喜了,您撑着点儿,药就来了。”

        “姑娘.....殿下在外面呢,有贵妃娘娘在,殿下只会疼您的......”

        穿插不停送热水送药汁请医生请僧道的丫头们,好似过年的走马灯。

        “唉.....”

        李威叹气,那几年他过的实在糟糕。

        高贵妃为了弥补,送来不少美貌丫头,甚至亲自为李威相中四个出身名门的侧妃,但是她的好意,李威再也不肯领受。

        等到高王妃去世的前后,高家开始轮流逼迫李威再娶高家的女儿,高贵妃无话可说,不敢再为李威张罗。

        母子两个人,就这样一里一里的冷淡下来,直到李威强硬的要娶民女,高贵妃出于内疚答应并且帮忙,母子之间重新有转机。

        “下面呢?”

        听得津津有味的岳繁京追问:“高王妃去世以后,为什么没画她的影像?”

        “你倒还听上瘾了。”李威醒神埋怨道。

        岳繁京笑出小虎牙:“对不住殿下,这日子是你经历,不是我,所以我不难过,我还想听下去。快说,下面如何?”

        灯影儿里,李威神色中的惆怅一看就知。

        李威瞅着面前坏笑的脸儿,压低嗓音道:“下面如何?”一个翻身把岳繁京压在身下,笑道:“这就让你知道知道。”

        岳繁京格格笑了两声,挡住丈夫不安分的手,继续地道:“告诉我,我才肯。”

        李威没好气:“我肯给她办丧事已对得起娘娘,依着我,把她棺材扔出去才好。”

        岳繁京打个寒噤,这和她平时见到的温和殿下有出入,弱弱地道:“为什么你这样想?”

        李威摇摇头,试图把突如其来的那些不愉快撵出脑海。

        岳繁京刚起同病相怜之感,就意识到她应该体贴丈夫,抱紧李威,把脸贴到他肌肤上,低声道:“算了吧,我不应该问。”

        李威心头一软:“我若是把她的影像挂起来,高家还不更猖狂。”

        影像送来的那天,高王妃的父母,那正牌的国舅,和别的国舅吵的不可开交。

        他们坐在英王府的客厅上,手捧英王府的香茶,吃着英王府的点心,坚持彼此的利益最大化。

        正牌国舅口沫纷飞:“不管什么人再过门,成亲那天,把我女儿的影像摆在喜堂上,拜过天地拜父母,拜过父母拜我女儿......”

        “放屁!做人要知足!你女儿嫁的风光,死的也风光,给你夫妻挣的面子也风光,唯独没给英王府带来风光,一男半女也不曾留下,凭什么要拜她?”

        李威一言不发,在他们吵的最厉害的时候,恰好影像送来,他三把两把扯的粉碎,往地上一扔抬腿走人。

        事后想想对着死人置气没必要,但已经撕了的,不必再画。

        而如今回想,依然难堪,李威把脸埋在岳繁京雪白的肩窝里,试图汲取一些平静。

        岳繁京感受到他的心情大起大落,后悔上来,柔声道:“是我错了,以后咱们不提她。”

        在这细声细气的话语里,李威恢复心情,取笑道:“咱们不提?今儿晚上不是你一个人在提吗?”

        岳繁京扁扁嘴:“知道了,”第二句话还没有出来,红唇就让堵住.....窗外夜深人静寒风四起,房中温馨一片。

        早饭后夫妻分开,岳繁京望着李威出门的背影,内心中再无芥蒂。高家不会再成为担忧的隐患,而贵妃娘娘那里也不会再起波澜。

        在没有弄明白这些以前,有时候,岳繁京还是会有担心的,谁叫她是个民女,又高攀上一位殿下。

        .....

        望见幽塞城门的时候,王老爷喜悦不已。在路上他就念叨过,他养的花草,他书桌上摆着的那本最爱的书,他喜欢的茶具等等。

        王奶奶蔫蔫的,面上不时闪过害怕。

        “老爷,”

        小声的叫了好几句,王老爷才听见。

        “什么事?”

        王奶奶鼓起勇气:“邻居们,会怎么对我?”

        王老爷花了很大的力量,才把满意和奇怪压下去。他的妻子会持家能说会道,唯一不会的就是反思自己。这趟京里,没白去。

        “我为你着想过了,云州城就没有去,家在幽塞,是躲不过去的。有人说你,你听着吧。”

        听别人说话而自己没法占上风,对王奶奶来说,比杀了她都艰难。换成以前她肯定不干,但是在京里碰壁太多,丈夫恨儿子怨,王奶奶不再是以前的王奶奶,低着头,闷闷的跟着王老爷进城门。

        ------题外话------

        仔今晚很精神,很想写一万字再发,但是从时间上算,是明天的更新。所以,先发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