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换地

第九十章,换地

        “大骗子!”

        谢素娟和伍婉芬用力的喊着。

        王小古脸红脖子粗,青筋冒出额头:“滚!”

        院门响动,王老爷带着疲倦走进来。见到这个场面,愣住。

        “爹呀!就是她们!”

        王老爷明白了,一拂袖子,冷声道:“我王家寒微高攀不起,正忙着寻找儿媳,亦无空闲。送客!”

        “滚!”

        王小古又是一声。

        伍婉芬犹豫下,谢素娟却还是还击:“凶什么凶!”

        “这辈子不想看到你,快走!”王小古叫道。

        谢素娟怒火腾腾上冒,捣蛋鬼儿是不讲理的。她怒道:“你凭什么看不上我家表姐!”

        伍婉芬让提醒,一起怒:“是我看不上你!”

        王小古忘记男女避嫌,凑到伍婉芬面前,眼神可以杀人:“颧骨高,杀人不用刀!鼻梁扁,吃不饱。嘴巴丑,没人要。”

        王老爷听不下去了,把儿子斥退回房,对着谢素娟、伍婉芬作揖,才把这一对捣蛋鬼儿送走。

        院门外,谢素娟还在生气,伍婉芬却道:“真不知道哪里出错。素娟你看,他对走丢的岳姑娘情深意重,咱们别怪他说胡话。”

        谢素娟冷笑:“表姐,母亲和姑母把咱们诓出京,中秋也在外面过。原因咱们弄明,咱们就赶紧回来。咱们是回来受他气的吗?再说,他对谁情深意重也好,薄情也罢,凭什么贬低你?”

        捣蛋鬼儿随时有主意。

        “表姐,今天到此为止,咱们先回家去。明儿再来骂他,后儿也来,一直的来。如果能看到他掉眼泪,我才高兴呢。”

        谢素娟和伍婉芬手拉着手回家,中间还逛了脂粉铺子,又逛点心铺。

        ......

        岳繁京圆瞪杏眼,望着眼前的几行人,脑海里一片空白。

        正指着她骂的一个,自称东平侯府燕家。燕姑娘大红衣裳如火,容貌艳丽如火,骂起人来也炽烈。

        “什么东西,你也敢肖想英王殿下?”

        高国舅府上的人,笑眯眯看着。

        另外还有一家,则皱眉对燕家。燕姑娘骂的话,等于把他家也骂进去。

        村长娘子这回不敢帮忙,而隔壁的院子里,黄捕头也不敢出来。他怕一走出来,就让认出来,坐实英王殿下对岳姑娘的关心。

        但黄捕头不能坐视,在见到燕家到来,他就让村长送信给镇上衙门,让衙役把信送回京城。

        镇上的衙门,也可以先行到来。

        “哎哎,不许吵闹,这是怎么了!”腆胸的人,是镇上的任捕头。

        高国舅府和另一家,大学士汤家,略有尴尬。为英王殿下争风虽是常事,但把人丢到京城外面,还是会觉得丢人。

        燕姑娘只住了骂,把头昂起,并不难堪。

        任捕头做好做歹的把几家人送走,安慰岳繁京两句就离开。

        岳繁京气的功夫都没有,反思回想,这与英王有什么关系?

        还在王家的时候,接到家信,原来冰碴子大人是英王殿下。但岳繁京虽把英王交待过的人名地址在心里转悠过,却从来没有想过和英王有联系。

        这些人都来找自己,岳繁京很想弄明白。

        正想着,黄捕头摇摇摆摆的进来,气喘吁吁模样:“哎呦,我到村外就听说有人闹事,没有想到又是你们家,怎么,你们家也太能招惹事情了。”

        岳繁京近来对他警惕万分,闻言,倒没有回避,而是打算从黄捕头嘴里套些话出来。哪怕套不出,也观察一番。

        “老爹请坐,真真是怪事,他们口口声声英王殿下,可我从不认得这位殿下。”

        黄捕头恍然大悟:“原来是为英王殿下啊,那就难怪了。”

        “老爹这话怎么说?”岳繁京凝视着他。

        “姑娘你是外乡人,听我对你说。英王妃去世已有年头,英王殿下至今无妻无妾,京里姑娘们大多打他主意。但殿下有名声,坐怀不乱。没见他和谁风月过。唉,这事儿与殿下无关,是岳姑娘你中了谁的暗算,卷到这风波里来了。”

        岳繁京继续看他,暗想如果有人暗算自己,最合适的就是眼前这个,黄捕头。

        黄捕头不慌不忙的,说出一番话:“岳姑娘,你让这些人盯上,你又无权无势,恕我直言,这里你住不得了。”

        岳繁京咬住嘴唇。

        她刚买地在这里,说抛出也不见得容易。她不住这里,能去哪里住?

        “听我说,岳姑娘,我有一处田产,比你这块地大,而且地也肥。还有一个小院子,和田产在一起。如果你愿意,咱们这就去看看,看得满意,咱们两家换一换,你看如何?”

        岳繁京、祁氏等,纷纷瞪住黄捕头。

        黄捕头笑道:“不是我,我暗算你家,我有什么好处?我和你换地,还可以送你们一些钱。你见过有这样害人的吗?”

        春枝伶牙俐齿道:“老爹,你家的地好,为什么还要贴钱?你打的什么主意。”

        黄捕头呵呵几声笑:“好吧,我说明白喽。算命先儿说我今年有灾,必须有这样一块地到手,地能挡灾。我找遍京外,找到时,地到你们家手里了。”

        春枝打断他:“所以,你连夜把隔壁买下来,为的就是我家的地?”

        黄捕头连连摆手:“春枝不要乱说话,半夜里搬来,也是算命先儿算出来的,对我大吉大利,可不能乱说。”

        他接下来又说了更换的那块地,和附近环境。听到离军营很近,岳繁京心动。

        离衙门近,离军营近,有事情求救也快。

        当下赶出马车,黄捕头骑上马,带路到那块地的田头上。看一看,村落中等,往来的人满面笑容中,都有正气。争着和黄捕头打招呼,倒让岳繁京又一回打消戒心。

        一个搬家都要按算命先儿来的人,岳繁京信他为风水图谋自己的地,什么都干得出来。

        但也因此,他得到地,也就会放过自己。

        去看宅院,也干净整洁,家什齐全。黄捕头还真的每亩地贴一些银子,十分符合他信风水的痴迷。

        岳繁京算一算,一卖一买,她赚钱不少。

        ------题外话------

        昨天没更,不乖的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