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英王回京

第八十二章,英王回京

        邢先生开怀大笑:“好好,以后你跟着我吧。”他得意对着丰文瞄瞄,丰文的脸色已白到近似虚幻。

        王小古,真的是个读书苗子。先生们背后说起,本科会中的几个里,就有王小古。互相调侃加眼红,都恭维丰先生慧眼识人才。

        如今,这人才要到别人那里去了。

        如今,这人才的爹,虎视眈眈逼着自己:“同去顺天府说个明白!”

        同僚们相轻,自古有之。丰文这事做的实在恶劣,里面牵涉到一位姑娘的性命。和丰文交好的先生也不敢说话,都是沉吟的神情。

        丰文本不肯去。

        他何必自己送到顺天府?有这功夫不如回家找找人,压一压王家,把这官司私下和解,赔些银子了账。

        到于那姑娘现在哪里,丰文不敢去想。

        邢先生是他的对头,怎么肯放过他。叫上几个与他私交的先生:“我想丰先生总有他的道理,咱们送丰先生过去,就便的,能与王家和解,咱们也帮个声。”

        就这样,王家在京里离开丰家就没有人,但是也把丰文扭送到顺天府。顺天府问案,也觉得骇人听闻。当晚,丰文和丰奶奶就下到狱中。当晚,这事情就传开来。当晚,顺天府就着人寻找岳繁京,确定她的安危。

        当晚,黄昏正好,一轮红日如圆盘。官道上,英王李威便装快马,带着他的十二个侍卫,驶入京门。

        ......

        管家提前知道李威回来,守在门口。见到李威快马进来,上前牵马缰:“殿下,路上可好?”

        李威把马缰丢下,跳下马问道:“先生们都在书房?”

        “收到殿下吩咐,已全请来。”管家说话的时候,把马缰丢给跟着他出来的小厮。

        李威大步往书房走,十二侍卫隔开些距离,这中间跟着管家。李威边走边问:“家里好吗?”

        “没事情。”

        李威这是随口的例行一问,他没有妻,也没有妾。原先有两个房里侍候的人,由高贵妃赏赐。高氏王妃过世不久,两个房里人都犯错,让李威打走。

        就此来说,他的内宅篱牢犬不入。问上一声,不过是远行回家后的习惯。

        李威接下来问的,是:“京里近来有新闻吗?”

        “官学里先生们互相不和的事情已得解决,每个先生都想法子,从外地弄来学子,和邢营最近算相安无事。只是有一件,是新出来的,从表面上看,却与邢营无关。”

        李威停下脚步,见到管家面带疑惑。

        左右没有闲人,管家说话自如:“要说邢营是三殿下的人,打官学的主意在所应当。秀才是宰相根苗,拢住秀才手里就有人才,但官学里的丰文,无党无派,才干也普通。今天官学里往顺天府里打官司,针对丰文,邢营却也去了。”

        李威把眉头皱起,他提前写信让先生们聚集,为的就是幽塞城外的林中强盗中,现三殿下李陵的亲随,那个改名叫刘老六的家伙。

        要商议这件事情,要揣摩李陵的目的,要阻拦李陵与太子争位。

        官学里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邢先生邢营是三殿下的人,管家就当件可以观察的事情说出来,让李威的不满增多。

        立嫡立长,太子都占据。三殿下李陵有时候的逾越,太子和李威想不多心都难。

        又是官学?他的手伸得也太长了!

        李威暗想着,觉得这件事情他应该清楚:“知道为什么针对丰文吗?”

        管家摇头,他主要职责是管家,阴谋诡计这些离的远。只是因为对官学的关注,而在李威进家门以前,让个小子去打听丰文的履历。

        “按说丰文从云州边城没有回来几年,弄来的学子也不是才名远博,犯不着拿个亲事惹得师生不和吧?”

        “云州边城回来的?”李威联想到刘老六,幽塞离云州可不远。让管家:“仔细地说。”

        “邢营进官学,举荐学子们出彩,就压制官学别的先生们。先生们为自己饭碗,纷纷从外地弄来学子。丰文弄来的学子,来自幽塞,名叫王小古,”

        “谁?”

        李威目光炯炯。

        不但他留神,十二侍卫也伸长头颈,一改刚才的对殿下谈话应该漠不关心。

        殿下要是有话吩咐,自然说给他们听。殿下和别人的谈话,虽然他们就走在旁边,也不应该支起耳朵。

        但王小古的名字出来,十二侍卫全变了脸色。

        从殿下到侍卫的表情,全透着这叫王小古的不一般,而管家知道李威去过幽塞。但不能因为殿下去过幽塞,就把王小古的官司看得重要。管家一开始的关注点,还是在邢营身上。

        管家这就开始神情凝重,把他听到的一个字不少的说出来。

        “王小古有门亲事岳姑娘,据说没定亲,但两小无猜开始有情意,跟着王小古进京。伍都督府的姑娘看上王小古,把岳姑娘撵走......”

        李威怒不可遏:“他怎么敢这样!”

        岳繁京离开幽塞,李威不时的想到她,总担心她不要忘记,自己让她背的地址和人名。李威上路以后,愈近京门,就愈想到岳繁京。他决定回家后,就让人看看她住在哪里,王家对她可好。

        越是担心王家对她不好,这坏消息还越是出来。

        李威面沉如水:“辛蒙江!”

        “殿下请吩咐!”

        “王家背信弃义,真不是好东西!他们家就是跪下来求,也别理,把岳姑娘接来。”

        管家眨巴眼,原来殿下认识岳姑娘。但见到辛蒙江要走,赶紧道:“殿下,岳姑娘已不知去向,王家的老爷今天进京,原来岳姑娘是王家父子都相中的,王家的奶奶糊涂,听信丰文老婆的话,把岳姑娘早几天就撵走,王家的老爷所以带着儿子闹到官学,把丰文扭到顺天府,邢营添油加醋,已把丰文夫妻下狱。那王小古,当众宣称认邢营当先生。”

        在李威眼里,王小古这就等于投靠李陵。事情还没有分明,李威可以对亏待岳繁京怒,却不能把所有事情都轻易处置。

        牵涉到三殿下李陵,李威不由得低下头沉吟。但只一沉吟,李威就道:“管他投靠谁,内幕再去打听!现在,辛蒙江,去刑部传我的话,让所有捕头捕快都不要休息,这就秘密寻访岳姑娘。”

        他忧愁地道:“已走了几天?她一个姑娘家,能去哪里?”

        小简一跳多高:“殿下,我要去找王家的麻烦,他王小古拐走岳姑娘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另一个侍卫谨慎性子:“也许不怪王小古吧?你看王家父子不是告到顺天府!”

        “不怪他,怪谁?他带走人,就应该好好照顾。以后他当官,来了大盗丢了东西,难道怪大盗厉害,全不怪他不守职责!”

        小简是和岳繁京说话最多的,对岳姑娘深有好感。

        依着小简,家也不回,这就去王家。辛蒙江让他先别急:“你有这功夫,还是先找岳姑娘要紧,大远的路,她一个姑娘怎么敢上路?王家,我也去,你等着我一起!”

        这样一分析,小简倒抽一口凉气:“是啊,回幽塞的路可不太平,岳姑娘她.....”他不敢说下去。

        李威本就愁的不行,让小简说出来忧愁的原因,气的狠瞪他一眼,甩下几个字:“不会有事,快去找!所有老公事全都去,找不到就别回来!”

        活要见人,死要见.....李威想不下去了。他还有正事,大步走向书房。

        这位殿下管的是刑部,如果是兵部,或者大理寺,找人也会耽搁。就像顺天府,今天已布寻找岳繁京的吩咐,不过执行起来,可就慢了。

        顺天府出来的话,先按轻重缓急来办理。这官司出名,因为把永清侯府和伍都督府牵扯在内,要说岳繁京和王家,在京里哪有重视。

        衙役找人,先见各处的里正,查找他们负责的街道及客栈,有没有新住下的人。在京里的里正好找,今天就见得到。但衙役就一定赶紧去找吗?里正就一定在家吗?

        里正在家,就一定赶紧去办吗?

        也怀疑岳繁京一怒出京回家,衙役往十里铺、二十里铺等等,路上浪费一定的钟点。然后到了以后,还是和里正说话最方便。大小集镇上的住户和客栈,里正最有数。

        例行公事的态度,不一定就是拖延办公。

        所以,李威让辛蒙江跑一趟刑部,辛蒙江去可以代表殿下亲临。

        辛蒙江熟门熟路进刑部,忙忙碌碌的样子,杂役讨好他看也不看。往公事房里一钻,一看,巧了,人称老油子的黄捕头在。

        黄捕头绰号老油子,是真的老,快奔六十了。他早就想不干,但李威不答应,许给他的好处很多,留下黄捕头继续奔波。

        见辛蒙江风风火火进来,黄捕头先察言观色。要是殿下遇到麻烦,这种急惊风不应该往刑部来,应该去宫里,应该去兵马司要兵马。

        来到刑部,只能是案子。

        他抽出袅袅上升烟雾的烟袋,取笑道:“殿下还能遇到贼的话,你辛总管怎么不去撞墙?”

        辛蒙江一把揪他,往上拔:“不是殿下。老黄,是殿下有话,让你找个姑娘。”

        这话真提神,黄捕头眼睛亮着:“殿下终于有相好的了?可是我也说过吧,清心寡欲这事儿,宫里不会答应。”

        辛蒙江瞪眼:“我说你说话不快,怎么回回抢到我前面?跟我走,老黄,黄大人,殿下面前有一位立功的外省姑娘,让不要脸的负心小子骗到京里,又把她撵走,跟我去找,殿下说找不到不许回家。”

        黄捕头明白了:“别急别急,先把具细对我说说。”

        “今天顺天府里官学让告,你这老滑头,应该早就知道了吧。”辛蒙江了解黄捕头,相信他听到什么风吹草动,都会以敏锐的直觉记在心里。

        黄捕头还真的问过这新出来的风波,哦上两声,还是慢条斯理:“原来是她啊......”

        “老黄,再磨蹭的话,岳姑娘出了事,殿下唯你是问!”辛蒙江不是特别的急性子,但想想岳姑娘这几天不知在哪过的,为她难过而焦急。

        拖着黄捕头往外:“有话路上问。”

        辛蒙江是个高手,可却拖不走赖狗般的老迈黄捕头,黄捕头身子在辛蒙江身上,双腿看似软软,但脚尖在地上一勾,就依然原地不动。

        扑哧一声,他乐道:“看看你说话,你是找人,还是找尸?怎么能说出事这不吉利的话。”

        辛蒙江眼前出现岳繁京血溅.....气的他大手一抹脸,把这场景抹去,对着黄捕头吼道:“老黄,殿下很着急,我不骗你!”

        黄捕头这才道:“走,这就走。”脚尖不再勾地,跟着辛蒙江出来。两个人上马,依着辛蒙江打马如飞的盘查。但黄捕头才是这行业的得力人物,得听黄捕头的。

        黄捕头不慌不忙地道:“别急,我白天问这官司的时候,想到王家追的急,丰家在京里有人缘儿,顺天府找不到的时候,丰家苦求,衙役三班说不定问到我这里。我帮他们理了理这姑娘可能在哪儿。”

        辛蒙江大喜:“请说。”

        黄捕头却走神:“辛总管,这是你的相好,还是殿下的?”

        “老黄,这话你拿到殿下面前说,看看殿下还会不会再留你这根老油条。这位姑娘,是殿下在幽塞动兵马的时候,带路认路的大功臣。你听说殿下轻骑出城,解幽塞围困的公文了吧?就是这姑娘深夜里带的路,还是大雪天!”

        黄捕头若有所思:“这么说,这姑娘聪慧。”

        “当然聪慧。”

        黄捕头道:“那就好办了。我想过这姑娘的去向,第一个,她气怒攻心,跟个男人跑了。你还记得前年张家的那案子,男人有了外室,家里奶奶一生气,又嫖又赌,把银子全败光,最后跟个男人跑了,”

        “哎哎,殿下听到不会高兴。岳姑娘,那是贞洁的人。”辛蒙江又要瞪眼。

        “这是分析,不要较真。第二个,这姑娘聪明,她离开王家后,先要找一个落脚的地方。等找到可靠的同乡,再一起上路,这才能安全的回家。”

        辛蒙江点头:“说的有理,还有没有第三?”

        黄捕头嘿嘿:“第三,找个背静地方自尽了。得得,你别翻脸,你不爱听别问我啊。”

        他按着辛蒙江说的,岳姑娘聪慧去想:“你说她手里至少伍百两银子?那她完全可以在京里住下来,等到想好回家怎么解释,找到可靠的同乡以后,再回家。”

        聪明人不是?不会气头上就和自己的安危过不去。

        黄捕头开始催辛蒙江:“打马,咱们出城。”拍拍腰间,那里有块深夜出京的腰牌。

        辛蒙江纳闷:“去哪里?”

        “你不是要快吗?这你又不快了。岳姑娘手里有钱,又极聪明。我要是她,不会留在京里,是块伤心地儿不是。但她可以去城外的集镇上住,手中有钱会住大客栈,这样安全。走,咱们从十里铺开始问,只问大客栈,不问小的。”

        两个人出城门,趁夜风打马,如风送行,很快来到十里铺的大客栈。第一个问的大客栈,就查出来。

        掌柜的捧出账本子:“有有,幽塞边城的路条,岳家的人。有姑娘,有两个。”

        小二在旁笑:“掌柜的,那叫春枝的小姑娘,是个丫头。”

        辛蒙江流露喜色,春枝,正是岳繁京带进京的丫头。黄捕头看出来,知道找对人,细细地问:“她们见了什么人?”

        这也十分好查,掌柜的道:“有个男人叫张大,每天都出门,后来就

        有卖房的经济来拜,这经济住在后街上。”

        不到半个时辰,查明岳繁京买的地,在三十里铺的集镇外,一个名叫柳庄的小庄子上。

        黄捕头办事不是吹的,辛蒙江办事也不糊弄。拉上黄捕头,两个人打马来到柳庄,因辛蒙江一定要见到人,两个人合计一下,哪怕天到这时已深夜,把村长从被窝里挖出来。

        ------题外话------

        昨天端午节,仔忘记了,迟来的祝福,大家快乐了。

        群号:4619o9163,淼仔之群,等待你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