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丰家盛情的背后

第七十六章,丰家盛情的背后

        王奶奶炫耀般的介绍自己未来的儿媳,在本朝足够令人诧异。而姑娘没有成亲就跟着婆婆出门拜客,在本朝足够令人生疑。

        丰奶奶跟随丈夫在云州边城呆过,随便的一想,就想起幽塞岳家的名声。

        她望向岳繁京的眼光,古怪起来。

        岳繁京悄悄挺了挺胸膛,表面上红晕满面,好似在害羞。愤怒却如层层铺开的宣墨,在内心展开一层又一层。

        可不管怎么愤怒,却无力对着丰奶奶。岳家脑袋上的名声,全由自己挣来。

        只能无声地念叨着,繁京还京,靠的是情意真挚,没有“赖着”贵人。

        她的腰身板儿,笔直得起来。

        丰奶奶心里有事,没功夫寻思岳家的旧名声,和这姑娘古怪的跟着婆家出远门。转脸,对王奶奶笑道:“请请,进来用茶。”

        丰先生官职不高,家世也不丰,但丰家却有一枝在京里安家。他们夫妻的这个住处,依着亲戚居住。这两条街都是丰家。

        上茶的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丫头,比春枝还要小两岁,但周围房屋连房屋,气派自然出来。

        王奶奶是求人来的,不敢小瞧。接过茶水,就把丰奶奶恭维一通。岳繁京纵然也想昏头昏脑的讨好丰家,奈何王奶奶的介绍、丰奶奶打量的眼光,让她迎上几盆雪水,想不清醒都难。

        而她平时若不是个清醒的人,只会按岳老夫人说的,留在幽塞,兴许可能的“赖”上英王。

        长辈们说话,她最好不要插话。岳繁京用心用意的,推敲丰家邀请王小古的原因。

        别人可能会当她未婚出游不检点,岳繁京也要为王小古盘算下,丰家是不是可靠。

        岳繁京支持王小古进京,并不是她反对也无用。而是王小古实在读书用功。倘若丰家得力,王小古中了以后,留在京里也多可靠的人。

        还有,就是她忽然痛苦。进京的喜欢点滴没有,并且看着手中茶碗也痛苦,看着墙角下冒头的一株小草,也觉得痛苦。

        在潜意识里认定的,祖父说不好受到冤枉,又一回在岳繁京脑海里翻腾。

        她用这个念头,来平息家里名声带来的模糊伤害。那很多时候面对别人时,不自觉的担心别人会误会。

        但不能等痛苦良久,丰奶奶的话让岳繁京听进去。

        “学里本来没有举荐学生这样的规矩,去年外省进京一位邢先生,带来两个学生。今年秋天才秋闱,明明没有经过科考,两个学生的文章也呈到翰林院大人面前。说他写的好,邢先生从此在官学里居上。大家见事学事,纷纷举荐学生进京。否则的话,就像在外省白呆过官学,眼里连个千里马都没有。”

        丰奶奶眉头锁着:“没进京的时候想进京,来到以后,才知道京官是真的难做。”

        岳繁京瞬间原谅丰奶奶。

        呵,家家都有难处,就像岳家,也有岳家的难。

        而且丰奶奶说话实在,这是个不会掩饰的人。

        这样的人说话直,却不难相处。

        岳繁京认真的听丰奶奶和王奶奶说话,打算如果有她能出的主意,等回去一定说出来。当着主人的面,未婚的媳妇最好免开尊口。免得丰奶奶笑话岳姑娘家教不好,不管什么地方都指手画脚。

        本朝,并非不爱幼,但长幼秩序分明的多。当然,这是指有体统的人家。

        丰奶奶说到房子上面,先起身道:“自家里的一处闲房子,有几年没有住人,不怕你们看过恼,还是先看看吧,能住就住,不能住的话,”

        她迟疑一下。

        王奶奶是性子差些,伶俐上从不输与人,反而总多出来。接上话道:“那我们另外再找。”再就多多的说有劳。

        岳繁京急步走到她身边,把她搀扶起来。

        丰奶奶多看一眼,王奶奶的得意重新出来:“繁京这孩子,我和老爷从小就看中的是她。从小,她就是个好孩子。”

        仿佛她摘走的,是岳家最璀璨的明珠。

        岳繁京已经心平气和,不再为丰奶奶是云州旧人而疑神疑鬼。对于王奶奶这段话,油然生出骄傲。

        这说明她繁京是让婆家正式相中,而不是依附了谁谁谁,而进到京里来。

        丰奶奶也就笑着夸上两句,带着她们绕过后耳房,走上半箭之地,来到一处陈旧的院子外面。

        院门一推开,王奶奶的失望由全身散发而出。扶着她的岳繁京不得不用些力气,以便给些支持。

        这房子,实在太破了。

        地方小,主人下人可以将就,挤一挤就是。但荒草有一人多高,蜘蛛网挡住去路,屋檐的破旧让人怀疑经风经雨就会倒塌。

        王奶奶虽有另外再找地方的话出来,表示母子们在京里住着,不会多沾丰家的光。但房子破成乞丐只怕也不住,让她对丰家的诚意产生怀疑。

        虽然另外再找地方的话出来,却在此时要拒绝时,话很难整理。

        眼角余光看到岳繁京,王奶奶强笑中有了主意,对丰奶奶一脸的推心置腹状:“这地方.....只怕繁京住不得。您知道的,岳亲家府上老太太是南边儿的小姐,从小把繁京养得娇贵。”

        祁氏又让夏氏拿活计指使住,春枝跟来。春枝眼前黑白分明,听到这句,瞪大了眼睛处处是疑问。

        岳繁京低下头,仿佛证明王奶奶话说的对。

        丰奶奶也没指望王家真的愿意住,不过在信里说过有住处,所以要给看个地方。

        她热情的握着岳繁京的手:“学里的便利是真的,这房子也太委屈你。不然,再帮你们找找。”

        岳繁京和王奶奶异口同声:“不用了,我们自己找吧。”

        就不再多坐,客边住客栈总是不方便,回去抓紧找房子要紧。婆媳上车后,王奶奶从来话多,忍不住了唠叨。从丰家的诚意说到王家以前对丰家不错,这一说就到客栈也没有停,打发人去见房屋经济,等的时候拉着岳繁京继续说。

        春枝溜去见祁氏,见到祁氏正在劈木柴。春天动上一动,汗珠摔下去就成几瓣。

        春枝夺着祁氏手中斧头:“我来我来,妈妈你哪里弄得动。”后面走来夏氏,夏氏笑眯眯:“祁妈妈,您老弄好没有?奶奶和姑娘做客累了,等着喝茶。”

        春枝自从发现夏氏奸,她的小脸儿上难以隐藏,还是个气呼呼:“可以去客栈厨房上拎热水,我去。”

        夏氏拦下她,板起脸道:“你今天没听到吗?奶奶心里处处有姑娘,对着丰奶奶都说,姑娘是岳亲家老太太面前的娇贵人儿,客栈厨房上的热水,不知多少人摸过大茶壶,多脏啊,哪能喝?”

        祁氏斥责春枝:“回来,我就弄好了,不要你多事。”

        等夏氏一扭一扭的去了,春枝气的脸通红:“我爹我娘呢?妈妈你家男人呢,你儿子呢?”

        祁氏冷笑:“你没看到我在做,他们就都让夏氏打发走买东西。”

        春枝眼泪快要出来:“分明王小爷对咱们不错,王家奶奶也不是刻薄人,”

        至少爱干活的春枝没发现王奶奶有多刻薄。

        祁氏用力一斧头劈下去,鼻子里哼上一声。

        春枝留在这里帮忙,把去丰家的经过告诉祁氏,夏氏已经学过话,春枝愈发的抱怨。

        “为什么说姑娘娇贵?姑娘一直待人和气。”

        祁氏盯着她:“那你还认为她不刻薄?”

        春枝眨巴眼:“路上吃食很好呀,待我爹娘我弟很好啊,待姑娘很好呀......”

        祁氏嗤笑:“你爹你娘你弟要是不干活,你再去看看是什么脸色儿?”

        停上一停:“待姑娘好?那不应该吗!姑娘为王小爷离家千万里......”

        春枝惊呼:“怎么,离家千万里了?”

        “就是这样比方,哪有千万里。”祁氏累了,她在岳家好几年不干粗重活计,拄着斧头喘口气儿:“大老远的姑娘陪着来,姑娘还得开解她,要不是她对姑娘真心好,我早就跟她拼了!”

        春枝用力点头,伸手接斧头:“余下的我来劈吧。”夏氏又走出来:“春枝,上街买东西。”

        春枝敢怒不敢言,接过钱噘着嘴走开。夏氏斜着眼角走了,祁氏懒得看她,继续劈柴。好在没过会儿,她男人张大和儿子张耀祖回来。张大不会说话,但径直接过祁氏手中斧头,挥动手臂没几下子就劈完。张耀祖抱木柴去灶下,王奶奶一行人多,买着吃费,特意要了一个有灶的地方。

        祁氏只夸儿子:“耀祖如今知道疼娘了。”

        冷不防的,张大瓮声瓮气地道:“我在呢,你以后就说粗活等我回来。”

        祁氏一惯的蔑视他,鄙夷道:“夏氏眼里你算个啥!”

        张大坐下来,眼睛对着地:“我和耀祖趁上街的时候,问了问这里帮工的活。”

        “啥?”祁氏吓一跳:“姑娘这里用人,为啥要帮工?”

        “你叫我和耀祖出来,说好送姑娘到京里,怕的是路上受王家欺负,又怕不安全。如今到了,夏妈妈这样对你,我和耀祖还能呆几天?我不放心你。反正地已经交待给邻居,由他们住,收成分出去。我和耀祖留下来陪你,手里还有余钱,我们再找份活干。”

        张大全然不看妻子的轻视,露出笑容道:“你到岳家以后,请老太太帮忙起的名字。耀祖耀祖的,没想到这名声真管用,我们走这么远,能到京里,以后姑娘出嫁你留在京里,我们不指望花你挣的那份钱,但过年过节的总得让你能找到。”

        祁氏张嘴就要骂他,话到嘴边,今天却奇迹般的没出去。在心里闪过,这个男人居然中用,嘴上也没有说。

        冷淡的道:“不用找活,姑娘这里要人,王家不敢不留着你们。”

        张大偏头看她:“如果王家不留,你也放心,我和儿子养得活自己。”他有些兴奋:“京里做工的钱比幽塞多。”

        祁氏一盆凉水泼来:“京里米面也贵。”

        张大还是笑:“那又怎样?我和耀祖回来的晚,就是去试了试工。管事的让我们留下,我们说还得回家说说,他才肯放我们走。有力气,不愁挣钱。”

        祁氏的心情就这样好起来,说话也有几分和气:“有我在,不用找活。”

        “我知道你拿着姑娘的钱,可别记错了,等姑娘一出嫁,就让她自己管,不然以后怎么管王家那么多铺子?”张大好意的劝她。

        祁氏白眼儿:“你不懂,但你就没有看到吗?姑娘是老太太教出来的好人儿,对王家奶奶多恭敬。她还小呢,万一把私房全搅和在王家的铺子里,”

        张大忍俊不禁:“她是王家的人啊。”

        “等她是王家的人以后,我全交给她。”

        张大从来说不动妻子,继续去干活,这样祁氏就可以少干一些。祁氏望着他的背影,想想他说的话都出自内心,自言自语:“这个人,也有中用的时候?”

        .....

        忙上几天,把房子租下来,离学里近也就不便宜。王家准备充分,倒还花得起。王小古正式进入官学,没几天结交不少朋友,往来拜访的,热闹的眼花缭乱。

        岳繁京提笔给家里写信,报平安,也告诉他们安顿下来,另,一切都好。京里,一切都好。

        ......

        天到五月,天气晴好,岳老夫人一早起床,还是觉得烦闷。她觉得自己是挂念岳繁京,问岳良菊:“让人去衙门看看可有信来。”

        岳良菊答应就要走,岳爱京慌慌张张跑来。岳老夫人近来心爱的孙女儿,愈发只有不在家中的岳繁京。但三个孙女儿都有好亲事,岳老夫人不得不敷衍。

        “怎么了?”

        笑容还没有打起,岳爱京道:“祖母,英王殿下大捷,太子殿下大捷了。”

        岳良菊也笑,岳老夫人却面色更寒,一声叹气险些出来。如果繁京没有离家......她只能这样想。毕竟家里的孙女儿们谁有资格得贵人喜欢,只有岳繁京。

        英王是四月得到赶往幽塞兵马的指挥权,操练几天就出城赶往姜戎,并打算到森林里,把林中强盗剿灭。

        大捷的消息传来,不让人奇怪,只添岳老夫人烦忧。

        岳朝环、岳吉环不在家,侍候太子在英王军中。郦明先留在幽塞整理往来公文,岳爱京就在家中。得到的消息,也是最新。

        岳老夫人就让岳爱京吩咐家里人准备庆贺,她闷闷坐着。岳良菊知道母亲心思,正要劝解,荀妈妈走来,拿着一张请帖。岳良菊看了看,是王老爷家的亲戚,明天娶儿媳妇。

        礼早就送去,只等岳家去人吃酒。

        岳良菊柔声道:“母亲,王老爷总算把亲戚的喜酒喝完,后天不上路,大后天一定上路。”

        这就是王老爷没有跟去京里的原因,他科举多回而没有得到官职。王小古头回赶考,王老爷怕他跟去以后,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而恰好亲戚中有两个办喜事,一个娶媳,一个嫁女,都是旧年里定下日子。

        王老爷借故晚进京,免得王小古这科不中的话,让幽塞人笑话他全家都陪着去,却没落到什么。

        岳良菊的意思,王老爷去到京里,能不把繁京的亲事能办了吗?

        “母亲,要不要把嫁妆请王老爷带走?”

        岳老夫人一生都盼着“贵人”,好不容易盼到,眼里看不到贵人外的第三个字。

        任由女儿劝着,一声也不吭,面色也丝毫没动。

        岳良菊从自己身上知道母亲的执着,她若是认定繁京应该侍候英王殿下,多少头牛也拉不回来。

        岳良菊没耐心长久的陪岳老夫人发呆,她自己走去衙门看信。不想,真的到了。拿着信到手,回到家,岳良菊也先看。

        老姑娘虽然有时候暴躁,但还是疼爱母亲的。她怕岳繁京写的信里有不好的话,猛然念出来,要让岳老夫人难过。

        看岳繁京写京里样样好,岳良菊却难过了。

        ------题外话------

        错字再改,么么哒。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