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赏赐多多

第七十章,赏赐多多

        太子完全出自兄弟间的关心,让李威由衷的感动。但是再感动,他也不能横刀夺爱。

        还京姑娘忠心爱国为他带路,却因此惹出来劳燕分飞。李威想自己还是人吗?也把太子殿下置于让人非议的境地。

        虽然太子早就查明岳王两家的瓜葛,王小古和岳繁京的情意从本朝的道理上说,无人认承。如果放在内陆城池,还会让人戳穿后背。

        李威就把话题转移,而现成的,他确实有件事情要对太子回话。

        “我给您看件东西。”

        对外面招招手,英王府侍卫副总管田洛进来,双手捧着一个木头匣子。

        李威事先道:“这里是首级。”

        太子兴致勃勃:“你割了姜戎哪位大将的首级,还带回来?应该是有名的将军。”

        “他是内陆人,以前在京中供职。”李威语声平稳。

        太子觉出什么来,示意田洛打开匣子。田洛这个匣子是回到幽塞城里以后,为呈给殿下的时候美观,现找的一个。在城外的时候,不过拿块布包裹。

        这是林中强盗的军师,刘老六的首级。

        以前,他不叫刘老六,他另有姓名。因为他在京中供职的地方微妙,李威见到他时,哪怕只有一眼,他的名字也脱口在心里。太子看上一看,那名字也浮现出来。

        当今有三位皇子长大成人,一位是太子殿下,中宫早亡。一位三殿下李陵,宜妃所出,宜妃早已失宠。一位是九殿下,今年只得九岁。

        化名刘老六的这位,是三殿下李陵的人。

        李威慢慢的说着:“林中强盗称他为军师,我本想抓几个活的回来,不过兵力悬殊。”

        太子对他勾起一个笑容,虽然淡,但表示充分理解李威主仆十三个人出城,还带着个不会功夫的姑娘办事,自有他的艰难。

        正要说活口以后再抓,证据并不难拿。李威的话又响起:“回城后我问廖雪峰,他手里俘虏的有林中强盗。”

        太子听完,并没有寻求答案的迫切,反而,带出三分懒洋洋。三殿下李陵与太子的隔阂,早就存在。太子慢慢腾腾地道:“你杀了他,反而省事。查出来又怎么样?查不出来又怎么样?”

        “是啊。”

        李威知道太子的意思,带着笑回他。

        太子眼前闪现出三殿下李陵的面容,他和太子都肖似皇帝,清俊而贵气。要说不同,那就是太子的威仪比李陵重,李陵的神气里带着展不开。

        太子早年亡母,此后被当成储君培养,地位已成,纵然不如意也在人心,而不在世事。李陵刚记事,高贵妃进宫,宜妃就失宠。此后宜妃疯疯癫癫的独居,高贵妃虽没有孩子,却由当今把丧父丧母的英王世子指给她抚养。李威和太子又相得,李陵一恨就是两个。

        太子叹息:“我倒是想动他,却可惜投奔他的那些人。”他都数得出来:“几个状元,几个能臣,我不想动这些人罢了。”

        “是啊。”

        李威带笑。

        说李陵没意思,太子话锋一转,又转回岳繁京身上。“你老实说话,到底要不要岳家大姑娘?”

        李威失笑:“怎么还没有忘记?”他摆手:“姑娘性子坚韧,您一插手,只怕她受伤害。”

        太子对于女人的看法,和李威的差不多。都是女人如花,常在后宅里看花。

        一株花,栽在哪里不是栽。英王府的水土,幽塞王家哪能相比?纵然这花移栽的时候蔫了、伤到根茎枝叶了,用心灌溉也就是了。

        他定神望来:“你只回答,你喜不喜欢?”

        李威愈发的要笑:“她刚刚立功,我能说不喜欢吗?”

        太子挑起眉头刚要舒畅,李威对着他连连作揖:“哥哥,我的好哥哥,您千万别让她难过。咱们还是论功行赏,多多赏她东西,让她出嫁以后过得硬气。”

        郦明先走进来。

        郦小爷对于昨夜有愧于心,他让岳爱京照顾的不错,两个人谈谈说说的,钟点过得挺快。岳爱京对廖雪峰信心满满,对郦明先说等在这里就行,出去乱跑反而打扰。

        直到郦明先知道李威轻骑出城,想到自己的职责不是玩,而是护卫太子。岳爱京追着他,跑到太子面前,太子又让他赶紧躲避。

        掐指一算李威名声赫赫,郦小爷却好睡了一晚。郦明先一早起来,帮着太子整理往来公文信件,借忙碌以减轻自责。

        他手里拿着一封刚到的信进来,就见到李威躬身不断的行礼。

        “这是怎么了?”

        郦明先握着信也欠身:“威哥如有得罪的地方,请哥哥看在他是功臣,罚在我身上吧。”

        太子和李威都笑:“有你什么事儿,还不出去!”

        “原来是好事儿,那我也想听听。”郦明先凑上来。把信给太子:“京里来的。”再就支着耳朵的架势侍立不走。

        太子拆信看,见都不重要。放到一旁,对郦明先道:“你歪理多,我正用得着你。”

        郦明先连连点头:“请吩咐。”忘记太子原话其实取笑他。

        太子手指李威:“明先,你说可气不可气?他在京里的时候,哪怕眼前万花筒,也从来不看。在幽塞居然肯照顾岳家的姑娘,”

        李威笑着分辨:“不是照顾,”

        太子板起脸:“闭嘴,听我说完。”

        郦明先挺胸腆肚:“闭嘴,听哥哥说完。”太子没有表露身份,他们的称呼没变。

        太子忍住笑:“我有心把岳大姑娘给他,他却不领情。说什么人家有心上人。岳大姑娘哪有定亲?”

        郦明先狐假虎威,把李威一通教训:“怎么不学学哥哥和我?哥哥怜香惜玉,我就惜玉怜香。哥哥打算收岳家两位姑娘,我呢,就把爱京终身揽在身上。说,为什么不要岳家大姑娘?知道你嫌弃岳家身份低,纳妾不用太讲究。”

        李威哈哈笑了:“你小心,我刚说过岳大姑娘性子与别的姑娘不同,让她听到,拿扫帚把你扫出门。”

        太子佯怒:“听听,分明喜欢,却还顾忌什么!”

        李威对着他又作揖:“成全他们吧,岳姑娘喜欢王家小子。王家小子为她出城,为她耍无赖。我已经答应他们是一对人。”

        “答应了?”

        郦明先泄气:“那还说什么。”他手边公文还没有整理完,嘟囔着往外面走:“拱手相让有什么办法。”

        “先站着。”

        李威叫住他,他不方便说太子,似笑非笑问郦明先:“你打算怎么对岳家提亲?要知道你报出姓郦,我是岳家,很容易就猜出你身份。江南郦家,谁人不知?纵然岳家姑娘当妾,岳家也是肯的。而幽塞的姑娘也是肯的。你还没有成亲,就预先收十七八个妾。回京怎么见你岳家?”

        太子撇嘴:“我不要你敲打,我是规矩的纳妾,不会草草,也不会事先告诉岳家我是谁。”

        预收十七八个妾这话,一听就说给自己听。

        郦明先扮个鬼脸也道:“姓郦的人多了去,我额头上没有字,怎见得我就是江南郦家的人。我啊,央请人说媒,你家的廖将军最合适。岳家要同意爱京给我做妾,一切好说。要是不同意爱京给我做妾,将来她让人非议名声嫁不出去,我远在京里又有什么办法?”

        双手摊开抖几抖,郦明先走出房。

        李威无话可说,岳家有人来请用晚饭,和太子起身,叫上郦明先,对着吃饭的地方走去。

        刚看到门,岳朝环、岳吉环盈盈出迎。岳爱京也笑眯眯的出来。李威敢打包票,还京姑娘不在。进去,果然还有一个岳姑娘望京,再没有别的姑娘。

        祁氏欢天喜地迎上来:“我家姑娘做完拿手菜,就回去休息。她跟着大人出城那么久,能不累吗?我不敢喊她。想来大人们知道,也要体谅。”

        太子对李威似笑非笑,心想你不肯纳她,她躲起来不见你。郦明先顺着太子眼光,也来欺负下李威,在耳边低语:“莫不是从此与你避嫌?”让李威捶了一记:“坐下吃饭。”

        香枝送菜,李威吃了很多。忽然想到还京姑娘的淘气,挟大料卷饼给自己吃,独自忍俊不禁。初心祝福她和王家的小子和美,现在愿王家小子自求多福。

        饭后,姜大人和城中的乡绅陪着太子说话,不敢到夜深,散去以后,李威从容和太子商议本次战役的赏赐。

        “适才听本地乡绅说,幽塞城里给布衣的最高赏赐,不过一百两。这个好做什么。”

        李威不满。

        一百两?

        买花戴都不够吧,这是英王殿下独家的眼光。

        太子故意道:“一百两就不少,适才本地乡绅也说,本地的雇工,每月一两银子的都是人才。粮油米菜的价格,比京里降低几倍。一百两,抵得上京里数百两。”

        李威知道太子数落他,嘴里说不要,却又表关心。此种嘲笑,李威无动于衷:“我添二百两给她添嫁妆,交给廖雪峰就说衙门赏的,请您不要说破。”

        太子忍无可忍:“这不像你!你提升幽塞衙门赏银,让廖雪峰顶着也就算了。人家帮你立功,让你回京有吹嘘的本钱,你光明正大的赏下来,难道她会不要?”

        李威随口道:“还说不准她就不要。”见太子瞪他,李威解释道:“晚上吃饭的时候您也看到,她的奶娘一口一个出城辛苦,她的祖母虽没有露骨话,却频频暗示我,大姑娘品行过人。这种情况下,我公然赏她钱,她和小王岂不多心?”

        “这是什么鬼话!”太子隐隐地生气:“你还是你吗?你的赏赐,有谁敢不接?要我说,你有心就对她负责,没有心就别东想西想。”

        李威在他的注视下摸摸鼻子,本来心里没有多余话,忽然有一个想法升起。

        还京姑娘不要自己负责,只会把她吓破胆子。

        太子见他不回话,愈发的恼怒,骂道:“出城是虎胆,回城变鼠胆。一个痴心妄想的小子也能把你吓跑。要不是你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我坐着看雪也不给你上心。”

        李威低下头,心想郎有情妾有意,不是痴心妄想。

        太子气上一会儿,怒道:“我也赏她二百两,你过明路吧。岂有此理,关怀人倒要缩头缩尾的,成何体统!”

        差点就骂李威丢干净皇家体面,李威及时的道谢,满面的笑把太子的话挡回。

        岳朝环、岳吉环在房外请问就寝,太子把李威撵走,让两个姑娘进来侍候。

        睡下来,太子睡不着。仔细想想李威在情爱上,一直没囊气。

        高家的嫡女胎里带病,在她短暂的一生里,夏天都没有出过房门吹过几回风,冬天更是药汁焙着。

        高家好身子骨儿的嫡女也有几个,只因为高王妃的父亲是家主,强行把病女嫁给李威。

        李威耳目再不聪敏,不至于成亲那天还不知道。换成别人,只怕拒迎花轿,除非高家另外换人。

        结果他忍了,而高王妃当晚太过欢喜,大半夜的都在晕。不但洞房花烛别指望,李威一夜请医生陪医生看熬药没有睡。

        太子所以有那句话:“不是你身边没人,我才不管。”却一个王家的小子就让李威却步,太子越想这个人真讨厌。因为对一个人有好感,远非想像中那么容易。

        太子身边围绕的女子不会少,但他看顺眼的,觉得可以先接近再亲近的,寥寥无几。

        正因为接近他们的女子太多,所以太子心如明镜。李威对岳大姑娘完全可以动心,只是他不肯,别人干着急无用。

        “岂有此理!”

        太子临睡前还这样说。

        ......

        “伍百两银子?”

        岳繁京乐陶陶:“奶娘,你不会听错吧?幽塞从来没有这么重的赏赐。”这个数目,可以置田产办宅院,在幽塞这种小城里舒服的度日。

        祁氏也乐:“哪有听错,我还特意问明白。衙门赏赐一百两这是旧例,家里住的三位大人,最有身份的那位赏赐二百两,冰碴子大人赏赐二百两。”

        岳繁京窘迫:“呃,以后别叫他冰碴子大人,人家为幽塞不惜性命,这是热血。”

        “那叫他什么?郦小爷好说话,问他姓什么就回答。那两位大人可就难了。全城的人在他们面前大气也不敢喘,问廖将军又不肯说。好容易姜大人到了,王老爷以为他脸面大,向姜大人打听,你猜怎么着?只得到姜大人两个字。”

        祁氏笑容满面:“姜大人说,噤声!”

        祁氏不讨厌王老爷,一个是男一个是女,一个地位高一个地位低,又不在一个家里,没有发生矛盾的地方。但是她讨厌王奶奶。王小古纠缠岳繁京,导致岳繁京心里没有贵人。祁氏就把王老爷一起讨厌进来,赶紧看个笑话。

        今天,是大年初一。

        是祁氏的家人、春枝的家人,及家在幽塞的岳家下人们,他们的家人前来请安的日子。

        祁氏所以没去厨房奉承贵人,坐在这里等家里人来,就好带着他们去上房拜年。

        这个日子也是王小古说过的,王老爷前来提亲的日子。

        岳繁京犯难,奶娘这几天格外不喜欢王家,对她说自己跟随王小古进京,她会不会一哭二闹,拿着剪刀上王家。

        如果私下里走,岳繁京才不会。

        她还要强迫祖母答应亲事,而聘则为妻奔为妾,她也知道。

        祁氏不笑的时候,岳繁京吞吞吐吐地开口:“奶娘,我要进京去了。”

        祁氏自顾自做着活计,是岳繁京下一年的衣裳:“你要是肯和姑娘们一起到贵人面前,哪怕只站一站,他们想到你出城有功,必然高看。带你进京去,那还用说吗?”

        “奶娘,小古说带我进京。”岳繁京堆笑。

        祁氏一针扎到手指头上,顿时冒出一串血珠子。她吸着凉气:“疼,哎呦我的娘啊,你说啥?”

        她转脸看来,额头上青筋鼓鼓的跳动着。

        ------题外话------

        先检查了一遍,希望没有错字了。有时候,码完字后眼神若老花。

        傍晚黄昏雨,淅淅如乐声。高楼有风,蚊子也叮仔一口,莫不是下雨外面没有人可叮?

        新文新时期,追文的亲还不多。但是推荐票子、月票、打赏,都是要的。都是不能忘记的。

        钦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