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风光回城

第六十七章,风光回城

        许张揭出王小古的真想法,王小古更加不遮不挡。不过他也没有大意,瞄一眼姜戎兵马,觉得还能说几句话,上前拉住岳繁京的手,可怜兮兮道“繁京,你家祖母说一起过夜,就要定亲,咱们就说昨夜你和我在一起吧。”

        许张“哼哼!”

        敢情你当别人是傻子,许张心想我带你一早离开的幽塞,全幽塞人都看到了。

        可以定亲?

        岳繁京欢欢喜喜点头“好啊。”

        不约而同的,两个人屏住呼吸,目光望向李威。王小古横走半步,把岳繁京挡在身后。

        李威看得出这少年一片真心,为岳姑娘理当成全,说了个好字。

        “哼哼!”这回是辛蒙江。

        王小古提心吊胆“这位大人,你什么意思?”

        辛蒙江仰脸对天“不挑唆不鼓动,劝着我家爷这就回城,我就帮你说话。否则,你自己不认钟点,我可认得。昨夜,岳姑娘是我们的好向导,可没有见到你。”

        王小古憋着气,在“晃荡一夜再回城”和“否则大人不帮忙”这两个上面想了又想,却不用回话。

        “哟!”姜戎兵马整队完毕挥刀呐喊。而更大的动静从雪的远处赶来。

        鼓声,若雷若潮,若震或惊。一开始好似一波又一波的雪浪,再听就俨然天地之威。

        许张、王小古、岳繁京眉开眼笑“援兵到了。”

        许张对王小古翻眼“想定亲?老天看不下去,这就把援兵送了来。”

        王小古一惊,头摇成拨浪鼓“不会不会,这鼓声是云州的动静,但是云州离这里路远,你刚刚说过没有几天过不来。只怕,送信的人还没有到。”

        辛蒙江闻言,狠狠瞪他。他从云州赶到幽塞,知道路程有多遥远。这小子也知道,但他却鼓动殿下前往云州。为亲事,这小子急的疯了不成!

        暗暗的想,等回城去,一定在岳家老太太面前黑他几句,让他为亲事多急两年。

        大家整队,对着幽塞返回。

        雪地无垠,大队的人马盔甲鲜明,旗帜整齐,看上去威风八面。带队的除去两位将军,还有一位文职官员。

        他白面无须,四十岁上下,微胖,面上貌似没有表情,眼神却出卖焦急的内心。

        两位将军和他一路同行,多少看得出来。左侧的将军在鼓声里,大声道“大人,幽塞之围转眼可解,咱们到了不是吗?您为什么还担心。”

        右侧的将军抱拳道“正是!姜大人神机妙算,就要过年心系周边,亲自带兵四处巡视。这不,恰好解幽塞之围。等报上去朝廷表彰,您应该高兴。”

        这位就是云州边城的知州姜大人。

        姜大人本来还能掩饰八成的苦恼,让这一奉承,反倒流露苦笑。对着看得见虚影的幽塞城指指“赶路,别再废话。”

        左侧的将军笑道“是!”再传下号令“继续擂鼓,告诉幽塞咱们到了,也告诉姜戎兵马咱们到了,该逃的赶紧逃吧。”

        右侧的将军却还是打量姜大人神色。

        姜大人不想解释,侧了侧面容。他心里的苦,别人哪里知道。太子殿下和英王殿下只怕在幽塞。

        用只怕,而不是肯定,是太子殿下和英王殿下离开云州后,把他们的侍卫急的眼睛都是红的。姜大人是为数不多的知情者,也着急,和侍卫们一起四下寻找。

        幽塞忽然有兵马,姜大人收到后,吓得魂快没有。他以为的,二位殿下露出行踪,导致姜戎兵马围城。

        幸好。

        幸好。

        姜大人自从二位殿下不知去向后,就点起兵马四下里走动。美其名曰就要过年,要让诸边城百姓过的安生,这就开始新年巡视。

        博得夸赞满山满谷,也不能平息姜大人的惴惴不安。他这回要是不掉脑袋,都觉得祖宗有德。哪里还敢居功,哪里还敢自满?事实上,他的请罪公文已经写好,就揣在怀里,等见到二位殿下就取出来,再自己摘了乌纱吧。

        唉,云州城内道观的老道士去年见他,说他今年有一喜又有一灾。灾从喜上来,喜往灾中去,姜大人以前不信,现在他信了。

        任上迎来殿下,这是喜事。殿下陷入包围,指不定吃多少苦,就算殿下不计较,毕竟是殿下自己跑出来的。殿下身边的人,他们能不迁怒与自己吗,这就是灾了。

        幽塞城一点一点的露出轮廓,让雪冻的晶莹美丽。姜大人亲眼见到城没有破,稍稍有安心。

        他的满腔怒气对着姜戎兵马而发,把带来的两位将军晾到一旁,由他连连下令,誓要把姜戎兵马尽数剿灭在幽塞城外。

        趁他还有前程,让姜戎兵马加倍的归还。

        廖雪峰见到援兵趁机出城,城外卫所也重收拾失地。姜戎兵马步步后退,姜大人看到旗倒人歪,呼出一口长气,胸中快意良多。

        他派去进城请罪的小厮回来“老爷,城我还没有进去,但是我见到”凑上去说几句。

        英王殿下在城外?

        姜大人顿时想到英王被俘,否则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城外?在这大乱的节骨眼儿上。

        把指挥权交给两位将军,姜大人带马就跟着小厮去见英王。他一刻也不能等,二位殿下完好如初,遇上这场大难,他都别想有个好。如果二位殿下有个闪失,姜大人不敢想像后果。

        许张等人簇拥着李威,看上去殿下威仪不减。李威从姜家的小厮嘴里,听到姜大人在他们走后,就一直晃荡在各个边城,至今也不敢回云州。

        自然是含笑的“大人,你有心了。”

        这么一句话,带着由衷的褒奖,把姜大人提醒。他本想跪下就称呼殿下,这就回过神。大家还没有进幽塞城,在城外不方便表明殿下身份,免得招来不妥当的事件。

        想到这里,姜大人难得的神气定下来。如果二位殿下的身份没有泄露,姜戎兵马是例行前来袭扰,他的罪名会不会轻很多。

        姜大人跪下来时,口称“卑职见过大人,大人,您受惊了。”

        岳繁京看着这一幕,深深的为冰碴子大人骄傲。冰碴子大人又不是她家的,为什么岳繁京要骄傲。

        不过一夜又一天的相处,岳繁京觉得冰碴子大人当得起任何尊敬。而云州的姜大人恭恭敬敬,岳繁京不觉想到冰碴子大人本身就贵重,行事更贵重。人家,天生就当得起。

        她为他所受到的一切尊敬,都骄傲无比。因为她是见证人,她亲眼见到冰碴子大人的能力和才干,勇气和智谋。

        这虽是官场上普通的见礼,在岳繁京心里,却远非一般的见礼。冰碴子大人,他理所应当的当得起。

        王小古把她的神态看在眼里,警惕的毛发竖起。轻声拉回岳繁京视线,王小古垂着脑袋“繁京,怎么办?你实际上没有同我在外面过夜啊。”

        岳繁京忽闪着眼睫“虽然我不知道云州的大人插的什么翅膀飞过来,但他们到了,幽塞没有危险了,接下来”

        王小古身子绷得紧紧的,生怕岳繁京说出接下来与贵人有关的话。要知道,繁京和贵人呆上一夜。

        “接下来总有些赏赐吧,我没有功劳,难道没有苦劳。”岳繁京不是翘尾巴,是廖雪峰从不吝惜封赏。

        廖将军让幽塞人大开眼界的地方,就有一条是他不论要什么封赏,十有八回都拿得到手。

        幽塞人人知道,廖将军上头有人。

        冰碴子大人他们对岳繁京的赞赏,岳繁京也看得出来。她嫣然地安慰王小古“我不要封赏,往年最高的百姓赏赐是一百两,这钱我不要,我只要和你定亲事,你看可行吗?”

        王小古还是心里发虚,他怕奶娘祁氏不答应,奶娘祁氏未必愿意拿他换一百两银子。他怕岳老夫人不答应,这是岳家攀附贵人的大好机会。姜大人的见礼,更证实冰碴子大人确实是位贵人,王小古这会儿明白的彻底。

        眼珠子乱转想着心思,面上带笑“好好,全听你的。繁京,咱们可说好的,咱们两个定亲事。”

        岳繁京可谓名利双收,在贵人面前有功劳,眼看就要回城,再次得到青梅竹马王小古的爱意流露。她笑的甜甜,伸出小手指“就这么说定了。”

        勾手指定誓言,是青梅竹马的最爱,不见得是岳繁京和王小古的专项。但是每每这么一勾,两人如回到童年,那两小无猜,不用顾虑大人不用考虑很多的年代。

        王小古也就真的高兴了,伸出他的小手指,和岳繁京的勾上一勾,两个人相对笑得花儿灿烂。

        姜大人此时也开心,李威夸他出兵及时,忠心耿耿,心系百姓、废寝忘食。

        姜大人从这席话里总结出一句心系殿下。

        他觉得魂回来不少,僵板的脑袋也恢复灵活。有英王殿下这个结论,姜大人觉得命稳稳保得住,前程回来一半。他不禁希冀,太子殿下也这样想的话,他的乌纱还是他的乌纱。

        太子殿下想不到的话,英王殿下可以告诉他。姜大人对着李威大加的奉承,把他刚才听到的英王亲自出城解围困,吹的神气天下第一。

        李威笑笑,对岳繁京扫一眼。这姑娘和她的青梅竹马窃窃私语,看着两个人很快活。李威衷心的希冀,这位小王会对岳姑娘好,否则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

        岳姑娘,才是英王殿下这一回神气的第一大功臣。

        虽有地图在手,雪地茫茫哪有路标。没有带路的人,李威想自己纵然豪气干云天,出城也没有作为。

        一面听着姜大人奉承,一面寻思着对岳姑娘的赏赐。一面也深刻认识到,名叫“还京”,却未必心系京中,岳姑娘愿意嫁个幽塞人,看吧,他们俩个又笑上了,眼神绵绵情投意合。

        李威此时想不到他没有妻,也想不到他和岳姑娘共骑过。君子,怎么能诽谤呢。他希望还京姑娘过得好,以后更好。

        云州兵马的到来,打乱姜戎兵的阵脚。廖雪峰从来不是无能之辈,没多久就率兵出城,亲自来迎英王。

        许张先一步迎接他,廖雪峰欢喜的给他一拳“好样的,我听说你及时找到我家的爷。”说完,大步对着李威走去,目光贪婪的上下搜索李威全身,神情悬起一块大石,生怕李威磕着碰着。

        许张想起来,追在后面“将军,听我先说一句。”廖雪峰大手一挥,就把许张推到一旁,他哪里有功夫给许张。赶紧的,来到李威面前,扑通跪下来,一把去抱李威腰身“爷,您以后不可以再这样。”

        李威抬腿一脚,把廖雪峰踢出去。雪地滑,廖雪峰出去十几步。李威追上去又是一脚,指着骂道“丢人的东西,你哭什么哭,你还是个男人吗!”

        廖雪峰笔直看向许张,许张一缩脑袋,躲到亲兵身后。

        “末将是个男人!”廖雪峰先回李威的话。

        李威还要再打,姜大人劝住。廖雪峰起来以后,趁着姜大人请李威上马返城,他把许张揪到人后面,踢上四脚,骂道“让你接人,你瞎搬弄话干什么。”

        许张惨兮兮“我那是帮您说好话。”

        “要你说!以后少说话,多办事。”廖雪峰又给他一拳,看到李威往城中去,急急忙忙上马跟上。许张看着他上马,匆匆忙忙跟上。

        太子李名在城头站着,欣赏的看着城外的余战。殿下总算能到城头,虽然看不到大战,但总比什么也看不到的好。

        他不用见姜大人,就知道姜大人这些天肯定在寻找他,否则,不会到的快速。

        姜大人还在竭力讨好李威,指望英王殿下为自己美言几句时,太子悠然对着雪空道“这是个不错的官员。”

        幽塞,这就安然无事。

        在他的身后,岳朝环、岳吉环跟着,随时准备侍候。叫了出来“大姐,那是大姐回来了。”

        太子推敲好半天的李威对岳大姑娘有意,纵然无意呢,岳家的人不是早说出话来,夜里在一起,应该定亲。

        太子对着岳朝环和岳吉环轻笑,这两个姑娘,他是决定要了。在避难所里单独陪着,在地窖里更是贴着自己躲避。虽然地窖里还有钱德海在,但太子觉得瓜田李下之嫌疑都出自于他,不能丢下这两个姑娘不管。

        而岳朝环、岳吉环,实在美貌。

        太子就对城外看去,他很想看到李威和岳大姑娘亲密的行来。却看到李威左有廖雪峰,右有姜大人。岳大姑娘对着一个人亲密的笑,是那个叫王小古的少年。

        太子愕然,这算怎么一回事儿?

        他还以为好不容易找到李威动心的姑娘,愿意为他做媒呢。

        眯起眼,瞅了再瞅,瞅不到李威有半分不自在。也瞅不到岳大姑娘有半分难为情。

        反倒是李威神清气爽---这位殿下得偿夙愿,在边城扬刀跃马,哪有精气神不好的。

        反倒是岳大姑娘喜气盈盈---王小古又诉情意,非卿不娶,自然容光焕发。

        太子皱皱眉头,把王小古认成插足的那个。他看得出来岳家无意于王家,如果有意,一对少年就要到成亲年纪,不应该早早的定下亲事。

        太子还是决定问问李威,如果他喜欢岳大姑娘,王家没有父母命没有媒妁言,连赔偿都不用支付。

        眼看李威就要进城,太子对着城下走去。岳朝环、岳吉环紧紧跟随,欣喜于岳繁京平安回来的她们,还知道自己的终身大事已经定下来。

        她们只是展露笑容,对着岳繁京伸出手“大姐,你回来真好。”王小古不能阻挡姐妹相见,退后两步,脑海里转动的还是怎么和岳繁京定亲。

        他从小儿就认定,岳繁京是他的。

        ------题外话------

        关于更新,仔的原因已注明过。除去工作原因以外,还要加上身体原因,不能拿自己开玩笑。

        保底更,仔原定在两千。上架后会尽量多更,万更这事儿,有,就好。没有,也好。感谢月票哒,感谢评价票,感谢打赏,感谢追文,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