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君子英王与没廉耻王小古

第六十六章,君子英王与没廉耻王小古

        李威一眼就看出林中强盗的弱点,他们看似露峥嵘,其实队形松松垮垮,不讲究配合。

        这是一群乌合之众。

        想也不想的,李威招呼岳繁京回来。岳繁京没有犹豫,也没有让她犹豫的功夫。正在急奔中,也一抖马缰,让马灵巧的转个方向,再奔出两步,就回到李威身边。

        这一手儿手术还是很漂亮,李威没有夸她。在岳繁京再调转马头的时候,他纵身一跃,跳到岳繁京的身后,一只手接过马缰,另一只手按住岳繁京肩头,低声道:“别动,我带着你过去。”

        正面迎敌,岳姑娘不会功夫,这是英王匆促间想到的办法。

        岳繁京身后一暖,就落到一个不算柔软但很舒适的怀抱之中。急切间她涨红脸,耳边传来叮嘱,却又明白了,睁大眼睛往前面看,不管自己面上烧,也不管身后异样的诱惑。

        哪怕不在冰天雪地里,对于年青人来说,异性也互相吸引。

        英王也是一样,软玉在怀,他一瞬间有些分心。幸好,眼前即将抡兵器,让他刹那时又收回心神。

        岳繁京骑的这匹马,是英王李威的坐骑,他熟练的控着马,还能分出一只手拔出佩剑,上面没有擦掉而干涸的血迹,闪出岳繁京眼前一道暗色。

        岳繁京就更没有扭捏,这里哪里是难为情的地方?

        她想到自己应该分担点什么,双手摇一摇马缰:“给我。”李威觉得还是自己掌控比较好。

        岳繁京跟随他半夜又半天,但也不能改变李威心中,女人如花,终生在宅院里看花。

        一不小心的,这心思就站上李威心头。

        而杀戮在即,马匹没有控制好,是个大错。

        “我来!”

        李威的语声划过岳繁京的面颊,这是个男子,岳繁京面上又红了一红。这片红轻易的就落到李威余光中,他柔声道:“别怕。”

        如果往下再展片刻,岳繁京会羞的不能见人。但是她瞪圆的眼睛里,林中强盗近在面前。

        “叮叮当当”的砍杀声响起,李威手中的剑掠过风雪,掠走对方的性命。

        英王不可能没把好剑,他几乎一剑一个,砍断对方格挡的兵器,顺带砍到对方骨头上。

        佩剑收回时,依然轻飘的如同没有出鞘过,只不过上面的鲜血往下流着,顺着剑身往雪地,也顺着剑身流向剑鞘。

        辛蒙江和田洛在前面开道,另外两个侍卫在英王左右护着他,余下的人一字儿排开,在林中强盗的队伍里横穿而过,除去脸上溅的血,没有伤亡。

        岳繁京忘记她依着陌生男人,嘴角不由自主的上翘着。这一幕对于边城的姑娘来说,真真解气!

        在他们后面的姜戎兵傻呆呆看着,这凶猛的一行人,就这么过去了,留下一地的死伤者、受惊的马,和不甘心的败寇。

        独眼龙气的对着姜戎兵挥剑:“你们怎么不上!”

        他的身边是军师刘老六,刘老六也懵住,没有想到区区十几个人有这么厉害。

        刘老六没参加强盗多久,就深得带头大哥的信任。独眼龙气愤不过,总找他事情。

        现在也照样把气出在他身上,独眼龙转脸骂道:“你不是军师吗?昨天还吹牛你拉拢的姜戎怂兵!昨天还吹今天就带着我们进幽塞玩女人。”

        对着李威一行的背影狠呸一口,十几人在雪林衬托下,更是寂寥。

        独眼龙太生气了,劈面一巴掌打向刘老六:“我们这么多人也能输,就是因为有你!”

        刘老六带马躲过去,不跟他争辩。在心里暗道,一群乌合之众,功夫不够精良,兵器不够锋利,战术也没有。如果不是奉命来到这里,谁会愿意帮你们筹划。

        刚想到这里,缩着头的他觉得有什么明晃晃过来,一抬头,见两道黑眸远远望过来。

        李威扭头笔直瞪着他。

        刘老六就差叫一声娘呀,身子往下一挫,脑袋缩的更低。

        独眼龙看在眼里,哇呀呀怒喝:“兄弟们!姓刘的怕他们,你怕他们,还让我们上!”

        刘老六还没有想到灰扑扑的军制雪衣内,那个人是谁。就看到那个人骤然拨转马头,喝道:“我要他!”

        他扬鞭霸气,笔直指向自己。

        李威认出来这个人是谁,在什么地方见过他。李威不知道现在的名字叫刘老六,因为他原名不是这个。

        十二个侍卫杀出自己的胆量高涨,辛蒙江和田洛也忘记他们的职责还有一条,就是保护英王殿下不立危地。

        齐齐一声:“是!”

        这气氛太激昂,岳繁京也夹在中间跟着应声。她到这个时候,彻底忘记男女同骑,与贵人同骑,后面这位是冰碴子大人。

        看到他们敢闯来闯去,还安然无恙,虽知道沾的是好兵器光彩,但是岳繁京满腔热血不能自制,此情此景,无限汹涌而澎湃。

        没有这一声,李威也不会身前有个姑娘。这种时候顾不上忌讳,李威拦腰把岳繁京往自己怀中再贴一贴,给自己身前让出更多挥舞兵器的空当,也免得等下分心照顾她。

        这举动不用多说,是个人在这种境地,都会不觉而明白。岳繁京顺势主动的往他怀里再靠一靠,目不转睛的还是盯着林中强盗。

        脑海中想的是,再打,他们要怎么打?

        十三个人加冲来,刘老六吓得大叫连声,打马如飞:“独眼龙,挡住,我有钱给你!”

        独眼龙还没有回话呢,见十三个天神般冲到,在最前面的强盗被迫交手,血光四溅中,又倒两个。

        他们和英王一行相比,没有名家教导,也没有好兵器,群胆的时候能吓吓老百姓。论起孤胆,就一败千里。

        强盗们只认银钱不认丢命,和刚才交手时一样,纵然提起千万胆,但伤亡就在眼前,大叫着:“厉害,逃命要紧!”

        也有两个抖擞精神,觉得自己武艺投过师拜过师,说着:“他们人不多,大家伙儿一起上啊。”还试着聚拢强盗们。

        但是独眼龙不干了,刘老六没到以前,他坐第二把交椅。死一个人,就是以后打劫的帮手少一个。

        见刘老六从身边过,一把揪下刘老六,对着李威一扔:“这个人给你,你们厉害,滚你们的蛋,爷爷不和你们斗!”

        幽塞城攻的不顺利,带头大哥让他回来把余下的强盗全带上,就在离开幽塞有距离的地方,遇上李威。

        独眼龙行事莽撞,带头大哥怕他半路遇到姜戎兵,一不小心把姜戎兵也抢了,就让刘老六一起回来。

        刘老六没有想过,这里是他的死地。他忙着呢,一落地,就地一滚转身迈步,他还算在强盗堆里,但是辛蒙江催动马匹,闪电般到他身边,嘴里高喊:“我只要他,闲人退开!”

        这飞将军般如电如幻的度,两边的强盗还真的退马让让。辛蒙江揪起刘老六,同时拨马转身,闪电般又回到李威身边。

        李威低头看刘老六,刘老六胆战心惊望李威。这么近的距离,眼神一对上,仿佛滋滋冒火花。刘老六失声求饶:“不是我,不是我!”

        他认出这个人是谁?

        英王李威!

        李威随意一抬眼,远处是姜戎兵,近处有强盗。抬手一剑把刘老六脑袋割下:“带走。”

        辛蒙江把脑袋系到马项下,一行人对着森林中奔去。

        姜戎兵终于想通,他们人数少,自己这一方人数多。对方的新式武器虽然厉害,但是现在有强盗们可以垫背。大队人马踏出雷般的蹄声,边奔驰边骂林中强盗:“追!”

        独眼龙也想明白了,自己原来是人多的那一方。虽然兄弟们不济事,这不是有精兵强将在这里。他拢拢余下的强盗们,拿出抢劫的劲头:“兄弟们,上啊,给军师报仇!”

        李威这个时候已经回到自己马上,他们带出来的马都是良驹。出城的时候,殿下坐骑给了岳繁京,侍卫们送上自己的马,不可能让殿下骑着廖雪峰军中的马匹。

        那马的原主人连声唿哨,空马跟着他们一起穿过林中强盗,等候在附近。

        李威斩杀刘老六,就跳回原来马上,岳繁京身后一空,寒冷重新袭来,也让她恢复清醒。

        暗暗地为冰碴子大人再翘一回拇指,岳繁京佩服他照顾自己生死,又考虑得到不占自己便宜。

        在这每一刻都分生死的时候,冰碴子大人想不到自己另外有马,或者图逃跑快不愿意离开,岳繁京也没有办法。

        “岳姑娘在前面!”

        辛蒙江喊着,岳繁京纵马在前。李威夹在侍卫中间,一行人没命的打马,这回是真的开始逃跑。

        后面的人太多了,也不是没交过手的时候,想不到利器精良。如果再让他们围上,将是一番苦战。

        好在马都不占便宜,都是奔波过的。岳繁京带路又好,在森林里也几乎都是平坦路,距离虽没有拉开,也没有追上。

        这样一逃一追,两个时辰过去,双方都没吃没喝。姜戎兵马长途奔袭,强盗们平时享受的多,操练比较少,没有长久的吃苦精神。李威等人又战过半夜。大家都觉得劳累。

        独眼龙嘴里的脏话成堆的出来,不是问候别人长辈,就是问候别人晚辈。

        他问候的不仅是李威等人,还有姜戎兵马。

        带队的将军不时让人催促他:“不要停下来,他们就快撑不住了!”

        独眼龙是昨天出来的,比李威等人多奔波半夜,他觉得自己才是快撑不住了。

        又不甘心离开,就把姜戎将军的家眷一起问候上。

        眼角闪过几棵树时,独眼龙猛的勒住马:“咱们上当了,他们在绕圈圈!”

        森林里没有供奔波不停的平坦路,岳繁京巧妙的利用树木遮拦转了方向,带着姜戎兵往幽塞城的方向奔去。

        李威也同意这样做,看天色这一天又要过去,最近的援兵应该赶到幽塞城。

        他拖延的钟点足够久了,他不是为大家伙儿送死出的城。

        姜戎的将军对这里路不熟悉,听到独眼龙的回话后,当即下令:“把他们包围在幽塞城下。”

        想到能杀死这些人,独眼龙打起精神,带着强盗们紧追不放。

        虽然不在森林里,路上也有树和石头。石头的后面,王小古问带队出来的许张:“是他们吗?”

        王小古有些不满:“他们这是把多少敌兵都带回来了?”

        对于贵人,王小古有满腹的意见。原因无它,他喜欢岳家的繁京。而岳家的老太太只喜欢贵人。

        王小古出城来营救贵人,既想接回岳繁京,也想在贵人面前露露脸,看看自己不比贵人差,有些想法,贵人不宜,赶紧退后。

        他没有看到岳繁京,岳繁京的雪衣外面穿着羊皮袄子。

        李威一行人呼啦啦奔过去,许张可以确定就是他们。他拔剑跳上马匹,准备截杀后面追兵。

        王小古也不是怕追兵多,他东张西望的是:“繁京在哪里?”眼里忽然噙上泪,带着哭腔道:“不会把繁京丢下来吧!”

        李威听到这边动静,对这边看过来,岳繁京看过来。马晃人影动,也让王小古捕捉到。王小古欢声跳上马:“繁京快回城,余下的我挡着!”

        许张百忙之中也撇嘴鄙夷,你挡着?你是没看到追兵有多少人数?再一想这位带着眼睛呢,他就没看到岳姑娘,王小古偏偏看到。

        “放箭!”

        “火药箭!”

        两拨的箭一,雪地里炸出乌烟瘴气,而李威等顺利和许张会合。

        许张见暂时还有空闲,抽空在马上行礼:“大人,您太英雄了,就两巴掌人,还带上岳姑娘,就敢出城。可把廖将军急坏了,他坐在地上哭呢。”

        李威听不出这算赞美,面上无光还差不多。沉下脸:“回去我收拾他,他还算是个男人吗!”

        许张这一记拍错地方,讪讪的恨不能把舌头咬下来。幸好有王小古上来搅局,王小古欢天喜地执起岳繁京的手:“你没事真好,没有我,你怎么能出城?”

        他吐着舌头:“吓死我了。”

        许张觉得真恶心,这才叫不是男人。一拍王小古:“废话少说,赶紧的,咱们护送大人回城。”

        “回城?我家繁京有天大的胆子,敢在敌兵中间走一圈,你许副将原来是个老鼠胆。”王小古神气活现。

        许张悄悄瞅一眼李威,见他没放心上,一块石头落下来。再拍王小古,用上十成力:“你是虎胆,刚才你说挡着,你挡吧,我们回城。”

        王小古看一眼追兵还在整顿受惊吓的兵马,有大把的钟点装个相,抱起手臂,抬起下巴:“咱们一早出的城,城里的围还没有解,这会儿,带着追兵回去,不是能耐!”

        许张冷笑:“那你说什么是能耐?”

        “您看那边,”王小古抬手:“那里,是云州边城过来的方向,山人远远的一看,看到好些援兵在半路上。”

        他眺望着雪空。

        许张恨的要捶他:“你看见个屁!”又不是千里眼。

        李威忽然道:“有道理,咱们索性带着追兵去就援兵。这主意不错。”

        辛蒙江、许张一起急了。

        辛总管总算又想到殿下千金之躯,站在屋檐底下都怕风吹到,怎么能还不回城?

        好歹,幽塞有个城墙。

        许张让王小古看他脸色:“我真的生气了,咱们出城为的是接回大人们,”再加上一句能打动王小古的话:“再接回你的岳姑娘!”

        王小古漫不经心:“繁京不怕,你怕,许副将你自己回城,大人愿意去云州,我也去。”

        许张忍忍气,耐心道:“云州过来得好几天,雪地里更加难走。”

        “云州最外侧的卫所,兵马应该在半路上。”王小古胸有成竹。

        “那咱们今夜回不去,明天也回不去。”许张牢牢领会廖雪峰的含意,他出城为的就是安全接回贵人。

        王小古嘻嘻地乐:“回不去,那就在外面过夜。”

        许张看看面色明显不好的岳繁京,彻底糊涂。都知道王小古爱慕岳大姑娘,怎么,他倒不心疼?明知道岳大姑娘在外面过上一夜,一定各吃不好睡不好,他倒不在意了?

        自言自语道:“你为什么愿意在外面过夜?”

        他的亲兵凑到耳朵根下面,也是一脸的嘻嘻:“您想想,昨夜岳家在城门洞里说的话,祁奶娘说,一起过夜就要定亲......”

        许张恍然大悟,斜眼王小古:“你这个不要廉耻的货!要不要脸,就为你自己的私心,鼓动大人也不回城,岳姑娘也要再挨冻一夜!”

        ------题外话------

        上架了,昨天下午仔才想得到,所以,没有通知,就此感谢不离不弃的老朋友们,欢迎新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