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在城里的人和出城的人

第六十五章,在城里的人和出城的人

        钱德海第一个下去,地窖里果然有一条狭窄通道,出口的位置在城门外面不远,以钱德海的耳力,攻城声音如在耳边。

        他暗想着,岳家姑娘说的没错,果然是城不破就不能出去。城破的时候,敌兵疯狂进入,城外的防御相对低,才是离开的好时候。

        他返身回去,把太子接下来,再下来一个人岳吉环,地窖里就满了。

        盖子放下,处子的幽香如回放的雅乐,和岳吉环压抑的抽噎声同时响起。

        钱德海有些烦,太子却怜惜。

        温和地道“别哭了,你不是很相信廖将军吗?”

        从幽塞人的态度里,太子看得出来廖雪峰在他们心目中的重要性。廖雪峰是李威的家将出身,李名为李威骄傲。李威是自己的人,李名为自己骄傲。

        就想多了解一些,毕竟君臣生死此时由廖雪峰决定。

        岳吉环回话的时候,果然就不哭,黑暗中看不到眉眼,却能看到她的眼睛又大又亮,好似猫在夜晚。

        “廖将军来了几年,这城还没有破过。不过上任守将大人在的时候,城也只破过一回。那一回也不能怨他,那年的姜戎兵马特别多,再加上林中强盗,又勾结一队过路的强盗,城沦陷两天,云州的大人到了,又把我们救出来。”

        岳吉环嗓音黯淡下去。

        那年她的年纪小,抱在母亲怀里躲在地窖里,旁边是姑母岳良菊。守着这地窖的是岳老夫人的另一个陪嫁,平时和荀妈妈地位并肩的牛氏。

        等到幽塞收回,再也没找到牛氏。

        岳吉环是不记事的年纪,脑海里却深刻着牛氏最后说的话“我留在上面,我不是大姑娘,敌兵来了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岳吉环又哭起来“姐姐。”

        “姑娘别再哭了,大人为重!”钱德海心想,你要是把敌兵招来,反倒辜负你姐姐留在上面的一片心。

        岳吉环闷闷的道“嗯!”

        过上片刻,她坚定地道“咱们一定会得救!”

        她不哭,太子也安心不少,又和她扯开话题“你知道为什么那年的姜戎兵特别多吗?”

        岳吉环还真的知道“全城的人都知道,姜戎是小国,人口和吃穿都受到天灾限制,几十年里,有几年城外风调雨顺,他们生的孩子特别多,活下来的也特别多。”

        有些解气“那年破开幽塞城后,惹怒云州的大人们,发兵攻打出上千里,从那以后,直到廖将军到来,再也没有城破过。”

        说到这里,联想不请自来。姜戎兵马隔开这几十年,生的孩子估计又多出来,也到长大的年纪。

        岳吉环忧愁地道“这一回的人兴许也特别的多,林中的强盗也可以生孩子”

        太子知道林中强盗是历年发配到幽塞的人,不愿意在这地方呆着,逃走到林中,人数多了就袭扰周围边城。这本是个严肃的话题,但“生孩子”这话让他莞尔。

        “别担心,”

        不是显摆自己高过廖雪峰,而是云州边城不敢怠慢。太子道“有我在呢!”

        “是的!”

        黑暗中除去话语,还有环佩轻声,岳吉环用力在点头,然后道“姐姐没事。”

        太子也点头,在心里道,威弟也没事。

        估摸着,离午时不到一个时辰,也就离援兵到来的钟点更近。身后的追兵泼风般,李威反而欣喜。

        精骑独行,穿行在大队兵马里,踢到铁板也很正常。

        他们休息足够,走出森林后,面对面遇上一队增援攻城的姜戎兵。别说对方看着人少不肯放过,李威出城的本意,本就是牵制姜戎兵马,为廖雪峰得到援助争取钟点。

        数箭一发,这大队的人马跟着来了。

        辛蒙江边打马边骂“他们是不是傻?不攻城了吗?分一队人跟着咱们不就行了!”

        李威咬着牙笑“正好。”

        小简大笑“辛总管你想的太好,一小队一小队的吃人,人家听见了!”

        “死小鬼,全跟来了,咱们正麻烦着呢,亏你笑得出来!”辛蒙江转而骂他。

        小简笑声立止,狠狠翻了辛蒙江一眼。

        死小鬼?

        又骂自己!

        知道自己爹是谁吗?知道自己娘是谁吗?辛总管你能比吗?

        算了,公子哥儿在这队伍里不值钱,早在京里就试过几回。不管是田洛还是辛蒙江,两个总管因都是穷人出身,都不把“纨绔”放眼里。

        小简的出气方式,就是回身张弓,“嗖嗖”几箭射出去,几个姜戎兵应声而倒,他还不满意,闪电般背好弓箭,双手略抬,疾风破雪声如电如幻,身后的兵马成批的倒下。

        小简见到放声欢呼“兄弟们射马,射马才对!”

        疾奔的大队兵马,最前面的马倒下来,把后面的直接绊倒。小简射倒的没有几个,是见到他手里没拿弓箭,没防备而马挨着马追赶的人大意。

        小简不无得意,横田洛一眼,田副总管最讨厌。再横,才是辛蒙江。

        辛蒙江大怒“带着暗器有什么了不起?这是打仗,打仗有用暗器的吗!”

        耳边又有几个人欢呼,凡是家里有底子的,都有暗器。一时间,破空声细如夏日蚊虫低嗡,身后摔倒的声音越来越多。

        田洛冷笑,果然,有钱就是了不起!一群纨绔!

        回头看看,大队的姜戎兵没有见过精细暗器,以为是厉害的新式武器,迟疑着住马先救倒地的人。

        李威沉下脸“他们不来了,怎么办?”

        在他们面前不远的地方就是森林,李威本想引到森林里,利用岳繁京熟悉地形,就好个个击破,这下子成空。

        小简搔头“哎呦,好像暗器发早了。”

        辛蒙江和田洛一起鄙夷,纷纷再骂,纨绔就是纨绔!

        就知道显摆。

        小简看不下去,低声下气地道“我再去把他们引过来。”身后忽然传来马蹄声,一队衣着杂乱的人马奔出森林。

        岳繁京惊呼“林中强盗!”

        她是带路的,当下一带马缰,拐个弯儿就对着另一个方向奔去。

        后有追兵前有强盗,李威来了精神,高喊道“岳姑娘回来,咱们冲上去。”

        ------题外话------

        错字再改,仔先吃饭去,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