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拼命为妻,走了的是妾

第六十章,拼命为妻,走了的是妾

        英王李威来到幽塞以后,廖雪峰浑身上下的骄傲劲儿,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不久以前廖将军闹着出城找李威,更是哭过“我家的爷”。当兵的在不知道怎么称呼李威时,就用“廖将军家的贵人”来表示。

        岳繁京的下落一出来,当兵的这个面对的可就不止岳良菊,岳家的人一拥而上把他拦住,七嘴八舌地问道:“在哪里?”

        “为什么出城?”

        “你真的看见了吗?”

        当兵的腿肚子打颤,忽然觉得抵御时受的伤不痛了,劳累也没有了,只有满心的哆嗦。

        “我.....我也没看清楚,那位大人出城的时候,中间夹着一个穿大红色雪衣的人,像是位姑娘,”

        “衣服是什么式样?”

        岳家人的眼光还是要吃人那种。

        当兵的缩缩肩膀,他哪里说得出来女人衣裳式样,嚅嗫道:“绣着花,很好看,绣着花,很好看......”

        岳望京走上来:“是宝相花吗?”

        当兵的只是点头:“嗯嗯。”

        岳朝环猜到他不一定认识女人衣上的绣花,抬手描画着:“是这样的花,这样开着,你想起来了吗?”

        “嗯嗯。”

        岳吉环问道:“是灰鼠皮毛衣,是祖母的衣裳改的,又厚又暖和,你见到的?”

        “嗯嗯。”

        当兵的一个劲儿的胡乱点头。

        还是廖雪峰问的有模有样,把守城门的士兵叫过来,挨个的回忆。把每个人的话凑在一起,这就出来的挺细致。

        廖雪峰自言自语的复述着:“我家爷只有十二个奴才,加上他十三个,倒出城十四个人?都看到是个姑娘,却没看到脸?”

        岳良菊责备城门兵的话浮到大家心头,当兵的不敢说,廖雪峰知道英王不是拐带姑娘的人不会说,还是由岳良菊说出来。

        她面对岳老夫人痛哭:“母亲,繁京让贵人劫财劫色了。”

        “啥?贵人!”

        祁氏悠悠醒来就听到这句,干瞪着眼睛道:“聘礼不能少于十八抬,老太太给大姑娘准备的嫁妆,再加上五爷五奶奶留下的,还有我和春枝两个人,算得上十八抬嫁妆。”

        “啥?还带上我!”

        春枝乐了:“妈妈,真的肯带我吗?”

        春枝生得伶俐秀美,才能到岳家做工。和同龄的姑娘们只能在家里做活相比,春枝在岳家只侍候一个姑娘,活不重到时常去厨房找活干,不在家里吃穿,还有钱给家里,亲戚和邻居都说这就出人头地了。

        幽塞城里有地位的人有几家,药铺赵家也雇人,王奶奶家也雇人,都不如春枝这当贴身丫头来的轻松。

        春枝暗自盘算着,很想跟着岳繁京到她的婆家。这样她的工钱就可以一直领下去,就像岳老夫人面前侍候的荀妈妈,家里的老爷奶奶们都客气着说话。

        据说荀妈妈的月钱很不低呢,还时常穿着岳老夫人赏下来的衣裳,走动起来,简直就是家里的另一个老太太。

        在岳家做工,春枝的眼界大开。原来她想的挣几年钱,就回家定亲成亲过日子。却发现日子还可以继续在岳家吃大锅饭,有好衣裳穿。定亲成亲也不耽误。

        春枝很不愿意离开岳繁京,因为她知道有很多的人愿意顶她的班,愿意当姑娘的侍候人。

        岳家对下人不错,一直用着,也就很少换下人,春枝能进来,常说自己运道高。

        祁氏的话让春枝喜出望外,正要说谢谢祁氏,祁氏看她一眼,叹上一声:“唉,春枝不是卖到家里的丫头,她自有爹娘自有家。”

        不是能带着出嫁的人。

        春枝急了:“带上我吧,带上我吧,我这么大的人,很会干活,可以算一抬嫁妆呢!”

        出城的贵人既然是廖雪峰家的爷,祁氏瞅着廖雪峰,春枝附合着也瞅。

        岳家丢了姑娘,廖雪峰这会儿不敢惹岳家,所以在肚子里嘲笑个不停。

        十八抬嫁妆就想嫁殿下?

        十八抬?

        如果放在京城里说,这是侮辱殿下,这是要治罪的!

        还嫁?想得美!

        场面这阵子的乱,太子李名傻眼的看着,好似听惯金笛玉琴声,乍一见乡村俚语,一个字也接不上来。

        岳良菊发疯的时候,钱德海更是吓的把太子推到身后,更没有李名说话的地方。

        直到祁氏开始谈论嫁妆,李名扑哧一笑,想到英王李威现下没有妻子。本应该接着这个想下去,但是城外喊杀声犹在,仗还没有打完呢。

        李名温和对钱德海道:“让他们先回去吧,不管岳大姑娘是跟着威弟同行,又或者不是,都会帮他们直到找到。”

        “不行!要见到繁京再回家。”

        岳良菊不答应,纪氏周氏杨氏不答应,岳望京四姐妹更不答应。

        “咱们回去吧。”

        岳老夫人自从听到孙女儿跟着冰碴子大人出的城,就默然不作声。此时她招呼着儿孙们,边缓缓转身,特意的对女儿伸出手:“外面冷,咱们回家去吧,别给大人们添麻烦,他们已然知道了,就会帮咱们把人找回来。”

        祁氏是年年月月复日日的向岳老夫人看齐,学她的骄傲,学她的尊贵,就难免揣摩岳老夫人很多。

        祁氏觉得自己是第一个懂这番话的人,她跟在岳老夫人后面絮叨:“您常说,拼命为妻走了的是妾,咱们这可得拼上一回吧?人这算给他了,先定亲!这大半夜的拐走姑娘,没名没分的哪能行!聘礼嫁妆媒人这些,等回家细细合计出来。”

        目送一行人走远,钱德海抽着嘴角:“拼命为妻,走了的是妾,廖将军请你解释解释,我也算肚子里有墨水,前科中的是文武两科,我怎么听不懂呢?”

        廖雪峰肃然起敬:“原来是前科的高才,所以听不懂聘则为妻奔为妾。”

        钱德海冷笑:“你讽刺我?”

        廖雪峰回以冷笑:“我家的爷出城喝雪也没个人拦着,我哪敢讽刺你?”

        太子李名心头一痛,劝道:“这事怪我,我也没有看出来。”

        廖雪峰这才无话可说,他还是能认识到李威敬重的这位爷份量。

        王小古在一旁心思转悠开来,大半夜的在一起就得定亲?这事儿好啊。

        见到廖雪峰让开城门,先出去一队人四下里寻找,并帮助城外卫所抗敌,王小古头一个报名:“我我,我愿意去。”

        ------题外话------

        错字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