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不敢惹、不敢惹

第五十九章,不敢惹、不敢惹

        攻城一旦停下来,幽塞城里抓紧修整。吃官饭的修整城墙,各家各户清点家人。岳家从上到下什么人都在,独独不见岳繁京。

        收到回话,全家人毛骨悚然。

        幽塞城里避难所很多,虽然不是都相通,却可以利用不同人家的避难所,从容的去往城中各处。

        这种时候还没有回来的人,往往再也回不来了。

        岳繁京有没有可能在别人家的避难所里呆着,应该不会。危难的时候不回家,会引起家里人无限的忧愁。岳繁京虽小,却是个懂事姑娘,她不会这样做。

        城并没有让攻破,不存在回家来的街道不通行。

        要说城还没有让攻破,岳家怎么就哭天喊地上了呢?城头完好的情况下,掳几个人走,也不是罕见事情。

        而岳家能走到城门这里,已经是找过梁大相公家、赵大掌柜家、秦家等岳繁京常往来的人家。

        梁家说没有看到,赵家说不曾见过,秦玉莲哇的一声哭出来,让岳家的人心如刀搅。

        他们接下来能做的,就是来找廖雪峰,请他帮忙查查岳繁京是怎么丢的,再想法子找回来。

        岳老夫人左手扶着大儿子岳居功,右手扶着三儿子岳行前,幽塞精明人二老爷岳占先专心的想对策,后面跟着纪氏、周氏、杨氏三个妯娌,老姑娘岳良菊和几个小姑娘,都是边走边哭。

        “厚来,我对不起你啊......”岳老夫人口口声声哭着小儿子,岳繁京的父亲。

        纪氏、周氏和杨氏三个哭得哽咽难言,也是道:“伯母对不起你啊,繁京。”

        不管抓阄弄出多大的隔阂,一家人总还是一家人。

        岳良菊捶胸顿足:“让我死了吧,怎么不抓走我,拿我把繁京替回来吧......”

        余下四个姑娘:岳望京、岳朝环、岳吉环、岳爱京边哭边负责照看岳良菊不要摔跤。

        奶娘祁氏走在最后面,几回哭得随时晕倒,幸好有春枝流着眼泪搀扶她。

        他们连太子李名在这里都没有看到,眼睛里只捕捉廖雪峰。见到以后,岳老夫人带头,呼呼啦啦的跪下来。

        廖雪峰说着这可使不得,双手去扶。岳老夫人已是一个头叩在雪地上:“救救我的孙女儿,廖将军,我的大孙女儿不见了,这让我可怎么办啊.......”

        “城没有破,也没有进来敌兵。”廖雪峰纳闷地道:“兴许躲在别人家里。”

        岳良菊尖声道:“我们挨家找过了,廖将军,帮帮忙吧!”说完,“砰”地一个头击得雪地有声。城门挂的灯笼明亮,岳良菊的额头已然青了。

        廖将军有些害怕,秀才遇到兵说不清,当兵的遇到老姑娘也一样怂。幽塞城里出名的老姑娘岳良菊,犯起病来只有一个称呼,疯子。

        廖雪峰让开身子,连声下令:“来人,去城里找找岳姑娘。”

        耳边,又一个尖声比夜猫子叫还要吓人,祁氏放声哭道:“我的姑娘啊,以后谁管我啊.....”

        这嗓音笔直的冲上云霄。

        城头上连蹦带跳下来一个人,有着战火痕迹的衣裳,让雪吹久了灰扑扑的脸,这是帮忙守城的王小古。

        王小古大惊失色:“繁京?她不是回家了吗!”

        “你在哪里看到过她,什么钟点见到?”岳占先是家里最清醒的人,发问也明了有力。

        岳家的人一起住了哭声,眼光嗖嗖的看过来。

        王小古呆呆地道:“我带她看年戏,后来攻城,我送她到赵家药铺的门外,她知道从那里怎么回家,我往家里看看爹娘,就往城头来了。”

        岳占先和他一起扳起手指计算:“从赵家药铺到梁大相公家,从梁大相公家再到梁家姑太太家,再走半条街就可以到家了?”

        两个人面上闪过惊吓,王小古痛叫:“不会,她早就应该在家里了,她在哪里,她在哪里?”

        岳占先一把揪住王小古衣领,忍到现在的泪珠也滚滚而落,举起巴掌来骂道:“你怎么不送到家?你怎么不送到家!”

        岳占先不见得真打,斜刺里出来一个人,拿脑袋对着王小古撞去,带的风声都呼呼的,这是真撞。

        王小古有身手,一闪一让,这个人攒足的力气对着墙过去。幸好春枝没放松,最后关头抱住她的裙角,才避免血溅当场。

        这个人是祁氏。

        祁氏咬牙切齿,对王小古新仇加上旧恨:“不是好人!我家有贵人呢,你拐带大姑娘,不要脸!我家有贵人呢,还我大姑娘的命来。”

        新仇是岳繁京没能在贵人面前转悠,旧恨是王家的奶奶从来讨厌。祁氏重新攒足力气,对着王小古又要再撞。

        春枝这回死死的抱着她,哀求道:“奶娘,大姑娘已经不见了,您可不能再出事啊。”

        祁氏气喘吁吁的,也觉得脱了力,忽然浑身酸软,眼前一黑倒在春枝身上。

        春枝大哭不止:“奶娘,你醒醒。”

        这一幕彻底惹恼另一个人,全城都怕她犯病的疯子岳良菊一卷衣袖,一双手指甲尖尖,对着王小古就扑。

        “我和你拼了,还我的侄女儿!”

        “娘呀,我可不敢惹你。”王小古轻轻一挣,就把岳占先挣开。麻溜的一个转身,拔腿就跑。

        岳良菊跟后面就追,王小古慌不择路,跑的方向不对,一看前面是城门。

        险险的从岳良菊指甲下面溜过,王小古寻思下这里没有人能制住岳良菊,对着廖雪峰跑去:“廖将军救我。”

        “唰啦。”

        廖雪峰带着城门附近的士兵,给王小古让出一条道路,一点儿管的意思都没有。

        王小古就在城门下面和岳良菊绕起圈子,打仗时也没吭一声的王小古,叫的比祁氏还要尖:“谁来救救我,救命啊......”

        “那个,我好像看到过岳姑娘。”城门内的一个士兵咽口唾沫,小声地道。

        王小古魂飞魄散没有听见,岳良菊不知道什么耳朵,她却听见了。

        举着一双尖指甲,岳良菊冲到士兵面前,恶狠狠地道:“说!我侄女儿是不是你骗财劫色了!”

        当兵的情不自禁也迈步就跑,边跑边道:“不是我,是和廖将军家的贵人出城去了!”

        ------题外话------

        哈哈,谁也不敢惹岳良菊。

        忽然发现推荐票子严重的少了,以前系统会自动生成一张,如今在哪里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