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幽塞城里发现失踪了人

第五十八章,幽塞城里发现失踪了人

        不管在任何时候,和敌兵的交战都生死攸关,冰碴子大人却想得到弄来一件厚袄子给自己御寒。

        岳繁京双手接过,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如果说和冰碴子大人一路行来,对“贵人”这个名称的看法越来越好。那么此刻皮袄子上散发的怪异气味和温暖,融化岳繁京心头对贵人最后的恶感。

        家里有位老姑娘姑母,凭是谁就能轻易的彻底改变看法?

        却被这件皮袄子添上最后一把火,世上再多的冰寒也一触就化。

        岳繁京往身上披,感觉披的是无数日光,或者一把暖暖的真诚。他尊重她,也尊重幽塞小城,在岳繁京成长到今的十几个年头里,冰碴子大人已上升到她生命里最敬佩的人。

        很想甜甜的一笑,面颊却硬的如冰块扯不动。岳繁京想像中自己的面色不是铁青,也一定彤红。

        确实,她需要这件皮袄。城里的风雪从来不能和城外的风雪相比,而他们追击敌兵的过程里,不时的越过森林笼罩幽塞的那段,在森林的边缘行走着,无遮无挡的遭遇飓风。

        那从远处刮来的,前面没有森林为屏障,后面没有幽塞为拦截,一长串子肆意天地的风雪,足可以把人冻僵。

        而今不敢说暖和,却如在自身点燃不会熄灭的火焰,时时提醒着岳繁京,她若无愧于这件带着战火的皮袄,就好好干活吧。

        队伍重新上路,还是辛蒙江、田洛顶风冒雪在前面,英王李威在后面,再后面是岳繁京。余下的人分列在两边和殿后。

        风雪凄迷里很影响视线,但岳繁京精准的又一回找到下个姜戎兵的给养营地。

        不可能每次都有惊马可以利用,李威等合计出一条合适的主意,再次毫不惧怕的扑上前去。

        岳繁京望着他们,脑海中久久回荡着,这是一群多么可敬的人啊!

        ......

        廖雪峰的面庞在恐惧的作用之下,看上去变了形。他抽出腰间的马鞭子,对着回话的城门士兵没头没脑的抽去。

        “出城了!你让他们出城了!我打死你这个混蛋!”

        “廖将军,现在正用人呢。”他的亲兵熟知廖雪峰的脾气,也就看得出来廖雪峰动了真怒,几个人一拥而上,抱胳臂的抱胳臂,抱腿的抱腿,把廖雪峰控制住。

        不会有人堵廖雪峰的嘴,廖雪峰破口大骂:“滚,谁拦我,我打死谁......”说到这里眼睛红了,大骂改成号啕大哭:“我的爷啊,我的爷......若是有个闪失,我死一百回也不够啊......”

        相对于鞭打,回话的城门士兵更害怕廖雪峰的哭喊。控制廖雪峰的士兵也吓了一跳,互相看看不知所措。

        大家把廖雪峰松开,廖雪峰也不再打人,毕竟城门士兵也没有错,英王殿下说他身负重要公文,又由廖雪峰的表现验证过是位大人,谁会不放行?

        廖雪峰坐在雪地上继续的哭,士兵们傻乎乎对着他发呆。直到廖雪峰一跳起来,吼道:“点兵,带马,去救人,快去救人!”

        他认清马在哪里,翻身就上马鞍,还没有坐稳就虎吼:“开城门!”

        他的第二句话是:“赵副将,你他娘的去哪里了,从现在开始给老子守城!”

        和另一句话撞上。

        “廖将军!你不守城了吗!”

        钱德海带着侍卫们簇拥太子李名走来,钱德海大骂出声。

        廖雪峰血红着眼睛:“赵副将,你他娘的出来应付!”

        钱德海气的肚子快要炸破,对着廖雪峰扑过去:“你刚才守的不错,就认你了,给我下马来!”

        一伸双手揪住廖雪峰的腰带,硬生生地把廖雪峰从马上高举过头。

        廖雪峰刚打退攻城的人,杀气重。

        又得知英王李威私自出城,廖雪峰知道英王不可能弃城而走,只能是迎敌去了。焦虑重。

        造成廖雪峰的火气不比担忧太子安全的钱德海差。

        见自己身子腾空,廖雪峰在空中就把钱德海的双手解开,在钱德海身上借足了力,人还没有落地的时候,一声大喝:“你也给老子滚!”

        把钱德海摔了出去。

        廖雪峰轻轻巧巧落地,偌大的个头几乎没有声音。

        李名喝声:“好。”温和的对廖雪峰走去:“廖将军,你急,我也急,如果威弟有个闪失,我誓将姜戎拆成碎片,也难报此仇。但是现在还不能确定他落到姜戎兵的手中,你不能就此意气用事,把你的职责抛下来。”

        廖雪峰委屈上来,跟个孩子似的又哭起来:“那是我家的爷.......”他的意思是除去他,别人谁会在乎英王生死?

        李名让哭声带出心头忧愁,又引动满腔怒火,忘记钱德海来到以后,就死谏太子不能暴露身份,这幽塞城的兵马太少了。

        他就在原地朗朗出声:“八百里加急!传云州兵马速来解危!八百里加急,传京州兵马、传青州兵马......”

        廖雪峰瞪大眼睛支起耳朵,这位爷可是把包括云州、又和云州相邻的兵马传了一个遍。

        换成平时,如果不是幽塞城破的话,云州只会调动附近卫所和小城池的兵马,云州自己的兵马都未必出动。幽塞这地方,实在是战火太频繁了。

        不是大仗的话,云州也要提防调虎离山。

        廖雪峰和周围的士兵们一起脑海里嗡嗡作响,都是一个想法。但很快廖将军找到答案,他早就猜测这让英王后退一步的人,是另一位殿下不是吗?

        廖雪峰紧张的打断太子,隐晦的提醒道:“爷,已求援兵。有话,咱们回岳家说去。”

        只这一句话,钱德海原谅廖雪峰刚才的暴躁。跟上廖雪峰,也道:“爷,您有话先吩咐我。”

        太子李名愤怨满胸,恨不能也站在这里顿足大骂:“英王若有闪失,决不放过一个。”

        但是他只得忍下来,原因无二,幽塞的人马太少了。如果放出英王在这里的风声,只怕姜戎兵马拼死也要把英王拦截在城外雪中。

        李名敢来到幽塞这小城,他不见得没胆,而是不至于一点小心也没有。对廖雪峰和钱德海点点头:“趁这会儿不攻城了,你们随我来议事。”转身对城外走去。

        通往岳家的道路上,踉跄着走来一群人,有哭声扑天抢地:“繁京,你在哪里,你去了哪里?”

        ------题外话------

        阴天,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