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披上这件衣服

第五十七章,披上这件衣服

        飞雪连天里的战火,狰狞而又凶戾。远处散开的十二个人,步步都有凶险,时时都遇危机。

        但是在岳繁京眼里,前路灿烂秀美而值得期待。要知道人最大的困难不是没有富贵,而是没有希望。

        岳老夫人天天念叨着贵人,岳家却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贵人,难免堆积的都是怨言。怨言让眼前阴暗,也让日子变得没有奔头。当人愿意低下高贵的内心时,也就只有唯一的一条道路,那就是得过且过,眼前有滴子水,也拿它当成至宝。

        至少这滴子水,它唾手可得。

        岳繁京的日子里远远不止一滴子水,她有王小古,很能读书,王家对小古寄予很高的期望。王小古对自己也有很高的期望,背后对岳繁京说过。

        “你家祖母是南边儿的小姐,总说江南好。我爹和我在书上看到的,也常说江南好。如果我放官到江南,那咱们俩个可就美了。如果我没有放官到江南,我以后也会升迁到江南,那咱们俩个可就美了。到时候接出爹和娘,再接出你家祖母,也免得她到老了还在心里放一桩事情,苦了她,也苦了你家的人。”

        岳繁京回以微笑,心里却不以为然。岳老夫人的旧执念折磨自己,也折磨一家子人。岳繁京觉得嫁王小古就算好亲事,至于祖母的话,只会更让人提不起精神。

        天底下纵然有贵人,纵然有好事儿,也貌似轮不到岳繁京。能有王小古,岳繁京已经觉得足可珍惜。

        在今晚收到王家父母的示好以前,就是爱意频频的王小古,岳繁京都不敢指望。

        她的心做茧自缚,把任何的好都隔开一层。这茧的胆量芝麻绿豆般大,四平八稳的事情才能接受。稍稍有点奇异的好,岳繁京都不敢想像。不是岳繁京没有见过世面,而是天天看着姑母岳良菊憔悴下去,天天看着祖母自欺欺人,她实在拿不出信心。

        这世上没运道的路,都有走到头的时候。喜悦的日子可以再续上喜悦,灰心的日子却有谁是愿意续的呢?

        总会到头。

        就像这眼前小范围的厮杀,没有千军万马的呼声,也不带霹雳雷霆。但震撼幽塞,震撼边城,震撼岳繁京。

        她分明看到精兵良将、仁爱之心。于是前程只要稍奔一奔,也就如花似锦了不是吗?

        她只顾着想,全神贯注的看着李威等人的凶险,在心里默默为他们祈祷着,却忘记她站的地方离这小小的沙场也并不远。

        有姜戎兵马发现她和小简,数枝羽箭穿风而来。

        “岳姑娘,小心!”

        小简舞动兵器迎上兵器,但也没有大意到以为自己就能包揽一切,还是示了个警。

        随着呼声,李威也看过来。

        岳繁京轻轻的一侧身子,就漂亮的把自己挂到马的一侧。新年的雪衣仿佛凤凰展翅,在雪中划出一道绚丽。

        她说很会骑,不是吹的。

        在这个时候,小简顺利的把所有羽箭打飞,喝了一声好。李威也赞赏的咧一咧嘴角,带着辛蒙江对着偷袭岳繁京的姜戎兵马赶去。英王是名师教出来的能耐,侍卫总管这个官职又不是高手不能当,主仆没几下子,就把这几个姜戎兵马解决,看看追兵只剩下七、八个,李威招手:“走。”

        岳繁京心领神会的在前面带路,把大家带到森林里,借着树木可以在交战中形成阻挡,七、八个姜戎兵没敢再追。

        看着几个黑点似的人马,辛蒙江把他的兵器重新扬起,兵器上面还有流动的血,缓缓中让冻住。

        “爷,要追吗?”

        “让他们回去报信,知道知道厉害,也就不敢一鼓作气的再攻幽塞。”

        北风吹荡的天地寒,也吹的李威头清心爽。

        天地无垠残酷激荡,敌众我寡随时生死,这真不是一个好环境,却是彰显忠信情义的万金不换之地。

        从这血的洗礼中走出来,李威这才真正自己认可自己,可以立足于朝堂,可以无愧于朝纲。

        常年关在玉堂金马之中,虽运筹帷幄,却也难逃纸上谈兵的名声。

        而今,他圆满了。他继出身高贵、地位出众以外,又加上关键的这点,跃马边城。

        看一眼毛遂自荐的向导,岳姑娘有莫大的功劳,还没有等他说什么,耳边传来侍卫副总管田洛的询问:“爷,轮到咱们一鼓作气,再去下一个补给的地方,杀他个痛快。”

        田洛也有和李威差不多圆满的心情,京里的治安永远比别的地方好,英王殿下的身份注定他大多时候与别人勾心斗角,而不是比划拳脚。侍卫总管们空有一身功夫,大多用于防范上面,几乎没有这种酣畅淋漓的对战。

        田洛的意思咱们抓紧钟点,因为大家是偷跑出来的,而幽塞的周边随时会出现援兵,到时候,还上哪儿摸得着这种机会,只能全心全意的应付太子殿下的怒火。

        “休息一刻钟。”李威板着脸拒绝田洛。

        岳繁京立即就收到这关怀,她的愤怒汹涌而出:“我不累!”

        岳繁京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总是小瞧自己,他们厮杀不觉得累,自己原地呆着倒应该拖累大家休息?幽塞,还在战火里呢。

        “那,你披上这个吧。”

        李威从马鞍桥的下端,抽出一件宽厚的袄子。哪怕这是夜晚,也看得出来不太干净,并且上面带着浓浓的异国风情,这式样出自姜戎一族。

        李威默然的带马走近岳繁京,但眼睛没法看她。

        他认为岳姑娘配得上最精美的衣饰,但是他现在拿不出来。

        辛蒙江的到来,带来殿下的马,也带来马上一直准备的衣服包袱,包袱里一直包着替换的华丽雪衣。但是在把马交给廖雪峰照顾的时候,辛蒙江把包袱拿了下来。

        重新牵马出来,包袱也就不在马上。

        现在天寒地冻,岳姑娘一件雪衣不足以保暖,可李威只拿得出来一件敌兵那里得到的袄子。好看肯定没有,尊重更谈不上,唯一的长处是保暖。

        ------题外话------

        下大雨了,天暗的像冬天,不能出去跑步了,仔又要接着胖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