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岳家也有优点

第五十一章,岳家也有优点

        太子从来没有说话这么客气过,公开承认即使他亲自督战,这功劳也是廖将军的。

        廖雪峰听得出来话意,心里痒痒的很想答应,但总算话到嘴边把住门,对英王李威望去。

        这一位贵人看上去比英王的身份还要高,廖雪峰早就猜测出来,这应是一位皇帝的血脉。

        他也曾猜想过是太子殿下本人,但如果真的是这样,廖雪峰可没有胆量承受这个结果。

        他幽塞的人马可不够多,保护不了这么尊贵的人物。

        在自己能接受的情况下,就当太子是另外的殿下吧,饶是这样,殿下想在这里捞点儿军功也好,真的不惧强敌也好,廖雪峰都觉得脖子后面冷嗖嗖。时刻提醒着,倘若他擅自答应殿下守城头,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有一把刀落下来吧。

        在超过一位以上的贵人面前,死心塌地的乱搬自己的真实靠山,这不是作死的行为,也能把别的贵人得罪到家。但是廖雪峰这不是没有别的办法,这个主意他拿不了,有请英王殿下的好。

        李威看出太子的斩钉截铁,沉吟着斟酌怎么劝才能让太子又有颜面又听得进去,一旁,钱德海着了急。

        彪悍的大汉扑通跪下来,抱住太子双腿放声大哭:“爷,您听我一句劝吧,”

        廖雪峰面对两路敌兵进犯都不怵,再次听到钱德海的痛哭,每一寸肌肤都骤然出现无数虫子在爬在搔,膈应得廖将军差点一个踉跄摔出去。

        肚子里又有一股酸水往外面冒,廖雪峰拼命在心里安慰自己,他哭能阻止贵人犯险,对自己只有好处,才没有吐出来。

        他的感受,同样也在太子身上。太子脸涨得通红,骂道:“走一路子,你走一路子人,爷的脸已经让你丢光,走开!”

        殿下对于这个自从离京后就比老妈子还要老妈子的忠心侍卫,忍耐达到顶点。

        吃口民间的菜,钱德海说:“爷,仔细肚子疼。”

        走到百姓中间说说话,钱德海说:“爷,仔细过上病。”

        眼看着满城百姓都可以化身为士兵,应该保护他们的太子却缩头缩脚,李名忍无可忍不想再忍,一脚把钱德海踢开,扭脸对着李威怒气冲冲:“我说上城头,你还呆站着干什么!”

        俗话说的好,擒贼先擒王,压制住钱德海,在这里敢于劝阻的人,就只有英王李威一个。

        李名毫不客气的把李威也顺便拿下,耳根子下面就可以太平。

        “大哥,我来保护你,”

        郦明先叫着喊着跑过来,后面追着岳爱京。

        岳爱京也是大叫:“大人,快跟我躲起来,廖将军打仗很厉害,很快就没事。”

        廖雪峰把贵人带到岳家,决计不是成全岳家,而是认为岳家的姑娘可以添个香暖个床,是他眼下能找到的人里,最好的丫头人选。

        听到岳家小姑娘这推崇他,廖雪峰微微的红了脸,“等仗打完或许可以为岳家指一条还京的明路”这想法一闪而过。

        出门在外掩人耳目,郦明先以“兄长”称呼太子和英王。既然是兄弟,说话哪有分量。

        太子轻描淡写的就把郦明先打发:“你留在这里也是添乱,廖将军还要分心分兵照顾你。去吧,跟着岳家小姑娘去吧。”

        郦明先对太子的话如奉圣旨,而太子的嗓音虽温和,眼神凌厉的令人害怕。

        以郦明先对太子的了解,拉来再多的牛也劝不回太子殿下,他乖乖的听话比较好。

        在钱德海鄙夷的眼光中,岳爱京把郦明先拉走。

        钱德海拼的职责是哪怕他死,也给太子一番安宁的天地。他拼死再谏,扑通又跪到李威面前:“您给拿个主意吧!”

        张开双手又打算抱李威大腿。

        李威在看出太子主意已定的时候,毕竟他也是保护太子的人,一个主意就在心里拿定,见到钱德海奔着自己过来,一个闪身让开来,提起钱德海的耳朵,低声嘀咕几句。

        太子皱眉头:“你们在捣什么鬼?”

        钱德海已嗯嗯连声,从地上爬起来,泰然自若的站回太子身侧的前方,重新充当侍卫的角色。

        从他脸上的表情来看,刚才那痛哭的人竟然不是他。廖雪峰满身的鸡皮疙瘩刚下去,对着这把老脸皮厚收放自如的人,又泛起来一层。

        李威摆脱钱德海,来到太子的面前,慢慢的进言:“咱们就在这里,遇到事情哪能躲开?”

        太子微微点头:“还是你晓事。”

        “有您在,您就是主将。主将也可以冲锋陷阵,但是还没有筹划好,也没有任何调度,您就冲杀去了?勇则勇矣,您置幽塞百姓的生死在什么地方?”

        李威侃侃而谈,钱德海听得心旷神怡,廖雪峰听得满心佩服。

        这两个大汉都暗想,到底是英王殿下,随便就是一个主意,还很奏效。

        太子听完果然是无奈的,而且不能反驳。他要是继续坚持到最危险的地方去,自己也知道是给侍卫们找事情,并且一顶“不顾百姓生死的”大帽子扣下来,压得他哑口无言。

        而想想也是,李威的话切中利弊。太子不管站在哪里,都将牵制廖雪峰全部的兵力,并且极有可能忽略全局。

        太子的脸面上有些下不来,对着李威冷笑:“好吧,按你的来,你舒坦了?”

        李威陪笑而不敢回话,从他的旁边出来一个人接话:“既然大人们眷顾本城百姓,有个方便商议的地方又方便离开的地方最好。去我家吧,我家的避难所又沉又隐蔽,离城门也近,需要去别的城池避难并不费事。”

        大家斜眼看他,也看到他身后的人,太子李名这才注意到岳家的人还在这里。

        岳老夫人的白发在风雪中摇动,她的人却笔直如松。受她的影响,岳家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都在这里。哪怕城外的火光不时的暴起,也没有让岳家的人有后退的想法。

        英王李威总算觉得岳家的人也有长处,这种时候还能守着太子殿下,尽管他们知道廖雪峰会守城,但没有胆量办不到。

        好吧,还京!

        并不是很让人不能接受的想法不是吗?

        ------题外话------

        起不来标题,起不来标题,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