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有这样的百姓

第五十章,有这样的百姓

        新年里发动的战争,往往自带另一个烙印。抢钱抢女人这个原因退后一步,第一个原因就是来剥你幽塞守将的面皮。

        任意一位强悍能干的守将,平时或许宽松,过年过节的日子里一定严守紧防范。

        对于再强大的国家来说,边境线上自古都不会平静。但不管边城是什么样的不平静,都不能否认国家的强大,及外敌的国土资源远远不如。

        廖雪峰不知道前任的守将们是怎么想的,但自从他第一天踏上这片土地,胸膛里就埋下深深的耻辱感。

        他有地大物博的国家在背后,他出自英王门下,他没有理由不守好幽塞这座小城。

        有这种想法为主,听到哨兵报凶险,廖雪峰的心情平静的如在春风里。完全没有一点儿丢人感不说,而且更加的沉稳。

        哪怕他的嗓音凶狠吓人,哪怕他也有燃烧起的怒火,相比于他早就加给自己的荣辱之感,都不算什么。

        这位守将早就把耻辱看得比天还要大,区区的一次进犯,区区的一次破坏过年过节,丝毫动摇不了廖雪峰。

        早就把荣辱看得比性命还要沉重,廖雪峰也没有理由不镇定、不冷静、不沉着。

        他在吼声里霍的一个大转身,凶神恶煞的逼近回话的哨兵,仿佛他就是进犯幽塞的敌人,仿佛瞪着他就能毁天灭地,瞬间救幽塞于水火之中。

        但一双眼睛里射出的精光,定如磬石宁如静水,没有半点儿的慌张。他浑身散发出的气势,就是不认识他的人在这里,也轻易就看出廖将军胸中有沟渠,远非当着贵人的面装相。

        太子李名看在这里,对李威就是一个赞赏的神色。言下之意,廖雪峰是个不错的守将。

        李威谦逊的笑了笑,只有心底泛起小小的一片得意。

        英王殿下总领天下捕快,是刑部里当家作主的人,不应该插手到军中。但是他身为皇家的一员,从小的时候就受到忠君卫国的教导。又和太子关系密切。不是李威贪心,而是廖家既然父当武将,儿也愿意走武将这一条道路,李威不介意成全。

        幽塞虽小,却是李威在京里反复询问边城局势时,他最关心的地方之一。

        幽塞的官职不高,也能磨练廖雪峰的心志。让他真刀真枪的升迁,英王殿下即使稍加照顾,别的人也说不出来什么。

        在这个时候人人看得出来廖雪峰对幽塞的感情,太子李名都有赏识,英王李威哪能没有一丁点儿的得意呢?

        要知道不是所有的人在这天高地远的小地方都守得住,比如岳家居住已到第三代,岳老夫人心心念念的还是“还京”。

        也不是所有的守将在骤然听到敌袭时,都认为此地是某将地盘,没有熊心和豹子胆,凭什么来?

        廖雪峰的表现是狞笑着,英王的内心是骄傲着。

        “敌兵分两路,一路是姜戎小国,一路是林中的强盗。”哨兵回话的嗓门也不低,喊得四下里都听得到。

        不过和廖将军的粗嗓门相比,也就差得远了。廖雪峰把手用力一挥,就势往下按在佩剑的鞘上,而这个动作也仿佛加重胸口呼气般的,这一声吼雷震八方,似乎可以定江山。

        “全城防范!”

        喊出这四个字,廖雪峰就转过身子,从容的对太子和李威行礼:“这小小的阵仗不足挂齿,想来也惊不到大人们。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请大人们跟随我前往避难所,不用此许功夫,这仗也就结束。”

        这一番话奉承功夫也算到了家,把廖雪峰肚子里墨水也露上一露。但太子和李威没有听进去一个字,他们的视线停留在周围的环境里,神情专注的好似原地定住。

        全城防范。

        就在廖雪峰吼出这四个字以后,他就只照顾太子和李威。但效果惊人,长龙般拥挤而又热闹到不堪的幽塞居民,就在刚才飞鸟都挤不过来,却在这个时候默默的转身,人与人之间排出间距,有条不紊的对着各自家门走去。

        没有人抢道路,甚至他们之间还会互相容让。见到老人缓步蹒跚,自然是要让的。见到抱着孩子的女人,自然是要让的。有些人是邻居,还伸出手帮扶一把,大家扶老携幼的转回家门。

        边城未必就是没有秩序的,边城也未必在战火中就一味的颤抖和哭泣。

        “啊,不来这里,还真的没法开这个眼界。”太子感慨的道。李威忘记谦虚,也慨然的点着头。

        廖雪峰的心情有这里才算有了小小的波澜,他美美的自得了下,随后军情紧急战火烧在眉睫,他重抖斗志,为避免后顾之忧,再次恳请太子和李威跟随他前往避难所。

        常年有战火的地方,如果每一任都是智计千端的守将,把城守得像铁桶,那当然好。但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在连番的烧杀之下,不拘哪一代不拘哪一年,总会有城破的时候。

        不见得这就把城丢了,毕竟附近的城池和卫所不会袖手,但临时的一个避难所就家家需要。

        每家都挖的有避难所,衙门里也有,关键的时候用来存放重要公文。廖雪峰要请太子和李威去的地方,就是和重要公文呆在一起。

        太子还是没有留意廖雪峰的话,他的嘴角噙着笑,注意力又移到新的地方。

        为过年而满城悬挂的大红灯笼忠诚的照射着,把街道上发生的点滴事情没有遗漏。

        那些刚刚走进去人们的木门里面,重新走出来人。短短的钟点里,他们换下为节目而穿的新衣裳,现在穿着打补丁的袄子,或者衣服破破烂烂焦痕斑斑。

        这不像是特意为做活而准备的衣裳,俨然人手一件作战服。

        太子畅快的笑着,脑海里反复的想着,有这样的百姓,有这样的臣民,难怪幽塞虽小却伫立不倒。

        有这样的百姓,有这样的臣民,他应该临阵脱逃吗?

        李名断然拒绝廖雪峰:“廖将军,我信得过你,有你过,我大可以亲临城头鼓舞士气!”

        ------题外话------

        嗯嗯,男主没动静,女主没动静,因为在倒计时中。1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