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熊心豹子胆

第四十九章,熊心豹子胆

        独眼龙张嘴闭嘴就贬低刘老六,刘老六还是回他一个云淡风轻的眼神,反正眼底隐藏的大把轻蔑无形中帮自己出气,而独眼龙他也看不明白。

        大哥也没有过多计较独眼龙总追着刘老六不放,他全部的注意力还是放在灯火通明的幽塞小城。

        “多好的小城啊,如果咱们守得住,里面的女人就是大家的女人,这方圆就是大家的家。”

        贪婪从大哥的脸上滑过,从听到这句话的所有人脸上滑过。

        这是群无法无天的暴徒,他们敢于深夜里埋伏在这里,寻找的就是伺机而动的机会,很想霸占幽塞也就不算过于出格的肖想。

        但只是在这个想法出来以后,人人美美的过上一把肖想的瘾,就从大哥开始垮下脸,接着一个比一个的脸色难看。

        “廖雪峰!”

        大哥一字一句说的咬牙切齿:“自从他在这里守着,不过几年的光景,兄弟们就少了一半。军师说的对,兄弟们已经刀头舔血,不如舔个痛快,舔他个合心合意。占住幽塞城有个安身保暖的地方,没钱就去云州城里拿,没女人就去云州城里抢。退也可以回到森林里,朝廷的人马抓不住咱们。”

        独眼龙摸着少一只眼睛的那个眼窝,恨意只比大哥多,不比大哥少,他的眼睛虽不是廖雪峰本人造成,一年数次的围剿却出自廖雪峰的部署。

        独眼龙自认是他们这伙人里面最想在幽塞烧杀抢掠的那个。

        他的手忍不住又拍打上刀鞘,让雪冰冻的脸本来煞白,这会儿急出满脸通红,仰着脸问道:“大哥,咱们咋还不进城呢?卫所换岗的时候是个好机会,可你刚才不让动。现在他们换下来的人马都睡了,站岗的人刚好到冻僵胳臂腿,挥不动拳脚的时候。大哥,咱们进城吧。”

        刘老六动上一动,显然他又有话要说。独眼龙怒了:“不许你说,听大哥的。”

        大哥的眼睛还是直盯盯对着幽塞城,仿佛那个方向就代表无数金珠玛瑙,而且只需要看着就能得到。

        听到独眼龙的话,他也没有舍得挪开一下眼神,并且招呼独眼龙:“成天的我让你多想事情,你就是不想。你看看,能看出个什么?”

        独眼龙眯起眼:“有啥?人呗。里面有好多女人。”

        “傻!天黑以后进去几十个人马。”

        独眼龙一咧嘴:“人高马壮的我也看到,大哥,咱们就是要让姓廖的丢回人,就要在过年的时候抢他。姓廖的咱们都不怕,还怕几十个人马?”

        大哥拿个斜眼对他:“你再说说,今天是什么日子?”

        独眼龙嘟囔:“当强盗天天过大年,谁管今天是什么日子?横竖,就要过年。今天是过年前的日子。”

        “还没有到大年夜,姓廖的发哪门子疯,幽塞这就过上新年!”大哥冷笑道:“我既然敢带着兄弟们守在这里,不管姓廖的有什么主意,今晚都要咬他一大口。”

        断然地道:“再看看!是不是云州的官儿到了这里,姓廖的让全城巴结他呢。咱们一古脑儿的,全端了!”

        独眼龙本来嘀咕着,就要过年,哪一天过不是过。听到大哥说完他双眼放光,猛的来了精神,嘀咕声也跟着有力,并且带着喜色。

        “云州的官儿在那里?是是,大哥的眼睛从来比我好。是哪个官儿来了?我喜欢知州姜大人,都说他家的女子生得比岳家的还要好。老丈人我不杀,留着他换女人。”

        刘老六听着独眼龙的想入非非,无声无息的再给他一大个儿的瞧不起。

        ......

        欢乐的时辰总是过得飞速,不知不觉的,又一个更次溜走。城中的气氛也在这个时候到达极致,吸引着太子李名走到人流中,和他们一起欢歌笑舞。

        侍卫总管钱德海、英王李威都反对,但是太子执意这样做,谁反对也没有用。

        要说廖雪峰当官还真是一把好手,武能让强盗恨之入骨,奉承上也周周到到。

        在他的安排之下,围绕太子的里三层外三层都是可靠的人。岳家侍候一夜两天,想当然的占据太子身边最好的位置,岳朝环、岳吉环大出风头。

        郦明先还是不敢出来,岳爱京也不在这里,应该陪着他说笑。岳望京可不愿意放弃一年一回的大热闹,她陪着父母亲说说笑笑,让英王冷遇的伤痕正在溜走。

        岳老夫人催问祁氏几回,她心爱小儿子岳厚来的独养女儿去了哪里,岳繁京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就早有准备,拉着王小古离开足有一条街。岳老夫人找不到她,只能作罢。

        王老爷也在这里,他也很想让儿子在贵人面前混个脸熟,但望着稠密的人流只能遗憾。

        春枝到现在还没有追上她家的大姑娘,别的人更是挤到角落里不动的时候,人流往前面走,可以把自己挪到队伍后面,往前面挤着走,那叫不可能。

        都玩着呢,谁肯让路?

        大家跳着笑着,兴奋传递到每个人的面上。

        李名叫过廖雪峰,叮嘱他:“传话下去不要踩伤挤伤人。”廖雪峰和他的人马是唯一能在人流中来去自如的,他说声是,大喝一声把话传给最近的士兵。

        士兵们把话往别的地方传,他们所到之处,都肯让出一条路。也因此极大的方便从城头下来的哨兵,他不用吆喝就长驱直入,来到廖雪峰的面前。

        幽塞的规矩,紧急军情都是第一时间喊出来。

        “报!城外卫所受到袭击。”

        在这上气不接下气的回话声里,欢笑声嘎然止住,空中只有风雪呼呼刮过。

        军情比天大,早处置一刻就是生机无限,耽误上呼一口气的功夫兴许拖延战机。

        廖雪峰迅速进入战备状态,一时间也顾不上理会这里有贵人,会不会惊吓到贵人。

        他知道幽塞城的居民们久经战火,因而训练有素,不会因为惊恐而造成更大的灾害。

        他知道自己背靠的大树稳重如山,英王殿下从来不是胆小如鼠的人。

        他到这个时候还是不知道太子李名是谁,也就不会分出心神先想到安抚太子。有钱德海等彪悍大汉们,还不够吗?

        忽然的宁静之中,廖雪峰吼道:“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题外话------

        男女主就要互动了,就要互动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