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秦玉莲的春心

第四十八章,秦玉莲的春心

        放眼幽塞,王小古不是文武双全中的佼佼者,但念书系的是祖宗希望,上马也有十八般功夫。钱德海和辛蒙江动手的地方不多,却让王小古看得转不动眼睛。

        可岳繁京的招呼到了耳边,王小古还是热烈地笑着回应:“这就走。”

        春枝还没有撵上来,岳繁京第二个招呼的是秦玉莲:“咱们去南城门,那里唱今年的新戏。”

        说第一声的时候,秦玉莲没有反应。岳繁京又说一遍,见到王小古在人群中清出一条道路,秦玉莲还是一动不动,岳繁京觉得奇怪,歪着脑袋看向秦玉莲的神情。

        街道上有灯笼,地上有雪光,都能照亮人的面容。只见秦玉莲双眸闪动光辉,面颊红晕如霞,如醉如痴的望着自己家的大门。

        在那大门上有自家的祖母、自家的伯父和伯母们,岳繁京知道秦玉莲不会用这种眼神看待他们。她看的,是刚刚由奴才们大显身手而更添风采的贵人。

        三位贵人.....岳繁京扭扭头,见少了一位,郦小爷不知去向。大门上因此空出来一块吗?恰恰相反,年青的郦明先不在这里,太子李名的贵气天成、英王李威的强干稳重,火上浇油般轰烈显赫。

        岳繁京想清楚这强干贵重与她的日子八杆子打不着,却深深击中秦玉莲。

        岳老夫人不就在旁边吗?眼角闪动着她一辈子追寻贵人的身影,瞳仁里只有贵人和贵人,就像酒徒遇上千年酒的般配,酝酿出新的升华,让秦玉莲想不醉都难。

        有一把火在秦玉莲内心燃烧,把她自知之明中的自卑、不般配、不可能、怯懦烧得精光。换上来的是富丽的远景和奢华的日子。高大的庭院、众多的下人等等。

        在这憧憬之中,秦玉莲忘记她不过是个普通百姓的出身,忘记她曾花费很多功夫也学不会宫商角徵羽、诗词歌赋曲。纵然她有这样的机会,她又拿什么流连这样的日子。

        她只管醉,哪怕溺死在这光阴不多的梦幻中呢。

        岳繁京用帕子捂着嘴,生怕自己出于关爱的心情上,而脱口说出让秦玉莲不快的言语。

        岳繁京看过的书不多,但姿色入人眼,一飞而冲天的古记,记得有好几个。也因此她不会瞧不起秦玉莲,秦玉莲总是她最好的知己。她只是既然能从贵人身上清醒,对秦玉莲也保持清醒。

        追逐贵人太难,看看自家的姑母岳良菊就知道,看看自家祖母的皱纹白发就知道。一个不好,赔上的将是一生岁月。

        岳繁京轻咬着嘴唇,那只帕子依然在红唇上,这样就有双重的保险,来保证不会轻易说出“劝解别人的”话。不合适的劝解,很多时候起反作用。

        手上加重力气,把秦玉莲猛推一把,在她带着大梦初醒时,手指点点还在等待的王小古,他的背后有一条通往远处的道路,但那个远处只限于幽塞的城门,达到和返回都自主而从容,没有荆棘也没有路障,也没有嘲笑也没有难以攀登。

        秦玉莲仓皇的离开,脚步匆匆好似背后枪林箭雨。等她想到端详岳繁京时,岳繁京和王小古隔着袖子手挽手,不慌不忙的走来。

        这让秦玉莲松口长气,又委屈酸楚满溢鼓冒。她像是失态,而岳繁京全然不放心上。

        是个人都看出来,今天晚上的王小古和岳繁京感情更近一步,说不定背后谈论过亲事,岳繁京有不在乎贵人的本钱。而她秦玉莲,她可没有。

        离开这锣鼓喧天的地方,推开家的大门,她秦玉莲只有伯母们的冷眼,祖母的无奈。

        离开家以前的痛苦像厚厚的积雪,更寒更沉的压上心头,秦玉莲随后的笑容不管怎么看,也带着勉强。

        王小古眼睛里没有别人,根本看不到,岳繁京看到,却只能装看不到。暗暗埋怨着家里的贵人们,莫不是群搅和精,在京城搅和的呆不下去,这个年只能在幽塞搅和?

        在贵人和知己两个选择上面,岳繁京想当然的选择向着秦玉莲。

        .....

        从城外看幽塞及最近的卫所,过年的气氛一览无遗。新年里的幽塞,总是城门大开,方便城外的居民进城欢笑。也是卫所防范最严紧的一个夜晚。

        和幽塞相对的森林里,雪花静悄悄的飘落,哪怕雪地里藏着不少的人,也一片寂静。

        贪婪的眸光从一个人的脸上移到另一个人的脸上,黝黑的面容乍一看像薄雪下面的黑土地,也可以让人很不吃力的认出来,这是经常往幽塞打劫的惯犯。

        除去幽塞往北数百里的地方,住着姜戎一族。城中的森林里,还有着流窜的强盗。这是历年发配到幽塞,而不服判决,所以不愿意在幽塞小城里受苦的人。也就造成年年都有强盗让围剿,年年都有新强盗出来,并且把对朝廷的仇恨转嫁到幽塞这座小小的城池上。

        “他娘的!咱们在林子里喝雪吃风的,他们倒过起年来了!咱们还不冲进去吗?”最前面一排的三个大汉里,右边的大汉只有一个眼睛,外加一道深深的刀疤,边骂边瞪着卫所挪动的哨兵。

        “独眼龙,你别着急,看看再说。”左边的男子魁梧黑粗,说话慢条斯理的,有些让人大跌眼镜。

        独眼龙翻他一眼,冷笑道:“刘老六,自从你入伙,大哥让你当军师,兄弟们的日子可越来越下去了,而大哥的胆也越来越小。”

        刘老六不生气,对他微微一笑:“你再啰嗦也没有用,咱们喝过血酒叩过响头,办事得听大哥的。”说着,对中间的男子看了看。

        独眼龙酸不叽叽地道:“你小子就得意吧,自从你小子来了,大哥吐口唾沫也要按你指的地儿砸下来。”

        中间的男子古铜色面容,独眼龙和刘老六已经算粗野大汉,但他的五官和独眼龙、刘老六相比起来,格外的粗大。一对眼睛真正的像铜铃,炯炯有神的眼光活似一对小灯笼。

        听到独眼龙没完没了的话,笑了笑道:“好了,让我告诉你咱们还等什么吧,免得你说个没完。”

        独眼龙把眼光放到他身上,眉眼动上几下,带着很讨好的模样:“大哥,我不是爱说军师,实在是他的胆子就不适合当强盗。”伸出一只大手在自己腰间乌黑刀鞘上拍拍,表示这才是强盗的勾当。而军师磨磨蹭蹭的就会耍嘴皮子,独眼龙从没有瞧得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