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怂

第四十七章,怂

        面对一个弯着腰逃命般奔跑的人,往往只能有一个领会。岳爱京对岳望京小声道:“原来要出恭。”

        岳望京犹豫着放慢脚步,上午受到李威冷遇的她,回房去哭着不肯再在晚饭的时候侍候。杨氏把她哄了又哄,说望京的自重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能让人一眼看出与姐妹们的不同。

        受到冷遇以后,也在岳望京心里打个结,让她对趋奉贵人产生反感。

        哪怕郦明先以“玩”为主,对她也和岳爱京同样的客气,岳望京再也不愿意做出任何她认为出格的事情。

        “爱京,让丫头侍候,咱们不是丫头。”岳望京这样对岳爱京道。

        岳爱京年纪最小,天真烂漫最多,很不爱想事情。天天家里来来往往的就是这些人,忽然来了郦明先,会说古记,也会说笑话。岳爱京不是轻薄小姑娘,不见得这就动情意,但件件事情都怕郦明先受委屈。

        “二姐,祖母让咱们好好招待,不是吗?”岳爱京的神情里满满的纯净。

        岳望京哑然,很想回句让妹妹顿时改变心意的话,但上有祖母的话,她组织不出有效的语句。

        眼睁睁看着岳爱京追着郦明先,踩出雪地里两行新的脚印,岳望京也没什么可后悔的,见到大门上比刚才还要热闹,她赶去看看热闹也挺好。

        ......

        侍卫总管钱德海和人吵得脸红脖子粗,在他对面的不是李威。英王面对钱德海,要么斥责他,要么揍他,对嘴这种事情肯定不会。

        是和钱德海一起来,一起痛哭的另一个大汉。论起个头儿,不比钱德海矮。论起魁梧,也同样的宽肩膀大脸膛。就是炯炯有神的眼睛,也不相上下。

        这是英王的侍卫总管辛蒙江。

        辛蒙江看出钱德海对英王动手时,人对着台阶上就冲。太子李名这会儿很识相,当主人的私自离开,侍卫们的日子不会好过,不是日夜不合眼的寻找,就是没完没了的悔恨自己没看住。见到辛蒙江霹雳般的过来,李名侧身,给辛蒙江让了让地步。

        李名一让,岳家的人也齐齐让开,把岳家大门上的地方腾出三分之二。

        钱德海愤怒之下给了英王一拳,真的再请他打,他不敢再打第二拳。他正站着呼呼出气,面前一团白雾接着一团白雾。辛蒙江一拳砸过来,怒道:“你怎么敢打我家爷!”

        廖雪峰是个有眼力的人,他看得出钱德海那一拳的分量,也就看得出英王殿下应该能躲避。所以不但不敢出头,而且早就吓蒙住,见到有人出头,才小声的跟着计较:“是啊是啊,凭你是谁,怎么敢在我廖某的地盘上,打我家的爷。”

        拳风赫赫的响,一会儿如暴雷裂天,一会儿如地动山摇,廖将军的怂话没有人听得到。

        “住手!”

        李威跳起来,大骂辛蒙江。

        辛蒙江放下拳头,一个转身就跪下,抱住李威大腿,和钱德海刚才一样放声大哭:“爷,总算找到你了!”

        不等李威说什么,辛蒙江到底心头不服,一个转身又转回去,和钱德海胸膛对上胸膛,吼道:“你怎么知道怪我家爷?”

        “就怪他!他没拦着!”钱德海回吼。

        “不怪!”

        “就怪!”

        两个人你一团白雾喷过去,我一团白雾喷过去,口沫喷的太快,两个大脸渐渐模糊,让白雾笼罩在里面。

        最后声撞声、吼对吼,总结出大家都同意的结论:“都怪郦小爷,他怎么也不拦着!”

        同一批过来的人里,走出一个小厮,这是郦明先带出来的小子叫兰童。兰童叉起腰:“哎哎,怎么能怪我家小爷,哎哎......”

        钱德海、辛蒙江从白雾中挣出脸来,对着兰童破口大骂:“滚!”

        兰童往后一个趔趄,踩中一块滑溜的冰,结结实实摔上一跤。爬起来后,垂着脑袋,一个字也不敢再说。

        从岳老太太开始,岳家的人如梦初醒。原来这位冷面冷心的,并不是奴才。而看着聪明话一堆的郦小爷,他的地位最低。

        ......

        突如其来的这一场大戏远比年戏还要好看,围观的人是不是看得如痴如醉不能知道,岳繁京看出满腔澎湃的情怀。

        这澎湃为着什么出来?岳繁京区区小女子而已。她不是男儿应当凌云志,也不是抱负从热血出来。兴许与她是边城女子有关,希冀强盛与壮大装在幽塞所有人心中。

        但是风吹过雪飘过,岳家大门上开始寒暄见礼、赔礼问安的时候,这澎湃如暴露雪中的温暖,一点一点的消失。

        幽塞这边城太小了,廖雪峰这有背景的人任守将,刚到的那年都有人觉得奇怪。这里原本是荒地,原本是发配充军的地界,人渐渐的多,慢慢的就有一个小城池。稍有本事的人,谁愿意守着战火连年。

        云州边城在全国数不上中等城池,但因其物资贸易的丰富、管辖边城的重要性,对幽塞人来说已是富裕之地。有一年没一年下来巡视的官员,对幽塞人相当于天上来客。

        眼前的这种做派,几十匹人马横跃出百万大军气势,苦苦寻找终于见到的大汉们嚎哭,是新奇而独特的。但是也仅仅新奇而独特了。看过以后,就油然生出他们不属于幽塞,不属于这片土地。

        岳繁京有了一点淡淡的讥诮,这些贵人们他们能住多久?不过三两天里也就花归花、雾归雾,终归要分开。

        带给幽塞至多的是这个新年过得安心,附近的卫所包括云州边城治下的所有边城,都会因为贵人在这里而全力拱卫。但全力拱卫幽塞这个地方,云州边城承担的压力就要加重。

        这笔账目岳繁京这小女子也算得出来,汹涌澎湃过后,也就只能是缓缓流动的悲伤。

        幽塞,还是幽塞,不会因为来几个了不得的贵人而一跃成为铁打城池。

        “走吧,咱们还是看年戏去。”

        岳繁京轻推王小古,对他这样说着。

        ------题外话------

        五一的天气不错,总算,有几个好天气了啊啊啊。记住:多投推荐票,否则长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