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幽塞的呐喊

第四十六章,幽塞的呐喊

        调侃归调侃,岳繁京还是想了想家里的三位贵人。按王小古的说法,背靠一位殿下的廖雪峰将军,愿意恭维的应该不弱于殿下。

        想到这里,岳繁京笑话自己。殿下,怎么肯往这不安全的小地方来呢?那就,是出自殿下府中的人。

        “唉。”

        她叹一口气。

        难怪冷大人冷面冷口冷心,望京妹妹侍候一上午也没有得到他一个好声气。原来,人家是殿下的奴才。原来,人家有踞傲的本钱。

        她还想继续推敲下去,认为祖母或许能得意一回,不管哪位妹妹攀上殿下府中,对家里好处良多。秦玉莲大叫:“放开我,我再也不和你们一起逛了,骗子,我要看大戏,不是看墙。”

        王小古哈哈大笑放开拳头,丝毫没有触碰香肩的难堪,而岳繁京和秦玉莲本人,也不觉得这有伤风化。

        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群,兴奋的喊着杀声,男夹着女,女挤到男。这里是边城,这里有自己的人文和习俗。

        ......

        岳家大门的台阶之上,摆开陈旧而沉重的红木椅子,中间放着雕花小几。上摆着热茶热点心,放在温暖的罩子里。

        听从岳老夫人的建议,担心年夜的乱而惊扰到贵人,又反正年夜戏巡城般的走动,岳家门前能看到。太子李名、英王李威、郦明先由岳家人陪着,坐在这里等着。

        天色方到起更的时辰,暗的满城烛火分外明。冬天就是这样,雪压得彤云暗,风卷得岁月寒,浑然不知此时是几时。

        在这浑浑噩噩之中,全城高亢的叫声直冲云霄,仿佛一缕劲道的鼻烟直击灵魂,冲得五脏六腑都躁动。

        太子脱口说了声:“好。”没把长龙般的男女混杂看在眼里。

        李威默然中震撼,也没留意幽塞风化不好,太子随时有让混帐女人缠上的危险。

        郦明先年轻,无端的出来英雄豪迈气,先弄得自己眼圈一红,随即泪水汪汪。

        幽塞小城的苦与难,没有表现在岳家几十年“还京”心切里,没有表现在廖雪峰紧锣密鼓的安排布置里,独在这火龙般的呐喊中淋漓尽致。

        “威弟,这地方一年遇敌袭多少回?”

        太子没有问岳家的人,对李威微探身子,他知道李威会知道。

        英王殿下并不是兵马大元帅,他领刑部尚书官职,管辖全国治安。但是李名就是知道李威说的出来。

        英王李威自幼没有父母,由伯父当今皇帝交由宠妃高贵妃抚养长大,与太子是真正的情同手足,而不只是挂个名声的堂兄弟情。

        李威胸中沟渠,太子知道七七八八。

        太子殿下远路冒雪来到这里,其实应该问的还是本地人,他还有另外一个确凿的理由,应该问英王李威。

        “可是你怂恿我前来的。”太子嘴角噙笑,带的是洞察清明。

        听完太子殿下头一句问话,准备回答的李威,听到第二句话后,面上啼笑皆非,眼神对一旁的郦明先瞄瞄。

        郦明先笑的得体、端庄、大方、展样,坚决不给李威哪怕一个斜眼。

        在话里怂恿太子前往幽塞的,是郦明先。郦小爷为什么闹着来幽塞,还用问吗?他要看岳家的风流姑娘。

        太子殿下一句话就栽到李威头上,郦明先想当然不作辩解。

        但是他正在得意英王这回背黑锅,就听到李威笑回太子:“怂恿您的另外有人。”而太子再次反问:“廖雪峰在这里,为什么?这难道不叫你怂恿?”

        郦明先恍然大悟,原来黑锅在他背上,难怪他昨天夜里没有睡好,雪里走太久的脚酸痛酸胀的,原来误踩中英王殿下设的陷阱。

        他添油加醋:“对对对,对我说幽塞怎样好玩的话,也是你说的!”瞪起眼睛对上李威。

        李威让太子看破并不难为情,让郦明先胡扯一通实在冤枉。先回太子殿下:“廖雪峰虽是武将家里出身,我却以为他缺少历练。幽塞小城虽远却偏,他能来防守,是他的福气。”

        再就和郦明先对着瞪眼:“我说幽塞好玩,可没有说甩下所有的人。”眼神对左右一扫,三个人还是孤家寡人在这里。

        郦明先振振有词:“可是你说幽塞守将是家将,我想这里怎么能不安全.......”说着话,把个袖子卷着,看架势打算理论三千回合。

        就在这个时候,人堆的后面爆发擂鼓声,伴随着清道声:“让开,十万火急,让开.......”

        尽兴的人们哗啦一声分开,让出尽可能宽阔的道路。满城嘈杂,一刹那宁静。

        这带着战火纷飞过的标志,不等太子、李威称好,马蹄声如雷贯耳,几十飞骑跃马眼前。

        郦明先笑了:“咦,到底找来了?”

        见到为首的人勒马扬蹄那刻,纵身落到雪地。下坠之力太过强横,他抱头滚上三滚,手碰到岳家门外第一级台阶才停下来。不过眨眼功夫,他腾空跳起,人如飞鹰掠地,这一回落下的地方刚巧在太子膝前。

        方便他一把就抱住太子小腿,大胡子脸上痛哭失声,抽气声如随时会断气:“爷,爷!......总算.....找到了......呜.......”

        和他一起来的大汉们跳下马,就地跪下也是放声大哭:“总算找到了,天可怜见......”

        郦明先眼珠子转转,悄悄的从椅子上抬起身子。还没有下一步动作,就见到为首的大汉松开太子小腿,对着英王李威扑上去,人在半空中,手握成斗大的拳头,狠狠砸向李威。

        李威仿佛想躲又仿佛没有躲开,身子往一侧闪了闪,用肩头接下这一拳。

        “扑通通......”巨响,先是李威摔倒,再带倒沉重的红木椅子。英王殿下在地上滑出去两步,椅子也凑趣的翻滚,把女眷的裙角压住。

        “啊,打人了啊!”杨氏抽不动裙边,吓得尖叫不止。

        郦明先再不迟疑,趁着大汉犹对着李威气愤,不知道是不是再添上一拳时,一猫身子,对着岳家门里就跑。

        岳爱京、岳望京单独侍候他,追在后面:“大人,您去哪里?”

        “嘘!别说话,我......”郦明先大气儿也不敢喘,跑的更加飞快。

        吓死个人儿!

        太子殿下的侍卫们找来了,打人的那个,是侍卫总管钱德海。他连英王都怪上,要是知道自己怂恿过太子独自出行,要糟要糟。

        ------题外话------

        五一快乐!多投推荐票,少睡懒觉。投一张推荐票,会掉一斤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