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幽塞年戏与别处不同

第四十四章,幽塞年戏与别处不同

        穿透风雪的喊声,让秦玉莲停下扑向秦大娘子的脚步。幽塞今天当成大年夜度过,家家户户舍得多点灯烛。清晰的烛光照出秦玉莲清晰的神情,有片刻她犹豫不决,转身应该往外回应春枝。有片刻她咬住嘴唇,飞刀般的眼光留在大娘子身上。

        秦家大娘子让看得发怵,人从来也没有怵过秦玉莲。在这刀绞斧剁的神情下,大娘子往前一蹿,把抱着的孩子摆在前面,对着秦玉莲冲过去,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谁怕跟你拼命吗?上有廖将军在,跟我拼,你到底占着小!还不赶紧出去混贵人,晚了床下面都没有你呆的地儿!”

        秦老太太打算拼命,秦家娘子们就不占理,她们占着小,是个晚辈。娘子们对上秦玉莲,秦玉莲未必说不出来理。因为廖将军从不管琐碎事情,没功夫听长辈不贤导致晚辈不敬。而在这里的二娘子和三娘子,只会帮着大娘子说话。

        眼看着小堂弟大哭中扎舞的小手就要甩到脸上,秦玉莲噙着眼泪抽身就走。到了外面,风更寒雪更冷,泪水扑簌簌的落上衣襟。

        赶在见到春枝以前,好在把眼泪止住。但春枝刚问一声好,秦玉莲背后追出几句话,女人的泼辣声在风雪里加料般的尖刺:“哟,看跑的多快!过年呢,谁敢不在家里忙活?偏偏你就是出门看年戏的人,偏偏你的知己多,离开你大家不喘气儿!”

        秦玉莲的掩饰瞬间灰飞烟灭,春枝不用看到她脸上冻住的泪滴,也就明白。

        春枝是个小碎嘴子,别人好好问她话,问一句也要答两句,何况难听话。

        对着秦家屋里就吼:“我家姑娘请秦姑娘,不能跑快吗!我家姑娘天天喘气儿,用不着任何人在!年戏多好看,偏偏就出去看!”

        秦家娘子们顿时不说话了,在春枝和秦玉莲走开几步时,才敢谈论几句:“哼,看把她凶的,岳家?还有个老姑娘没嫁出去呢!”

        “就是!不就帮个工,凶什么凶!”

        春枝没听到这几句,但不妨碍她边走,边给秦玉莲打气:“我家姑娘找你,她们敢不放人?廖将军都在我家吃饭,她们还敢说什么?”好似廖雪峰一旦知道,就一定会帮着她们似的。

        秦玉莲一声长叹,没出嗓子又噎住。满满的或唏嘘或感伤或悲酸,仿佛城头新起的唢呐声,穿透天地穿透筋骨,穿透肚和肠。

        凶巴巴的春枝,也是秦玉莲佩服岳老夫人及羡慕岳良菊的一个原因。在岳家帮工的下人,都自觉得与幽塞的众人不同,性情上猛几分,说话上狠几分。

        岳繁京和王小古并肩站着,吃着牛肉谈着天,看着秦玉莲走来。岳繁京热情的道:“给你牛肉吃。”

        牛肉由王小古手中托着,他怕他的繁京妹妹托着,会冻到手,虽然王小古也是手揣在袖子里托着牛肉。听到岳繁京这大方的话,王小古把手收回,挑高眉头:“不给,这是我娘单独做给妹妹的!”

        春枝忙把怀里的牛肉揣一揣,装着没事儿的模样,在脸上挂满“此处没有牛肉”的神情。

        秦玉莲听到王小古的贬低笑,反而心情有了开朗。出自她那样杂乱的家里,如果没有开朗个性,就只能和苦水相伴。

        秦玉莲偏不。

        她在姐妹中算出挑的那个,她在城里朋友很多。有时候回家去,也让家里人不敢小瞧。如果没有财帛动人心,不动祖母金簪子的话。

        她需要岳繁京、梁梦绣、赵明明这样的朋友,她们教会她认字。她需要和王小古这样的人熟悉,时不时听听云州的消息,回家吹牛皮。

        和岳繁京、王小古在一起,本身就令秦玉莲快乐。

        她不由得一笑,把王小古一通的数落:“捧好你娘的牛肉!没有人跟你的妹妹抢!真是的,牛肉稀罕,我就相不中它!”

        王小古咧嘴开刚一笑,又皱眉头:“你骂人呢?”

        春枝急忙忙的帮忙,一个字一个字的推敲:“捧-好-你-娘-的-牛-肉,没错啊,这话不是骂人。”

        秦玉莲忍住笑,王小古瞪起眼,岳繁京对春枝使眼色:“别说了,城头开始吹曲子,咱们赶紧跟上,一出也别错过。”

        “好嘞。”

        春枝雀子般的欢快走到前面,王小古欠欠身子,恰好把秦玉莲堵在背后,示意岳繁京前面先走。他的手背在后面,挥舞下拳头。

        秦玉莲见到又是一笑,乌烟瘴气的心情彻底化为灰烬,缓缓的散发到四面寒冷中。

        几个人走到城头,已经有说有笑。

        ......

        新年的欢乐充满地方特色,幽塞城里的大戏也带足幽塞风趣。

        其它地方有的高跷旱船、钟馗嫁妹,这里也有。别处没有的十面埋伏,擒贼擒王,这里样样俱全。

        最早、再早,幽塞是块荒地,自然也没有人来烧杀。不知哪年月里盖成小城,鸡叫人喧闹,位置又处于边境线上,年年都有战火。

        王家的一位读书人见到城中惨状,叹气道:“还唱什么五谷丰登、月中嫦娥呢,正经的唱个得胜还朝,才是幽塞的年戏。”

        他亲笔写了剧本,代代流传下来。

        最前面的花花绿绿人脸儿走完,鼓声转为激奋,“杀啊,我们要赢了啊......”喊杀声出来,跑来丢盔弃甲的几个人充当敌兵,后面足有十倍出去的人手舞自家的菜刀、擀面杖当武器,威风八面的追击着。

        这个游戏往往得到全城人的参与,王小古把岳繁京没吃完的牛肉揣起,下意识的紧一紧腰带:“妹妹跟着我,别让人挤到你。”

        把个拳头一举:“呔,王家小爷在此,杀啊!”王小古冲在人堆里,并且另一只手臂张开,保证有个空地,岳繁京、秦玉莲跟着他,走在这空地里。

        春枝往年都是殿后的人,今年刚走两步,见到巷口站着一家三人。男的满面木讷,女的一脸呆憨。中间是个七、八岁孩子,也是老实巴交的脸面。

        “爹,娘,弟,你们也来看年戏?”春枝瞬间出戏,挤到巷口上。小心翼翼取出怀里的几片牛肉,给她的爹一片,给她的娘一片,余下的包括帕子给了男孩。

        春枝笑眯眯:“吃吧,这是牛肉呢。帕子送你揩鼻涕,记得洗干净,这是块好料子呢。”

        ------题外话------

        错字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