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金簪子掀起秦家的热闹

第四十三章,金簪子掀起秦家的热闹

        秦大娘子控诉的人,坐在那里脸最黑的那个,秦家老太太。

        遇到会撒泼的媳妇,秦老太太觉得自己有一堆的理由面沉如水,如果可以,面上的水最好飞出去,给秦大娘子狠狠的教训,秦老太太才能解气。

        但遗憾的是,秦老太太上了年纪,精力体力和持家之力都不支。

        她和岳老夫人一样,也故去丈夫。和岳老夫人不一样的是,岳大老爷岳居功虽然反对母亲总想着“还京”,但在别的地方和岳占先、岳行前一样,都挺孝敬。

        岳家的媳妇:纪氏、周氏和杨氏,虽然也有对婆婆的不满,不是“还京”这种痛击到纪氏和杨氏的事情,三个媳妇基本上也恭敬。

        秦家现存的三个娘子,本地土生土长大,入林能擒野味,下地能抡锄头,有一个闹腾,左邻右舍都跟着热闹。

        谁让房子浅呢?

        秦玉莲想到这里,心里又是一阵的痛苦。

        有时候背后说起来,都笑话岳家有个老姑娘,但老姑娘岳良菊穿绸戴金银,过的比秦家的日子好。

        所以岳良菊不愿意再嫁人,秦玉莲想通以后,换成她是岳良菊,她也不嫁。就老在岳家,家里人不会不给她送终。

        岳良菊时常的在家里闹,发发老姑娘脾气,秦玉莲也从不私自笑她,她很理解。因为眼前大伯母的这场闹,根源就在秦玉莲身上。

        秦大娘子有三个孩子,最小的那个刚会走路,很想离开大娘子怀抱,但秦大娘子拿他当成痛哭的利器,搂紧不肯放他。孩子能不哭吗?再说他的娘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甩着,母子两个张大了嘴,一个比一个哇哇的响。

        秦玉莲脑袋痛,肩膀沉,面上阵阵刀刮般的发烧。刮到她实在受不了,哪怕秦老太太还能坚持,秦玉莲愤然拔下头上的金簪子,双手送还祖母:“还您吧,纵然我戴上这个,也还是您的。”

        秦家大娘子顿时不哭了,眼珠子溜溜转的盯着金簪子。旁边站着二娘子、三娘子,见到秦玉莲归还,双双喜笑颜开。

        这是一枚放在内陆城池里,很普通的金簪子。简单的雕成如意纹式样,簪子微卷,有一挂米粒大的珠子,微黄,也不均匀,是真珠子还是下脚料都不能知道。

        但它是金的,哪怕簪子分量并不重呢。

        这是秦老爷子身强力壮地时候,打回野味换回来,是他娶亲的聘礼中东西。

        秦老太太心爱这首饰,一般不肯给人。

        都知道不管太平还是战乱,黄金是硬通货。有几样金银首饰,相当于随身带着钱。金子相较于银子,想当然不同。

        这个提前唱年戏的晚上,秦玉莲戴上这簪子准备出门,秦家娘子们都是眼睛尖的,要是肯放过也算她们软弱可欺。

        秦玉莲眼圈微红,但没有哭出来。她没有父母,也没有岳繁京的奶娘祁氏,更没有岳家祖母那样抱着旧执念不松手,儿孙不同意也拿老太太没办法的门第。

        她戴不起这簪子,不戴也罢。

        秦老太太没有立即拿起金簪子,而还是慈爱地安慰着孙女儿:“你是大姑娘,你就要到嫁人的时候......”

        秦大娘子撇一撇嘴,对二娘子努努嘴。第一汪眼泪由大娘子贡献,第二个回合属于二娘子的天下。

        秦二娘子会意的上前,酸溜溜的道:“娘,您就只有一个孙女儿吗?城里来了贵人,岳家虽然占先,但难保贵人不多收几个当小。想当年岳家老四错的过头,人家贵人要带她走,她不肯。人家贵人要她身子,岳家二老不肯。如果那年有了孩子,抱到京里去,坐他家大门口哭,不怕他家不出来个人......”

        秦玉莲听不下去了,双手攥紧拳头:“二伯母,你是教我这样做,还是教你女儿?”

        秦二娘子冷笑:“哟,说到你了?我哪一个字说中了你!”眼神斜斜的飞起,往上瞄着房梁:“以我看是说中了你的心事吧,哼,别以为戴个金的,就能爬贵人的床。岳家的姑娘都有几样金首饰,这会儿爬上床了吗?”

        秦老太太再好的耐性到此也化为乌有,她怒着去拿拐杖:“亏你还是长辈,爬上床这话也能说出口?”

        秦家三个娘子有些慌乱,和老太太对嘴是一回事情,老太太要拼命是另一回事情。

        本城守将廖雪峰到任那天,就放下话来,他只管打仗,其余的比如地方风化他一概抽不出精力,也因此,如果有人太过分,让云州城里也风闻的话,云州的大人们找廖将军事情,廖将军就把那人全家都关押,他可没有精力去审去问去劝导。

        廖雪峰这一手儿虽然粗暴,但也相当管用。婆媳拌嘴、邻里吵架,天天都发生,但闹出人命往衙门里打官司,从廖将军到以后,很少出现。

        秦三娘子赶紧息事宁人:“二嫂真不会说话,怎么能说自己家的孩子爬别人的床,你难道没有女儿?”

        秦二娘子又不笨,笨人也说不出来劝秦玉莲爬床的话,听到三娘子把她女儿也一起骂进去,明知道她有意的。

        但三个媳妇事先说好,对付老太太不偏心需要齐心合力,不能让她向岳老夫人那种独断专行,最后把亲生女儿变成老姑娘靠拢。就只气得眼睁睁的,反驳的话却噎在脖子里出不来。

        秦三娘子抓住机会就贬低妯娌,心情不由大好。心情一好,同情心就多出来。对秦玉莲至少有三分真心实意:“你戴上吧,说不定贵人相中你了呢?反正,也就今晚不是吗。”

        秦大娘子和二娘子吃人般的盯着三娘子的嘴,听到最后一句话,两个人松口气。

        秦玉莲哭了,她可以扛得住无数冷风冷浪,却禁不起这假惺惺的关心。她边哭边骂:“我没有娘,所以戴什么戴?我等着,有一天都没有娘,大家都和我一样,我等着......”

        秦大娘子心里突突的跳,她的娘去年没了,虽说她已成家,膝下有儿女可以填补过日子的乐趣,但悲凉的感觉还是在秦玉莲的话里展开。

        在这悲凉里,秦大娘子悲凉的认了个错:“你戴上吧,要出门赶紧走。别等到贵人逛过回到岳家再出去,你遇不上要后悔。”

        秦玉莲听着这话同样不好听,直勾勾的瞪着秦大娘子,但是话还没有出口,外面有人叫她:“秦姑娘,我是春枝,我家姑娘接你来了。”

        ------题外话------

        居然有一天能提前定时,幸福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