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冷大人

第三十八章,冷大人

        岳繁京稀里糊涂的,签筒已到手中,再一个愣神,手中多出一个竹签,下端绑着一个纸条。

        “哎呦,繁京抽中的一定不错,我来帮你看看。”杨氏手伸得最长最快,不等岳繁京多看一眼,就抢到手中。

        另外四个姑娘,二姑娘岳望京溜圆眼睛,小声地道:“这是做什么呀。”她还不明白。

        三姑娘岳朝环、四姑娘岳吉环流露出些许会意,又回到一片懵懂上去。

        朝环低声问妹妹:“从大伯母、母亲和三婶娘说的话上来看,抓这个为的是姐姐亲事。可是,亲事哪能这样定下来?

        岳吉环点头称是。

        这两位也事先不知情。

        小姑娘岳爱京天真些活泼些,用手指揉着太阳穴,仿佛这样她就能得到通顺。

        这也是个事先不知道的。

        好在杨氏快步把纸条送到岳老夫人面前,大声的宣布道:“母亲,繁京抽中的是冷大人。”

        冷大人?

        姑娘们眨巴眼睛,又眨巴下眼睛,都在想,这是谁?

        岳老夫人沉着脸,看上去俨然一个冷老太太。媳妇们心虚又上来,纪氏强笑道:“三弟妹,望京她们还没有抽呢。”

        “是啊是啊,我只顾着为繁京喜欢了。说起来那位冷脸的大人,生得又英俊,气派又非凡,配得上咱们家,配得上......”杨氏说着,三步并作两步回来。

        她心里急切,做什么都像抢东西。签筒在周氏手里,周氏只觉得手上一空,就到杨氏手上。

        杨氏送到女儿望京面前,堆笑道:“望京排行第二,你抓。”拿着岳望京的手拔出一根。

        岳繁京到这个时候,再说不明白未免犯傻。而冷眼旁观下,伯母们带着尴尬,身为当事人忽然心如明镜。

        索性的,一言不发坐着,暗想自己已有王小古,又幸好说在抓阄前面。也同时想到刚才拿着自己手抓出一根来的,也是杨氏。

        杨氏正在把女儿抓出的纸条随意一看,就露出满意神色,对岳望京又爱又怜:“好孩子,你抓的也不错,就不用说了。”

        岳老夫人瞅着她们当面做假,半点儿也不掩饰,在袖子里的手又颤抖起来。

        岳望京说着:“咦,给我瞧瞧吧。”杨氏已把签筒递还周氏。

        岳繁京嘴角微勾,忍不住有了好笑。家中五姐妹,做客三贵人。自己抽过,望京抽过,余下只有一个,朝环、吉环可怎么分?

        岳朝环也恰好想到这里,颦着眉头道:“妹妹只小我一岁,既有好事情,留给妹妹吧。”

        又瞄了隔房的岳爱京,表示这个妹妹也在她的话里面。

        “给你,你就抓呗。”周氏拿着朝环的手抽出一个来,又强按着吉环也抓出一个,全在她自己手里,她一个人看。

        周氏演的还算地道,不悦地道:“这可撞上了吧?”没好气的劲头儿,把签筒给纪氏:“大嫂,该爱京了。”

        岳爱京到这个时候,也明白了,扁着嘴道:“我不要了,万一和姐姐们撞上,岂不是伤了和气?”

        纪氏不理她,帮她抓出一个来。

        三个妯娌来到岳老夫人面前,把纸条展开,只对着岳老夫人亮那么一亮,蜻蜓点水似的,别说岳老夫人看不清楚,就是换成岳繁京姐妹的年青眼神,也难看清。

        岳老夫人冷哼一声,懒得陪她们演戏,还是一个字不说,由她们自己编造。

        杨氏苦着脸:“这可怎么好,望京和妹妹们撞在一起?望京哪如妹妹好呢?望京一定是争不过妹妹的。”

        周氏扯动嘴角,一个淡笑:“那可说不好,再说姐姐年长,应该先论亲事。”

        纪氏最后做结束语,疼爱的对着岳繁京看去:“还是繁京有大气运,独一份儿,和妹妹们抓的不相干。”

        岳繁京欠欠身子,岳爱京叫出来:“相干不相干的,是我的事情,给我看一眼吧。”

        “是啊。”岳望京、岳朝环、岳吉环也道:“我抓的是谁,我要看一眼。”

        岳望京有轻松之感,刚才还不知道冷大人是谁?现在总知道,就是让她难过一上午的冰碴子大人。她为繁京难过一下,再就尽情的庆幸去了。

        想看看她抓到的是谁,是郦小爷,还是那和气温厚的,总得给个答案。

        见三位母亲飞快把纸条往袖子里一揣,纷纷道:“不用看了,我帮你看就成。”

        “看什么看,还不是要听母亲的。”

        “就要晚饭了,赶紧去厨房上准备,大人们就要回来,你父亲已经去接,去厨房!”

        纪氏推着岳爱京,杨氏握住岳望京,周氏一手一个女儿,老鹰抓小鸡般走出房门。

        在她们的背后,岳老夫人面色铁青,嘴唇动几动,一眼瞥见岳繁京还在房里,才没有骂出来。

        荀妈妈倒两碗茶来,多多的放了桂圆和红枣,借着倒茶的功夫,揩干净眼泪,转回房中,把其中一碗给岳老夫人,另一碗送到岳繁京手上,柔声道:“喝吧,多喝点。”

        岳繁京喝着茶,岳老夫人一声叹息出来:“人弃我取,未必不是福分喏。”

        “是。”

        岳繁京应声,内心肯定没有岳老夫人的痛苦。

        喝完茶,她回房换衣服,准备吃晚饭,也准备好晚饭后就直接出门,去见王小古,再一次与他核实彼此的承诺。

        走出岳老夫人的院门,有一片稀疏的竹林。岳老夫人如果有条件,有安排不完的雅致。在幽塞没有条件,一片听风听雨的竹子还是要有。

        竹林实在太小,又顺风,竹林另一边的话随风而至。

        岳爱京气急败坏:“母亲,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纪氏的嗓音:“爱京,好女儿,母亲也是为了你好,你也看到了,冰冷冷的大人是怎么对你二姐的,”

        “那也不能把他塞给大姐吧!”

        竹子影后面,可以看到岳爱京往地上扔了个什么,拔腿就跑。没跑两步,摔上一跤。纪氏惊呼一声,本想去捡的身子缩回,对着女儿过去。

        岳爱京自己起来,再次跑的飞快,纪氏什么也顾不上了,跟在后面追赶。

        等看不见她们身影,岳繁京绕过竹林,把地上东西捡起来。那也是一张纸条,打开来,上面写着三个字:冷大人。

        岳繁京从袖子里摸出一张纸条,上面也有三个字:冷大人。这是岳繁京抓出,杨氏帮她看过后,塞回她手上。

        这,已经有两张冷大人。可以推敲得出,整个签筒里,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都是同样的字迹。

        不管岳繁京心平气和的抓,还是让伯母们强迫着抓,都是相同的结果。

        ------题外话------

        夏天到了,夏天到了,仔要练出小蛮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