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五老爷和五奶奶一直都在。

第三十六章,五老爷和五奶奶一直都在。

        听到是三个媳妇过来,岳老夫人满面笑容。

        和三个媳妇做婆媳这些年,听到是她们就心生欢喜,可不多见。

        荀妈妈心疼老太太半夜接贵人,再忙活半夜安排今早的饮食、和以后的招待,就没有好生的休息。

        这才刚刚歪下来,怎么肯放三位奶奶打扰呢。

        她含笑的嗓音传进来:“老夫人劳心又劳力,让她睡会儿吧。”

        荀妈妈挺直腰杆,虽然没表露轻蔑,但在内心也写上一笔。

        老太太不忘记“还京”,为的不还是下一代过的好。直接的下一代,是各位奶奶的丈夫。老爷们好了,奶奶们岂不跟着享福?间接的下一代,是各位奶奶的女儿。嫁得好女婿,奶奶们岂不跟着享福?

        纪氏和杨氏可以假装自己从没有忤逆过婆婆,荀妈妈可没有打算忘记。

        她加重语气在“劳心劳力”四个字上面,再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那意思:大奶奶三奶奶不糊涂了吗?我老荀提醒提醒你们。

        纪氏和杨氏根本没有考虑荀妈妈的话,和周氏面面相觑中带着失落。妯娌们前所未有的心齐,都是一个想法。

        如果说晚了,老太太主意已定,再想说服她可就难了。

        周氏自认是本次贵人上门的最大受益人,而且她平时因为丈夫赞同“还京”,而向着婆婆。不敢说有功臣的资格,请起老太太的话总还能说说。

        “荀妈妈,我们紧急的找母亲,为贵人,也为姑娘们。”

        荀妈妈还不想就此高抬贵手,房中传来轻咳声,和岳老夫人慢条斯理地语声:“倒茶来。”

        “老太太醒了。”

        纪氏欢快,杨氏欢腾,周氏喜从天降状,三阵风般从荀妈妈身边溜过,很有眼色的,先来到放茶水的地方。

        纪氏捧起红梅怒放雪花盏,杨氏双手端起续水的壶,周氏暗暗把她们好一通的鄙夷,一手抄起一盘茶食。

        三个人带着四样东西,琳琅满目的来到岳老夫人床前。

        岳老夫人倒是不想感慨,但感慨由衷而来。曾几何时,家里人也可以团结到一条心。。

        不容易。

        真不容易呐。

        荀妈妈扶她坐起,拿起雪花盏呷着,稍一停顿,杨氐就送上续水的茶,周氏把茶食送到手边。

        此情此景,不乐呵的应该叫不知足吧。岳老夫人就乐了,呵呵道:“你们也辛苦了,怎么?不抓紧钟点回房歇着,倒跑来我这里?”

        抿一抿唇,也抿不住那全家奋发向上、齐头并进的精气神,索性笑口大开:“说吧,总是有好主意才过来。”

        岳老夫人自觉猜得中,三个贵人和五个孙女儿的比例,她难道算不清?

        几十年的旧执念里,一个贵人和五个孙女儿、两个贵人和五个孙女儿.....等等,再困难的算数也想过,也早算出眉目。不拘哪个孙女儿先嫁一个好的,慢慢的也就带契姐妹们,再就带契全家。

        这不拘哪一个孙女儿,自然要按长幼顺序。否则,大的待字闺中,小的披红挂彩,还不把外面的人笑死。

        因此,岳老夫人稳稳的坐着,有绝对的把握劝得好媳妇们。她们急急的来,只能是为不能平均分配。

        但,不是人老了偏心小儿子那房,谁叫繁京是最大的姑娘呢?

        “母亲,咱们抓阄吧。”

        三个媳妇异口同声。

        岳老夫人和荀妈妈面色剧变,岳老夫人还能端得稳茶碗,荀妈妈急了,纵然她不知道老太太心思,或者她不向着岳老夫人,事实也在那里摆着。

        她怒道:“先嫁大姑娘!”

        杨氏昂起头:“有谁说不嫁她吗?”

        荀妈妈把她上下一通打量,再把纪氏和周氏看两眼,这二位奶奶也是气昂昂模样。荀妈妈气不打一处来:“好啊,奶奶们,商议好了来的。”

        周氏心平气和:“妈妈,我们也怕都不心服,所以,抓阄吧,抓到哪个就是哪个。”

        荀妈妈冷冷的笑,老太太虽然还能持家,但三位奶奶也早分担家务。既然提出抓阄,肯定胸有成竹,会让她们自己满意。

        早饭后的客厅上,荀妈妈也看在眼里。她曾为望京姑娘在心里鸣过不平,也就瞬间把冰碴子脸的大人从繁京大姑娘的女婿人选中剔除。

        繁京姑娘没有父母,出嫁后最亲近的自然是祖母。这样一来,老姑娘岳良菊终身也就有靠。繁京姑娘看着祖母,也不能把姑母抛下。

        要么给岳良菊养老,要么安排岳良菊嫁人。哪怕嫁个冰碴子脸那种个性呢,也好过老太太百年之日,放心不下岳良菊孤苦伶仃。

        但是三位奶奶强出头,她们为的只能是膝下的姑娘们。有父母的姑娘们,出嫁后最亲近的人是谁?

        自己的父母。

        祖母是隔一层的人。

        姑母就隔得更远。

        岳良菊要是个八面玲珑的人,荀妈妈也为岳老夫人而放心。可悲苦的老姑娘大多都是怪性子,生活的苦压得她们不能排解或不会排解,总得有个发泄的地方。

        世事不如意,就折磨自己再折磨身边的人,很多不是老姑娘的人也这样,岳良菊并不是个特例。

        当岳老夫人百年故去,荀妈妈想想岳良菊在兄嫂手底下过日子,就时常背后为她流泪。

        就算嫁冰碴子脸那种,一年三百六十日,天天不笑呢,也总是自己的家。

        繁京大姑娘嫁的好,有时候已不仅仅是她年长,或者岳老夫人的偏心,而关乎着很多。

        荀妈妈越想越义愤填膺,厉声道:“三位奶奶只想着自己!怎么不学学老太太,她所有的心思都为着全家,为的是全家!”

        杨氏火了,她说话尖利,所以先让纪氏回话,再由周氏说出,她一直忍到现在。现在忍不下去了:“妈妈!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说着,眼睛只看着婆婆岳老夫人。

        荀妈妈的火气彻底让引爆,双手握拳挡在岳老夫人面前,嗓门更高:“想的美!”

        急切间很想来上一句重重的反驳,但又想不到,祁氏的话不由自主到嘴边。

        荀妈妈高喊:“五老爷、五奶奶在天有灵,看着呢!”

        ------题外话------

        写到最后,笑翻掉,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