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妹妹嫁的好,难道不照顾姐姐吗?

第三十四章,妹妹嫁的好,难道不照顾姐姐吗?

        想心事的地方,温暖的房里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纵然岳望京不在房里,杨氏也不愿意回去。

        说不好是急迫的嫉妒,还是焦灼的眼红,让杨氏五内如焚。顷刻间拿不出来主意,她仿佛已经看到别的侄女儿们凤冠霞帔出嫁的光彩,煎熬得她又似鱼在油锅上。

        凛冽的风雪恰恰吹得杨氏头脑清醒,也成全她无颜回房见女儿的感伤。

        那个冰碴子贵人脸,唉!

        岳家的姑娘没有生得丑的,就是老姑娘岳良菊,不留神她的憔悴,也年年有人提亲。

        幽塞城出的拔尖女婿,尚且难中岳老夫人的心意。奔着老姑娘名声来的,又清一色的捡漏。

        别说岳老夫人不肯再毁女儿前程,岳良菊也不愿意抛去家中人见人怕的地位,随便嫁个人看不完的婆家脸色,她就直到现在也没有嫁人,倒不是真的随便的一个女婿也摸不着。

        岳良菊能有个“风流”名声,也与岳家姑娘皆美貌不无关系。年青的岳望京和姑母相比,称得上国色天香,落雁沉鱼。

        明知道岳老夫人眼界高,岳老爷子有遗愿,也有斗胆提亲的人。

        杨氏虽在“还京”的事情上和婆婆相背离,但在挑女婿上,却拿婆婆的话当成宝。

        岳老夫人的话都听得明白,满城中除去王小古,还要中举得官以外,别的人休想得到她的孙女儿。

        杨氏一面保护好女儿,不让婆婆得手。一面眼睛瞍着云州城。她的眼界也只能高到管辖幽塞的云州边城,如果三位贵人没有进家门的话。

        可恨这三位贵人进家门,偏偏让望京遇上冰碴子脸。可爱这三位贵人,杨氏一个上午看得明白。哪怕冰碴子脸的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贵气、优雅、大方和气度。

        在很多的时候,一个人具有这几种品质,同时代表着权势。

        有权势的人,才有从容的本钱。换成衙门里垫底的小官吏,有事没事跑断腿的角色,他从容得起吗?

        唉,杨氏长长叹气,急得快要哭出来。

        望京啊好女儿,都怪娘没本事。一开始看不到你祖母的好眼光,顶撞她的次数太多。现在想去对你祖母下个声气儿,都没脸过去。

        风绕着弯儿的吹过,把别处的梅花带过来。殷红的花瓣铺开在雪地上,一片一片的分明。

        杨氏触景生情,嘴里数着:“一,二,三,唉,繁京有一个。”换几片梅花再数:“一,二......繁京有一个,别的人没法子争。纵然为望京争到,如果遇上的还是冰碴子脸,这可怎么好?”

        就在杨氏泪即将滚落下来的时候,她陡然想到。

        繁京占一个,繁京占一个......可以把冰碴子脸给繁京,他若相不中繁京,也借此可以把望京送到别的贵人身边,也把繁京就此淘汰。

        余下的两个贵人,四个姑娘争,也好过繁京占住好的,冰碴子脸又不喜欢望京,望京的胜算最低。

        脖子后面一片的寒冷传来,杨氏打个寒噤,这才发现有飞雪落到衣内。这提醒她想到祁氏时常的胡言乱语,“五老爷五奶奶在天上看着呢,谁对大姑娘不好,他们一准儿显灵。”

        杨氏很害怕,但是内心腾腾的热,又让她不能割舍可能是女儿的好运。念叨着:“五弟、五弟妹放心,我家望京得了好人家,难道不提携姐姐?”

        说了几遍,杨氏的主意也接近成熟,她对着大房院子走去。

        大房的姑娘岳爱京今天算得到彩头的人,郦小爷给她很多笑脸,大奶奶纪氏带着女儿在厨房上,收拾菜肴准备午饭,打算再让爱京长些光辉。

        不但大房如此,二房里周氏带着岳朝环、岳吉环也在这里。

        杨氏又赶到厨房,揭起门帘一角,见到二个房头热火朝天,不由得火气火山般爆发。哪怕五老爷、五奶奶真的显灵,杨氏也不管了。

        让自己的丫头进去请纪氏:“三奶奶有过年的话要说。”

        办年的事情,三个奶奶各管一角,但不时有需要交流的地方,纪氏没多想,跟着丫头出来。

        杨氏低垂着头:“大嫂,今天爱京打扮的好。”

        纪氏觉得自己顿时明白,望京侄女儿吃瘪,杨氏这是迁怒来了。在心里摆好阵势,淡淡地道:“也没怎么打扮,不过就是说话讨喜些,侍候勤快些,都是我平时教的。三弟妹,平时你说话最响亮,但今天就看出来了,你的响亮可没有教给望京,你呀,还不赶紧回房抱佛脚去,找我闲聊能有用?”

        杨氏抬眸,眼神直射过来。纪氏感觉自己让什么扎中一下,刚摆好的阵势全然不管用,纪氏下意识的往后退退。

        杨氏慢慢地道:“大嫂,就怕今天打扮的好,明儿就变了天。”

        纪氏忍无可忍:“有话明说!”

        “大嫂你也在客厅上,你应该也看到,不是我的望京不讨喜,是我的望京运道不高,遇到那位大人冷着脸。大嫂,我特地来提醒你,这里还有繁京一个呢。”

        纪氏的想法没转过来,冷笑道:“这不用你说!繁京没有父母,我一直当她是自己的女儿看待。”

        杨氏微微地笑:“原来大嫂这般的疼繁京,不惜把爱京讨好过的赠给繁京。”

        纪氏倒抽一口凉气。

        杨氏趁热打铁:“就算大嫂不愿意给,也由不得大嫂,老太太发话,咱们都得听着。”

        说完就要走,手臂让纪氏抓住,纪氏嗓音打颤:“三弟妹,你最聪明,以你看老太太干得出来这种事情吗?”

        挑一个最好的给繁京?

        纪氏认为岳老夫人干得出来。

        五房本就是岳老夫人心爱的,如果不死将是全家的前程和体面。又是小儿子,不管放在哪家都占住偏心的那个上风头上。

        纪氏双腿开始哆嗦,不不,她可以拿繁京侄女儿和爱京一样对待,但是许亲事上面,不能让,万万不能让。

        爱京嫁个好人家,能不照顾姐姐吗?

        纪氏也是这样的想,凡事掌握在自己手里,总比受到别人的照顾要好。

        ------题外话------

        仔今天去图书馆感受书山书海,和一地的大太阳,新买的太阳镜派上大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