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小心岳家的姑娘

第三十章,小心岳家的姑娘

        魁梧的紫脸大汉,让李威看到幽塞的强健,这也是英王李威来到幽塞要看到的气象。

        但太子的侍卫还没有赶到,李威不敢离开太子,也不敢奉请太子出城打猎,就约他在过几天以后。

        同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紫脸大汉哈哈地一声大笑:“大人,我叫郭子豪。”他很是爽朗,说完再施一礼转身就走,一句多的话也没有。

        背影在风雪中,好似顶天立地。

        李威不自觉的笑了笑,说了声:“这是真汉子。”

        而这个时候,因为人离开了一些,客厅上的视线范围增多。王奶奶把三个贵人看在眼里,微张着嘴,她也在暗想,这才是真贵人呢。

        难怪岳老夫人天天念叨贵人贵人,几十年也不改变。原来贵人跟过年灿丽的烟火、垂涎的美食一样,真真让人喜爱。

        太子和气,郦明先秀雅,在郭子豪离去以后又恢复一身冷酷的英王李威,就成王奶奶眼睛里新的焦点。

        有时候对方的冷,颇为抓眼球。王奶奶的眼神顿时就放在李威身上挪不开,越看这位越像贵人,就那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态度,这不是贵人还是什么?

        可怜王奶奶没有见过身份过于尊贵的人,王老爷有个举人在身上,过年过节会往云州城里吃一餐衙门准备的茶饭。如果衙门里女眷愿意招待,王奶奶也可以跟去。

        有幸见到几回的大老爷,都是迈是方步摆着袍袖板起脸。王奶奶自己就是个喜欢论身份而摆架子的人,主要是她喜欢这样,所以她可以认定,凡是不近人情的,才是她心目中的贵人。

        太子呵呵地笑着,和新来的人又聊的很是开心。这位坐在李威上首,王奶奶虽不敢鄙夷,但脑海里总浮现出云州衙门里的书办、师爷和班头,大约就是这样子的笑,亲切的样子。

        郦明先稚气未脱,王奶奶也很难相信他是个得力的官员。

        只有李威,要年纪有年纪,二十岁出去的人总有成熟之感。要风采有风采,眼神中似能摄人的神光,至少王奶奶不敢直视,实在厉害。

        王奶奶就跟随着她前面的人,来到英王李威的面前行了个礼,报上丈夫的姓名。

        对着这让人喜爱的人,都想多说几句。就在不久前,还大家都舍不得走不是吗?

        王奶奶堆着笑道:“大人要是住烦了,可以住到我们家去。岳家的大姑娘啊,最喜欢我们家,我们也喜欢她......”

        岳老夫人迅急的抬眼,目光如飞暗器般投向王奶奶,嘴唇用力抿着。熟悉岳老夫人的人如果看到,都能知道老太太怒气勃发。

        分出心神陪着太子的老夫人尚且都听到,何必咄咄逼人盯着王奶奶的祁氏。

        奶娘什么也管不了,她仅有的规矩只限在岳家学会。对着相看两不顺眼的王奶奶,又用不着。扎猛子般的跳出去,再来上两大步,出现在王奶奶和李威面前。

        祁氏半弯着腰,双手拍打着自己大腿,叫苦连天:“哎呦我的奶奶,我家大姑娘二门不出,大门不进的,怎么会喜欢你们家?”

        王奶奶正说的很高兴,下一句就打算表明岳家的大姑娘已有人家,就让祁氏打断。

        贵人瞬间变得不重要,争风最要紧。

        王奶奶沉下脸,翻着眼皮子嘲讽:“那叫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翻眼对天:“老货,没身份真可怕!”

        “你诬蔑我家大姑娘!”祁氏改为双手叉腰,气势逼人。

        “你胡说!”王奶奶也斗鸡一个。

        纪氏和杨氏反应灵敏,走上来把祁氏和王奶奶拉开。心里气,但说话还得客气:“奶娘,别冲撞贵人。”

        下一句就是:“爱京,好好侍候,别让贵人生气。”

        “哎,我知道了。”岳爱京和郦明先有说有笑,回应的甜甜。

        杨氏也道:“望京,让贵人别笑话。”

        岳望京让冰川寒到现在,回答的嗓音犯哆嗦:“哎哎.....哎哎哎......”而且也不高,让杨氏不由恨恨,推着王奶奶的手用力,恨不能一把就让她滚蛋。

        在岳家的人来看,王奶奶就是来闹事的。

        让拉着走的祁氏福至心灵,忙扭身对英王李威道:“大人,我家的繁京姑娘,还没有定婆家呢。”

        岳老夫人能沉得住气的人,老脸上也一阵发烧。李威一直冷脸到现在,也没有忍住,扯动嘴角有了轻轻一笑,含笑对着后面的人道:“这位,是做什么的?”

        排在王奶奶身后的人忙挤上去行礼,同时认为自己遇上大彩头儿。别人见到的大人活似八辈子仇人,他见到的却如沐春风,不说几句还待何时?

        李威认真听他讲话,好从话里面多方面的分析幽塞近况。这与廖雪峰说的不一样,既是对廖雪峰的监督,也可以帮廖雪峰找出他考虑不到的漏洞。

        但饶是这样,还是有一缕神思分了出去,让李威想了想岳家的大姑娘。

        那个叫还京的。

        说来也怪,在岳家上上下下都充满阿谀之风时,她却从早饭后就没有再见到。

        难道岳家这群怪物里面,还能有白莲花不染污泥?

        岳繁京根本不在这里,反而让李威的记忆更深。而英王稍稍的再分些耳力出去,还能听到厚门帘外的争吵声。

        有廖雪峰维持秩序,人不断的进来,又不断的出去,夹棉绣腊梅的门帘约有半指厚,但也就挡不住外面的嘈杂声,不时的飘来一句半句。

        王奶奶走出房门,就即刻发现自己是让推出来的。而贵人不在眼前了,不吵还等何时?

        廊下有利的地方,有粗重的廊柱。分一只手牢牢抵住大红廊柱,脚下寸步不再挪动,王奶奶对着杨氏、纪氏和祁氏发飚。

        “你们家敢撵我?忘记我是王奶奶!”

        祁氏冷嘲热讽:“谁敢忘记你是王奶奶,还不赶紧回你王家去,别在岳家攀亲戚!”

        杨氏不阴不阳地道:“王嫂嫂,这可是我家。”

        纪氏也道:“王嫂嫂,眼红也不带这样的是不是?哪能坐在别人家客厅里,说自己家好?”

        哪怕还一个字没有提到姑娘攀贵人,李威听到以后,也能从两家争风的情况里愈发奇怪下叫“还京”的姑娘,她去了哪里?

        莫非是另出歪招去了?

        出门在外,凡事还需要小心。小心烛火,小心风雪,小心岳家的姑娘。

        ------题外话------

        周一周一,一起工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