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暖

第二十九章,暖

        眼前的一张张面庞,上面写着激动和期望。太子李名看得懂,岂止是岳家盼望贵人呢?

        出现在这里的人,在一大清早收到消息后,特地赶来的人,都想和贵人亲近亲近。

        哪怕不指望巴结上,长长见识也是好的。

        至于也有一种很清高的人,或者叫很明白的人。他们认为荣耀繁华,都由自己的劳动而来。这样的人,不会出现在这客厅之内。

        他们都想和太子殿下多坐会儿,说会儿话,或者多听上几句话,也就造成前面的人不想离开,后面来的人络绎不绝。

        岳家的客厅别说地方远不如天地宽广,就是再大几倍,也同样会让热情的人们挤满。

        这些常年居住在边城的人,京城对于他们来说,相当于天地那么遥远。几年一回的巡视官员,又不一定把所有的小边城都走遍。

        幽塞的人去云州边城买卖东西,都觉得赶最大的集市。何况,太子举止高贵,李威神蕴英威,郦明先的谈吐斯文荣华。在这里的人更想不到走,好给后面来的人让一让位置,让贵人们有口新鲜空气。

        他们的热情让太子李名亦出生不舍的心情,他不忍心撵任何一个愿意留下来的人。

        廖雪峰出自好意,李名也知道。但在廖雪峰虎吼的时候,李名脑海中同时出现几句话。

        闪电般出现,又屡屡的反问着李名。

        抛下侍卫也敢独自前来的你,为着什么来的?

        为的不就是微服方便说话,可以听到身居高位的时候,听不到的东西。

        想通了以后,李名就对着廖雪峰翻脸。

        这些都是他以后的大好百姓,有他们愿意居住在这里,这里才能称之为边城。否则的话,只是国家的一段“边”,可能荒无人烟,或者野草丛生。

        而廖将军暂时受到委屈,太子以后再弥补他不迟。

        就廖雪峰本人来说,他也不会觉得委屈。贵人踏入凡尘,一般都是愿意和普通的居民聊上几句。廖雪峰很懂,但与他阻拦并不相干。

        廖雪峰就露出尴尬的神色,陪着笑容反驳太子的任性:“大人,”

        他还是不知道太子的身份,虽然已能看得出来,英王李威对他恭敬有加。

        在本朝高过英王殿下的,倒还是有好几个的。比如当今天子,比如太子殿下,比如太子殿下另有异母兄弟---几位皇子殿下们。让廖雪峰这就猜出来是李威支持的太子,廖雪峰还真不必没事找事的乱猜一通。

        如果不是太子,只是某位殿下前来,廖将军随口的话传到他的耳朵里,引出来殿下的嫉恨恼怒,认为李威的人眼睛里只有太子,这倒不好。

        毕竟金殿上做皇帝的,还不是太子殿下。

        太闲了,也犯不着给自己设个绊子,为英王得罪一个人。

        廖雪峰就只称呼:“大人,人太多,这里太暖了,人气儿又杂。大冬天的万一您病了,末将我担待不起。”

        说完,廖雪峰跪了下来。

        他全盔全甲没有办法行全礼,屈一膝在地上,盔甲垂地发出沉重的响声。

        这一声如春雷惊蛰,把沉浸在与贵人说说笑笑中的客人们,齐唰唰的惊醒。

        仿佛大梦中走出的人,他们带着迷糊,但纷纷起身。

        恋恋不舍的对太子望了望,有些人的眼眶里涌出热泪。不知道太子身份,但是人都有直觉,都感觉得出太子是个很大的贵人,比廖将军大的太多太多,比云州边城的官员大到.....出天际去。

        幽塞在云州的管辖之下,廖雪峰不可能比云州的官员高。但他们要这样的想,出自幽塞人维护自己城池的骄傲,怎么样也得把廖将军捧高些,把云州的官员放低些。

        有人唏嘘道:“朝廷没有忘记咱们啊。”

        “是啊,走了,再坐真的难为情了。”

        “家里年货还没有办齐,我也回家去。让我家里的烧些好吃的,我拿上再过来。”

        还有人道:“廖将军让今晚就唱年戏,哪一年唱年戏能少得了我这一角儿?我啊,去土地庙扮戏去喽。”

        房里本来就暖,如廖雪峰所说。但是这些由衷的话语,比通红的火盆更暖。它暖的又不一样,不像火盆最炽烈时,烤人灸人蒸人。而是融融于心头,再发自肺腑最后到肌肤。

        太子李名无端的觉得有什么沉甸甸的坠下来,让他笑容更加的明亮。谁让,他是身受的人呢?

        也有人对郦明先作揖:“大人才华是高的,晚生在云州城里都寻不出第二个。过年请到我家吃年酒,再请教大人高才。”

        诗香门第出身的郦明先,顽劣绝对不少,才华也从来的多。

        这番话引出一些人的附合,也让郦明先收起少年的淘气,规规矩矩的同他们道别。

        对着英王李威打招呼的人,也还是有几个的。面对李威的冷风寒霜,敢说话的都是城中素来号称胆大的人。

        再号称,就是勇士、义士一流。如果再用个词比划,市井气十足。

        谁让这位殿下不给人好脸色呢?怕碰钉子是所有人的共性,在这中间勉强有人肯对李威道别,就算不容易。

        “大人一看就是会功夫的人,等年戏唱完,咱们出城打猎。要说我们幽塞是小了点儿,是时常的遇到袭击。但是城外的密林是真养人呐,不管春夏还是秋冬,要猎物有猎物,要花草有花草,只要敢去,回来的时候就有收获。”

        说话的人在这样的天气,进来的时候就衣着单薄。紫色的脸膛,宽厚的肩膀,透着豪爽气,也就没有半分的斯文气。

        廖雪峰是武将出身,单独看他也是粗人一个。但和这位相比,廖将军顿时成郦明先那种江南白面容。

        对于这样的人前来攀谈,李威却不无欣然。

        就在刚才李威对人堆不满,也一眼看中这人是个汉子。这汉子直到清退一批的时候才出来说话,不是他此时才摆胆量,而是刚才他和王奶奶似的,进来以后就让挤在一个地方动不得。

        有人站起,有人走动,这大汉就势来到英王面前,对他发出邀请。

        李威也和太子想的一样,他来幽塞是做什么的?

        不仅仅是护卫太子,英王李威也想看看幽塞的地势,了解幽塞遇到的苦楚。

        出城是必然的事情,李威干脆的答应紫脸大汉:“成,过上几天你来约我。”

        ------题外话------

        错字再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