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客厅里满当当

第二十八章,客厅里满当当

        王家奶奶每天和别人的比拼,有输也有赢。祁氏并不算其中的重要人物,不值得王家奶奶另钱相看。

        不过是王奶奶这个人的本性如此。

        在祁氏扭动腰肢走的姗姗后---这姿势并不见得祁氏动春心,而是女人发泄时的一种手段。

        身受的王奶奶爆发了。

        “腾腾。”

        她几大步跑到祁氏面前,抚一把发髻,也开始故意走的姗姗。

        这种隐含着比气势也不输,或者她是王家的主人,而祁氏是岳家的下人......种种的姿势,让祁氏也炸了毛。

        “腾腾。”

        祁氏几大步冲到王奶奶面前,较劲般的把她落在后面。

        王奶奶又追上来,祁氏又追上去,直到客厅就在眼前,祁氏从孩子气中醒悟。

        那里就快没有位置了,她得抓紧。提起一口气,祁氏慌慌张张的奔进客厅。

        王奶奶却反而慢下来,不但走的袅娜,并且笑出妩媚。

        她在心里暗笑,下人就是下人,这辈子也不翻不成身。纵然翻成身,也浑身上下带着小家子气。

        王老爷虽只是中举,而没有做成官。但王家的熏陶让王奶奶根深蒂固:贵人永远喜欢从容和安详。

        奶娘急吼吼的模样,贵人不把她打出来,也会在心里狠狠记上她一笔。哪怕岳老夫人再举荐长孙女儿,贵人想想是祁氏奶大的姑娘,也不会要她。

        王奶奶很有底气的登上客厅,她一来巴结贵人,和岳老夫人争风,这个可能不算底气。二来守住她未来的儿媳岳繁京。否则的话,岳家请她,她也不来。

        谁叫岳家虽然有一个大笑话背在身上,但岳老夫人这南边儿的官宦小姐确实有能耐,五个孙女儿在幽塞的姑娘中都称得上翘楚。

        岳老夫人放眼全幽塞,王家的小古做官以后,可以当她的孙婿。王奶奶也早就把全幽塞的姑娘掂量十几年,在她生下儿子以后,就开始放眼全城挑选儿媳。挑来挑去,岳家的姑娘衬得上王家的门第。

        她是来守着未来儿媳的,免得让贵人挑走。

        王奶奶持着这种底气,不慌不忙的走入客厅。在厚门帘内一看,王奶奶傻了眼。

        乌泱泱的人呼出白气,把岳家的家什都染上一层。

        椅子早就坐满,站着的也不在少数......王奶奶面色泛青,这些乡下泥腿子们,居然没有人给她让座。

        谁敢说不认得她是本城的王奶奶?

        祁氏是这个家里的人,在岳老夫人的身后混到一个座位。莲叶这个丫头体谅祁氏为大姑娘的一片心,把自己的位置让给她,又搬把椅子给祁氏。

        王奶奶面色不豫的等了等,甚至没有等到别人让出一条通道。眼看着通往贵人面前的路,大半都让人占住,挤过去这事儿,对于王奶奶这等幽塞尊贵的女眷来说,不行不行。

        而贵人长什么模样,都让人挡住,王奶奶也就没有看到。

        这一记闷亏吃的,王奶奶含恨地对自己道。有那么一天娶回儿媳,就让岳家好看!

        生女低三分呗,这岳家竟然敢装不知道!

        不能挤过去,也不愿意闻一堆人的气味。王奶奶索性能进的两步也不必走,就在门帘附近站着,不时的还能换下门帘外刮来的清新空气。

        她也只能这样。

        两个妇人的比拼到这个时候,祁氏大大的占据上风,但奶娘也高兴不起来。

        她看到三个贵人,从主人到奴才都坐在高位上面。三个座位的两侧,共计四个位置。

        二房的朝环、吉环姑娘,一左一右的陪侍着那让确认的贵人。太子李名喝水吃果子,都由朝环、吉环包圆。

        小白脸儿的年青小爷身边,大房的岳爱京娇滴滴的在他身后。那看上去不好招惹的奴才,旁边是三房的岳望京。

        但他不喜欢望京姑娘,满面寒霜如冰雪进房。

        祁氏忧愁了。

        她的大姑娘位置在哪里?

        望了几回岳老夫人,岳老夫人全神贯注陪客人,没有回应。祁氏也不能当众把岳老夫人叫上一声,就气恼的瞅着岳望京,等着她让那个奴才撵走。

        奴才身边虽然地位低,但好歹算给繁京姑娘腾出一个位置。

        李威的年纪和身份,都不是把不悦摆在脸上的人。但他从见到岳家的人开始,就没有打算给他们留颜面。对留宿他们的主人,英王殿下尚且这样做,何况是这一堆没有眼色,挤在冬天关门闭户的房里,不怕把太子殿下薰坏的人?

        顺便把岳家也怪上,能招待太子殿下是他们几世修来的荣幸。不管什么人都放进来,拿着太子殿下显摆吗?

        李威阴沉着脸,吓得没有人敢主动和他说话。

        岳望京更是欲哭无泪,好几回的望向母亲杨氏,用眼神示意她想离开。

        这个奴才根本不好讨好,递茶他不接,剥干果子他不给正眼,岳望京尴尬的收回手,弄出几身冷汗不说,也常常的羞到脸通红。

        杨氏也看出女儿不受欢迎,她的嘴里也是苦水。但冷酷而看上去帅气骤增的李威,客人们中的女眷们看他最多。如果望京让出位置,另外会有人抢着上前侍候。

        这可是自家弄来的贵人。

        三老爷岳行前为打听这事情,下大雪也出门奔波。至于二伯说他才是最早得到消息的人,呸,谁要承认他!

        杨氏竭力的堆出慈爱,在神情里、在眼神里,哄着岳望京别走,千万别走。

        岳望京强打笑容,更多的像哭。

        廖雪峰走进来,也是一愣。他也看不下去了:“这这!”对着岳家三兄弟怒道:“你家开放牛行吗?薰坏贵人你负担得起?”

        李威双眼翻天,鼻子里哼一声。这是廖雪峰的正牌主子,廖将军捕捉英王的精气神都在瞬间中。廖雪峰不等岳家三兄弟回话,亲自动手撵人。

        “唰”地一声打开大门帘,对着外面摆手:“拜见过的,出去!”

        岳家三兄弟感激涕零,他们不是想不到,而是撵谁都不好。讨好贵人固然好,而没有讨好到,以后还是幽塞城里过日子。

        郦明先也松口气,觉得廖雪峰来得正是时候。他爱看热闹,却不爱自己变成热闹给人看。

        “慢着,我正说话呢,你撵人还怎么说话?”

        反对的人倒有一个,太子殿下李名。

        这位殿下不算天纵英才,却也愿意勤政。他津津有味的问着民生,感觉正不错的时候,廖雪峰跑来“搅局”。

        李名甩个脸色给廖雪峰:“不要撵。”

        ------题外话------

        上午更新滴上午更新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