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私定亲事

第二十六章,私定亲事

        岳繁京看向声音的来处,新粉刷白墙的路口,有个少年奋力的跑来。他扬起的不是风,而是满身的热烈。

        “嘿,繁京,你今天好吗?”王小古笑嘻嘻。

        王小古喜欢岳繁京,在幽塞不是秘密。秦玉莲和梁姑娘互相使着眼色笑,往旁边走开两步,再对王小古道:“记得请客。”

        王小古摸着脑袋:“成成。”眸光很快就收回来,放在岳繁京的面上。没看第二眼,大呼小叫不难为情的王小古面上一片可疑的红。

        他的嗓音骤降到最低,问道:“繁京,你家里来了贵人是吗?”

        “是啊。”岳繁京懊恼。

        王小古结结巴巴:“不要跟他们走,繁京,等我娶你。”他可怜兮兮的争辩:“咱们三岁那年就说好的,扮新人娶亲,你当新娘子,我一定当新郎倌。刘家的阿六同我抢,”

        岳繁京扑哧一笑:“让你打哭,阿六娘在你们家门外骂的足有三天。”

        “所以,别走。”少年黑眸深邃中闪动,仿佛印刻牢牢的誓言。

        王小古以前就表白过,岳繁京当时出于各种原因,比如年纪还小,比如亲事由长辈作主,而两家的长辈么,不太和气,等等。不敢正面回应。

        此时,岳繁京没再退缩。

        世事如刀,即将割得她体无完肤。她既不能阻止祖母的旧执念,它几十年里折磨着祖母,也让祖父含恨而终。也不能提升在贵人眼前的地位,把“奴才”的鄙薄打掉。

        她能做的,就是认真寻找稳妥的亲事。王小古,相当不错。

        仰起面庞,岳繁京正视着王小古,低而有力地问道:“你是真心?”

        王小古跳了起来,双手在胸前捧心,迫不及待的道:“我当然真心,有假话让雷劈......”

        岳繁京颦起眉头,她不愿意因此而让王小古乱发誓言。

        誓言一旦发出,就要守的忠贞,也因此,不能随便就说出。

        但她还没有阻止,王小古咦上一声停下来,面庞涌现出狂喜的他颤声道:“繁京妹妹,你答应了?”

        王小古很快就反应过来。

        岳繁京柔柔的笑着:“我也不能算答应,你知道的,祖母当家。”

        说到岳老夫人,王小古反倒不以为然。对他来说,他心爱繁京,繁京也心爱他,这个才最重要。

        王小古安慰岳繁京:“等我中举放官职,你祖母才不会反对呢。”他眺望远方,飞雪浓浓充满视线。

        飞雪的后面是城外的密林,因为雪浓看不到,王小古尽情想像成玉阙金殿,佩紫着朱。

        “父亲昨天还和母亲说,明年送我进京下春闱,让母亲早早的为我缝制一年的衣裳。繁京妹妹,你再等上一年,咱们就可以把亲事定下。”

        王小古信心满满。

        岳繁京忍不住取笑:“明年秋闱,后年才是春闱和殿试。纵然你一路平步青云,也得后年才有官职,”

        竖起两根手指,白晰的可以媲美洁雪:“是两年。”

        王小古一昂脑袋:“明年秋闱放过榜,我高高的中了,就央请父母去你家求亲。我秋闱有份,自然与官职有份,这个还用怀疑吗?你只等我一年吧。”

        垮下肩头,斗志昂扬又恢复成可怜之极,央求道:“好妹妹,别跟着贵人走。那贵人?鬼知道是不是骗了你姑母的那种。千万,保重自己,别让他们弄花了眼。”

        脑海里挥之不去那奴才的“鄙薄”眼神,在王小古这段话里化为齑粉,岳繁京打心里快活了,笑眯眯地附合:“是啊,说不定就是骗子!”

        “嘘!”

        王小古并不莽撞,他往左右前后示意,悄悄道:“给廖将军留些颜面。”

        目光所能看到的街道两边,几步一岗,数步一哨。

        岳繁京来不及取帕子,用袖子往面上挡一挡,再就和王小古轻松愉快的发出嘲笑声。

        秦玉莲在一旁笑道:“说完了没有?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王小古取出一锭银子,在指尖上拈着,作势要抛过去:“你们先去,等下我送繁京妹妹过去。”

        秦玉莲摆摆手:“不是吃你的请,是城里来了贵人,廖将军吩咐下来,今天晚上就唱过年大戏。”

        “今天晚上就唱戏?”

        王小古先也是不悦,也觉得这拨贵人是扰民来的。随后满面笑容:“繁京妹妹,晚上等我来接你,咱们看大戏。”

        秦玉莲和梁姑娘又笑,岳繁京涨红脸。在边城长大,男女大防不如内陆。战火漫延的岁月,也讲究不起。另外,岳繁京虽算许诺给王小古,还有些话没有交待。

        岳繁京大大方方的道:“好,晚上我等你。”

        王小古喜欢的原地又跳几跳,落到秦玉莲面前,指尖银子塞过去:“给,拿着买吃喝,记得,多买糖炒栗子和糖葫芦,妹妹爱吃。”

        秦玉莲还没有防备,银子已塞到手里。

        虽然是从王小古袖子里取出来,但在王小古指尖上捏着,雪大,已落了一层,又让风吹去些许温度。

        王小古也没有拂去雪。

        冰的她哎呀一声,直透到心寒,耳朵里就听到一大堆的话。

        秦玉莲拿帕子把银子包住,生气地道:“既然多买妹妹吃的,为什么不给妹妹拿着?”

        大步跑开的王小古听见,回头扮个鬼脸:“妹妹不耐烦做琐碎事情,你要我请,还不使唤你吗?”

        “我又不是你家丫头!”

        秦玉莲的话还没有出来,王小古双手捂着耳朵,拐到旁边巷子里。估计,一个字也没有听到。

        秦玉莲气呼呼:“都在一个城里住着,眼睛里也应该有别人。”梁姑娘好笑地劝她:“你还不知道他吗?除去繁京以外,他的眼睛里怎么会有别人?”

        秦玉莲想想也是,顿时气消。和梁姑娘肩并着肩,对着岳繁京暧昧的笑,异口同声地道:“妹妹,这就去给你买好吃的。”

        ------题外话------

        炮灰必备特性:一、忠贞。二、忠贞。三、忠贞。四,运气不佳,一个不小心弄丢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