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未睹真容不诽谤

第二十二章,未睹真容不诽谤

        李名带出来的人手,时常的离开驿站在街上走动,回来以后,就把听到的闲话告诉李名。

        郦明先就是这样听到幽塞岳家的传闻,但李名前往幽塞这里,可不是为了岳家十几年前的传闻。

        边城的凶险、边城的艰难、边城的豪情,是太子殿下离开京城的主要原因。

        李名不介意郦明先时不时出来的稚气,但郦明先一直在嘀咕,好似把“探视风流”入了心。并且住在别人的家里,却拿街头巷尾的话把别人家的姑娘好一通的编排,李名觉得过头。

        岳老太太精心收拾的客房,在承担护卫职责的英王李威眼里,是岳家不务正业的铁证。但在太子眼里,已把房中优雅品味欣赏的殿下,认为歪风邪气的人家里,出不来这种摆放的格局。

        李威要从太子的安全着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点风吹草动都要推敲再推敲。抱定的,宁可出来一百个错误的结论,出现一百次过度的防御,也不能放过一次虚假的警惕。

        太子李名却由边城的老少皆不容易过活这个观点而出发,宁愿宽宏大量,也不愿胡乱的冤枉别人。

        不管宽宏大量是李名的原本个性,还是他没有登基前的笼络人心。在见到岳家的姑娘以前,李名都肯把岳家往好的地方去想。

        人站在不同的位置上面,想的自然不会重复。

        把郦明先训的不敢说话,李名重新有了笑容,微笑道:“打热水来我净面。”

        在这个小院里,岳老夫人派来的侍候人远不止两个丫头,听到房里有说话声,知道贵人起床,已备好热水在外面等候。

        郦明先刚刚挨过教训,殷勤的一溜跑出来。和李威一个接热水,一个接巾帛。看在岳家下人的眼里,更加的清楚,不爱说话的这位,看上去让人不敢直视的这位,才是真正的贵人。

        岳老夫人安排的人不会错,消息很快就往岳老夫人那里传。

        “醒了?”

        岳老夫人第一时间激动的起身,同时叫着家里别的人:“都别落下,跟着我去请安。”

        岳家的主人都在这里,不管是刚刚到来的姑娘们,还是很想请安又怕打扰贵人睡眠,而在这里等候的老爷们,跟随着岳老夫人的激动而激动。

        房里,炸了油锅般的沸腾起来。

        岳繁京正在好笑比放鞭炮还要热闹,祁氏催促着她:“姑娘快跟上老太太,请安的时候可别站到最后面。”而岳老夫人的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岳老夫人满面含笑:“繁京,你跟着祖母。”

        岳繁京紧走两步,搀扶住祖母的手臂,心里没来由的,就有了一下格登,忙悄悄的去看伯母们面色。

        纪氏幽怨的望着丈夫岳居功,岳居功因为妹妹的遭遇,和自己膝下也是女儿,素来是个反对“还京”的人。

        大老爷揣上好些年的想法,期望女儿爱京不要嫁的太远,父母还能对她有个照应。此时,无声无息的融化在妻子的默默指责中,留下的只有脸上的尴尬。

        岳繁京见到,也无形中跟着尴尬。倚着的祖母,仿佛滚烫火炭烧灼人。二奶奶周氏因为自己丈夫是个人精子,底气还足,只是对着岳占先抛眼风,岳占先回给妻子一个笑容,岳繁京看得出来这是让二伯母安心。不是眼红什么的,岳繁京也安下心。

        按长幼顺序安排的座椅,岳繁京按远近先后的打量,最后一个打量的就是三伯母杨氏。杨氏倒没有嫉妒她的意思,只是泫然欲泣的望着岳老夫人,一只手上握着岳望京,试图往岳老夫人的另一侧身边推。

        自从家里来了贵人,哪怕岳老夫人公然宣称必然有岳繁京的亲事,哪怕三位奶奶也都承认大姑娘理当先出嫁,祁氏也每时每刻如临大敌。

        五房的姑娘没有父母,倘若祖母让儿孙们左右到糊涂的地步,繁京姑娘不如意,奶娘祁氏也无力回天。

        祁氏能做的,就是把所有她认为的威胁,在她的能力范围之内打回去。

        但是一位奶娘,能做什么呢?

        一个不小心,也就成过激反应。

        祁氏见到杨氏的动作,误会成三奶奶要把繁京姑娘从老太太面前挤开,吓得祁氏尖叫:“春枝,你死哪儿去了,老太太要出门,快来扶一把。”

        杨氏硬生生气怔住,这老货,她居然敢怀疑自己?

        面对这一幕,岳繁京应该重添不安,但三伯母的面色青一阵红一阵实在中看,岳繁京笑意上翻,偷偷的在心里走了几个来回。

        春枝从房外赶来,哪里赶得及。香苹从另一侧扶起岳老夫人,岳老夫人为首,余下的人跟着她。很快,房里走得只剩下呆呆生气的杨氏,和让杨氏拧着衣袖,还不曾走出去,又不好当着人发火的三老爷岳行前。

        目送岳老夫人离开房门十几步,岳行前压低嗓音恼怒:“你又发什么疯?”

        他也气涌胸怀,怒目道:“你再敢打我,我就把你休回家去!”

        杨氏冷笑以对:“你要是不给女儿好亲事,我不要你休,我带着望京回娘家去!”

        原来还是为孩子,岳行前消了气,心虚一层一层的上来。他抱怨着妻子:“都是你不好,母亲以为你眼里没有她,而这消息其实是二哥在云州城里打听来的,如今来三个,二哥和五弟这两房三个姑娘,咱们插不下去脚。”

        杨氏在岳行前说到一半的时候,就知道丈夫拿不出气概,扑通往地上一坐,双手往地上一拍就要大哭。

        但听到与二老爷岳占先有关,杨氏寻思着,不知不觉的自己站起。喃喃道:“又是二伯走在前面了?”

        “是啊,二哥的知己广,从云州城里特意给他写信,让他留神贵人脚踪。”

        岳行前低声下气:“请你不要闹了好不好?难道我不想给望京好亲事,你我膝下现下只得这一个孩子不是吗?你仔细的想想,繁京侄女儿也好,还是朝环、吉环侄女儿们也好,她们有了好婆家,带契你我的望京,和大房的爱京,也是顺理成章。如今啊,先把繁京许人是正经。她是最大的孩子,再来五弟在地下能阖眼,三来......”

        杨氏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她的内心忿忿不平。都说幽塞城里的好事,岳家二老爷能占一半。而岳家门里的好事,岳占先眼里更没有兄弟们。

        真是的!

        凭什么二房就挑得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