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玩笑

第二十一章,玩笑

        但正是认清下马威,让岳老夫人的眉眼都得到舒展,雀跃随时在心头狂舞。

        是真贵人,才有下马威。

        一般的人,装也装不出来。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缓缓地出现在岳老夫人脑海里。他五官清秀形容潇洒,一举手一投足之间,总带着风秀于林间的飘逸。

        但这位不是贵人,哪怕他曾有过近似完美的解释:“家里管教严,纵然在外面也不许招摇,更不允许倚仗家世结交人。”

        当时岳老爷子相信,岳老夫人也相信他。岳良菊,就此成为父母眼中的希冀,险些让这个骗子哄走。

        在今天拿这个人和客院里居住的三个人相比,李威摆出来的下马威,金灿灿的一块大好招牌。

        如果岳老夫人曾上当过,心有余悸而不得不再思虑时,想一想本城守将廖雪峰将军吧。

        十几年的那位贵人,除去京里子弟、京官出身这样的身份以外,当时的守将虽然客套,可没有为他站岗放哨。

        岳老夫人随便的往外面望一眼,门帘厚重而望不到外面,但从她坐的地方和窗户有一个小小的夹角,勉强能看到一个人走动。

        不大会儿的功夫里,岳老夫人见到十几个人走过去。岳家整个的大院,其实整体很小。这十几个巡逻兵足以把岳家撑的满满当当,但他们不厌其烦的走动,落片叶子在地,只怕也迅速发现。

        除去巡逻兵以外,岳老夫人还知道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另有几十人的暗岗密哨。

        她还知道廖雪峰一夜没合眼。

        想到这里,岳老夫人湿了眼眶。她颤抖的嘴唇呢喃着:“天呐,我终于等到了,终于......”

        儿媳们因为贵人厉害而引发的讨论声,丫头香苹和采娇委屈的低语声,都没有让岳老夫人醒神。

        她神思如飞雪,身在幻梦中。几回梦中曾见到绣阁高楼,莺啭春风。她终于能回去了吗?

        或者,能把孙女儿们送回那旧日的日子里,她也觉知足。

        这一段下马威,在这个房里无限酝酿着后续。而此时演绎下马威的那间房,也挺热闹。

        郦明先从裹着的被子里伸高手臂,嗓音不是很高,但也表示出奋力的抗议:“还我风流人儿!”

        “我跟出来,是玩的!”

        李威坐下来哈哈笑,已把房门关上的他,笑声也不是很高,但神情很是欢乐。

        十五岁的郦明先是个很好玩的人,看正经书聪明,看杂书也来得。说出话来,要规规矩矩的也有,要笑谑滑稽的也有。因为年纪还不大,贪玩的年纪,是太子府上的开心果一枚,也时常的能取悦英王李威。

        李威看在太子面上要喜欢他,就郦明先本人的为人才学也喜欢他。有一句没有一句的,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睡着,拌起嘴来。

        李威取笑道:“哪里有风流人儿?我不过就撵走一个丫头。”

        “你不懂!话本儿小说写的,谁是香梦沉酣的指路人、牵线人、送信人?都是房里的丫头,我正要套她的话,要听岳家闺中的好故事呢。”

        李威更乐:“让你这么一说,听上去更像青楼老鸨、迎门的大茶壶。你好歹也算文雅的人,就不怕听完故事,把你郦家诗书世家的门楣抹黑。”

        郦明先白眼儿他:“就算你比喻的更形象吧,但我就是要听!你弄丢我今早提神的香艳故事,你赔,赔给我。”

        抗议的拳头展开,亮出手板儿。白牙呲着笑:“你书房里的好东西,分我几大车。”

        李威作势要打他,也把一只手高高扬起,笑骂道:“几大车的巴掌?有的是。”

        “哼!”

        郦明先收回手,继续白眼儿他:“我的香艳故事,我的香艳故事......”

        直到隔壁有一声轻咳,李威站起来就往隔壁去,郦明先连滚带爬的下床穿衣,随后跟着来到太子李名的房中。

        太子李名没有听到李威和郦明先的说话,但见到李威出现在床前,也和他开了个玩笑:“我的风流人儿呢,又让你撵走了不成?快快还我。”

        李威知道太子开玩笑,他也笑上一笑,还没有回话,郦明先紧跟着过来,把这句话听在耳朵里,一跳抢站在李威身前,对着太子嘻嘻:“把我的好人儿也一起还我吧。”

        脑后的衣领子一紧,让李威揪住了,把郦明先往后面甩开。李威手上没有用力气,郦明先年青筋骨敏捷,踉跄一步扑倒在桌子上,并没有摔跤。

        双手一按桌子,郦明先哇呀叫上一声,对着李威后背扑来:“我打中了,就还我的人儿。”

        李威往旁边一闪,就把郦明先避开。郦明先落在太子床前,险些嘴啃床板。

        李名大笑,李威直接满面嘲笑。郦明先自知不是对手,骨嘟着嘴,垂着双手,黑着脸对着李威。

        他有一个不算能耐的能耐,就是没完没了的絮叨。李名虽是太子,却是他的姐丈,对他疼爱有加。郦明先到京里的时候只有十二岁,和太子常往来的李威看着他长大,除去肯教导他以外,也肯容忍他良多。

        房里就响起夏天知了般的低语声:“我的好人儿,我的好人儿,那是给我的......”

        李名忍住笑起床,李威忍着笑取过太子的衣裳,服侍于他。等到太子着装好,见床前那只知了还在继续,李威敷衍了事的安慰道:“你放心,等下就吃早饭,你要的风流人儿才真正的上场。”

        郦明先高兴了:“岳家的姑娘,咱们在云州的时候就听说了,一个比一个生得美。一个叫赛貂婵,一个叫赛西施,一个叫.....”

        他的话,终于引起太子李名的注意。李名轻描淡写地问道:“我怎么就没有听到,明先,原来你说出去打听民情民风,听的却是这个?”

        郦明先缩缩脑袋,兴奋劲儿一扫而空,嚅嗫着道:“并没有,这是我无意中听到的,我其实也没有放在心上。”

        李名嗯上一声,心平气和地教训他:“玩,可以。胡闹,不必。”

        “是。”

        郦明先乖乖的答应着,李威看在眼里,打心里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