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下马威

第二十章,下马威

        廖雪峰的回答激昂有力,但李威的眉头依然皱着。英王殿下在说话的时候,目光又难免的在周围扫上一圈。

        昨天夜里李威就能看到,这是个雅致的小院。两块一高一低的假山石,中间隔着十数步,呈遥相呼应之势。数株红梅自假山旁边绽放,嫣红色在周围灯笼的映照之下,沉沉的化为朱紫。

        有冬天的夜幕为陪衬,这团朱紫无疑绮丽富华。也是英王李威皱眉的原因,这位殿下的反感直线上升般增加。

        在他看到对幽塞描述的公文里,不存在这种雅致。

        本朝的诸多边城不管相隔的有多远多近,用卫所作为中间联络。李威奉请太子李名自云州边城赶来,路上风大雪大,不可能一天赶到幽塞,落脚的地方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卫所。

        幽塞以犄角之势,在版图中突兀的尖锐而出,哪怕这座城池很小,除非打算放弃,否则周边的卫所不会少。

        幽塞周边的卫所,远比云州这座管辖的边城还要多。也意味着幽塞历年受到的袭击,也远比富裕的云州多。

        但是看看这数株梅花,都是细杆儿般的枝干,花开得也不算浓郁,种下的年头不会长久。很容易就让李威联想到主人种下不活,再种不活,继续种的艰难。

        然后给远路的客人欣赏?

        云州城里对岳家不能安居边城的传闻,或多或少的表现在一树梅花和精巧的山石里。

        李威不是认为所有的人住在边城这种苦地方,就应该长久不挪根基。但岳家不同,岳家是上一代获罪而贬到这里的官员,他们有安居守城的责任,有表现忠心的义务。

        人,不能在安分守已的时候安分,不应该出来的贪婪等等,也就在所难免。

        李威对太子殿下的住处望了望,就在他睡房的隔壁。如果他不是还要交待廖雪峰话,这会儿已经赶到房外侍候,听一听太子殿下有没有使唤人的地方。

        此时,窗户根的下面站着一个缩头缩手的丫头。天气寒冷,她穿着厚厚的锦袄,看上去不无臃肿。黄色绣瑞草的衣领子色泽鲜艳,出色的勾勒出她尖尖的下巴,莹白的可以媲美雪地。

        李威三步并作两步赶过去,对丫头挥了挥手:“昨天我就说过,这里不要你。”

        这是老太太的丫头香苹,她本就对“贵人”身份瑟缩,又不能抵挡李威的威风,吓得后退几步,才敢小声地回话:“老太太让我来侍候......”

        “回去说费心,这里有我侍候!”李威的嗓音冷上三分。

        廊下的风雪都似乎随着寒彻入骨,香苹更是又后退几步,想到岳老夫人的循循叮咛,才勉强的敢再回话:“老太太说不敢怠慢......”

        这一次回答她的,只有李威不耐烦挥动的手掌,好似抽打天地的风雪般有劲道,香苹见到拔腿再跑。

        一口气到小院的外面,香苹背靠着墙壁长长的喘气,嘴里说着“娘呀”,面上有了痴痴。

        身为岳老夫人面前得意的丫头,香苹对主人的话深信不疑。老太太说“还京”好,香苹刻骨铭心。

        如果没有这个机会,老太太只是痴人说梦,香苹到嫁人的年纪也就嫁人,不会受到影响。但贵人就在面前,不管是他的面容,还是他的身段,还是香苹昨天夜里差点儿就侍候太子上夜而窥视的里衣上珠宝,都让丫头的心先遇春天。

        香苹走的闷闷不乐,她也认为英王李威是个侍候人的奴才,可就是这个奴才,也表露出高高在上,让她觉得高攀不起。

        她反复的内心怅然,如果昨天夜里这奴才不把自己撵走的话,房里的那位贵人,只怕会带自己走吧?

        老太太平时说的话里,京里遍地有银钱,处处着绸缎,那是个多好的地方啊......

        带着遗憾,香苹走的不甘不愿。

        李威赶走她,不由得松上一口气。太子殿下不可能一个侍候的人都没有,君臣孤身出现在幽塞,称得上“拐带”太子出门。很快,侍卫们就会追来。看似李威又要护卫又要侍候,其实也只是辛苦这一时。

        他往房门里面听听,没有任何动静,太子李名应该没有醒。但是另一侧的房间里,隐隐的出来嬉笑声。

        女子银铃般的声音,仿佛清脆的泉水叮咚。

        李威没好气,郦明先就不是个省心的。都说岳家几十年里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还京”。住进岳家后的种种,也能证实传闻没错。郦明先哪怕玩心再重,也应该主动避嫌,主动克制。而不是和岳家的丫头打得火热,给岳家的人顺着竿儿上的机会。

        李威不用看,就知道郦明先住的那房门虚掩。有别人家的丫头在内,郦明先不至于荒唐到关门闭户。

        一把推开来,带着大把的冷风侵进去,看也不看床上开始哆嗦的郦明先,李威对岳老夫人的另一个丫头采娇,也横眉怒目:“出去!”

        乌暗的夜色自李威的背后打进来,他凛凛中俨然一尊天神。威严和厉色让采娇心惊胆战,娇啼一声泪水滚滚而落,双手掩面也是兔子般跑开。

        在她的背后,郦明先气的小白脸变色:“她走了,谁侍候我要茶要水!”

        李威笑的虚情假意,嗓音柔和的假模假样:“小爷,我侍候你!”

        采娇把这几句话听在耳朵里,更是跑的飞快,来到岳老夫人面前,岳老夫人正对着儿媳们说拿出种种好东西招待贵人的话,让采娇打断。

        “老太太,我看清楚了,那位看着最神气的爷,真的是个奴才。他连郦小爷都亲自巴结,不肯让我抢了差使。”

        纪氏、周氏、杨氏发出惊叹的嗓音,眼睛瞪得溜圆,把采娇的话记在心里。

        岳老夫人却让采娇把刚才的情景重复一遍,李威说话的语气,进来时的表情,都反复的问了又问。

        纪氏见是个讨好的机会,忙道:“孙女儿们有老太太,真真是她们的福气。有您老人家这么一问,我们就不会弄错高低尊卑,也让京里的贵人看一看,姑娘们虽生长在小地方,却有眼力。”

        岳老夫人淡淡的一瞥她,她心里明白,来的贵人不相信岳家,就是一个丫头,也不肯轻易的接近。

        虽然贵人难以接近,但这不折不扣的算个下马威。

        ------题外话------

        错字再改,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