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十章,就这么定了吧

第十章,就这么定了吧

        关于岳二老爷的为人,凡是认识他的,对岳占先的评价都有相同的一条。

        这位的名字没有起错,名如其人,人即是其名。

        不管什么事情,不论先来与后到,岳占先想占先的,都会占到先。

        这样子做事情,多少会招来别人的不悦。对岳占先最离谱的一句话是,岳五老爷岳厚来是怎么死的,还不是因为他占到岳占先的先,身为兄弟却念书强过二哥,中举的名次也比岳占先高,所以岳厚来早死了。

        这话透着恶毒,岳厚来的死也与岳占先没有任何关系,但足以说明岳占先的“占先”能力,在幽塞人的心中牢牢占据一席之地。在岳家上上下下的人心里嘛,也是风雪虽大,却不可撼动。

        岳占先这么一开口,开开心心老老实实的接受岳老夫人的旧执念,好似风雪到房中,并且带来一个大炸雷。

        这雷嘛,自然不是炸到每个人的耳朵里,而是滚滚于心田之上,远强过在耳根下面作怪。

        大老爷岳居功失态的最早,失声的叫上一声:“二弟,你怎么能……

        ”

        说到一半就此止住,是想到公然的反对母亲。

        岳居功同情妹妹岳良菊的遭遇,但不表示他难于理解父母亲对“还京”的酸痛。想到父亲已离世多年,而母亲一个人苦苦的支撑着家,岳居功长长的叹上一声,后面的话不忍心说下去。

        但岳居功依然认为岳老夫人的继续坚持并不见得好,就不能坐视岳占先的错误决定。话不能再说下去,岳成功就用眼神眨巴眨巴,暗示岳占先不要害了两个孩子,岳朝环和岳吉环。

        岳占先见到后笑了笑,再次清晰的表达他的心意:“大哥,还京有什么不好?咱们家从你我兄弟们起,算在幽塞占稳脚根,远比父亲当年来的时候,人生地不熟,没有知己没有臂膀要好的多。但是,”

        他流露出疼爱的神色,先是望了望长女岳朝环,再看向小女岳吉环,爱怜之色溢于言表:“咱们家的孩子都生的好,若是放在内地,怎么样也得找个五品以上的官员,又要有抱负,又要有家世,我才肯答应他们当女婿。如今是住在幽塞……何苦来,你我兄弟困在幽塞高不成低不就,却要把孩子们连累一世。”

        他再次对着岳老夫人斩钉截铁:“母亲,请为孙女儿操心,这一回京里来的贵人,咱们家无论如何也得请到家里见上一见,孩子们如果能有好出路,以后多多的孝敬您,您面上也多出光彩。”

        这话带出房里低低的抽气声,不久以前护女儿如老鸡护雏的纪氏和杨氏更是目瞪口呆。她们手里还攥紧各自女儿的手,但不再把女儿们往自己怀里和身后塞,而是若有所思的停下来,空茫的眼神暴露出纪氏和杨氏此时的内心,必然也是空落落的一片。

        两个人都在想,这是怎么了?精明的二房竟然愿意把女儿送给老太太折腾,要说这里面没有好处,纪氏和杨氏可不肯信。

        还要反对吗?

        纪氏和杨氏脑海里嗡嗡作响,不停的闪动着这一句疑问。

        岳良菊在岳占先第一句应承的话出来以后,就面带讽刺,像是认定这位二哥看不到她常年让人指点的苦处,被虚无飘渺的荣华富贵动心怀。但是岳占先坚定不移的再次声明,他愿意拿女儿结交京里贵人时,神情既不追捧,眼神也没有闪动贪婪,岳良菊明白了,这位精明的二哥不会办错事情,这一回来的贵人,只怕与她遇到的不同。

        岳良菊一下子就伤了心,旧事滔滔如炸堤般在眼前晃动,让她的眼神变幻,一会儿疯狂一会儿尖锐,面上也如癫似狂。

        熟悉岳良菊的人,包括这个房里所有的人,都能知道这是岳良菊随时会发疯的前兆。

        但是却没有人出来阻拦,岳占先看似一意孤行的话,是先一步出来的癫狂汤药,让房里的人各各为之神魂颠倒,想个不停或者不吐不快。

        奶娘祁氏不是有见识的人,所以跟风在所难免。她心里只闪动一句话,跟着二老爷不会有错。抢先一步在岳良菊开口以前,祁氏尖叫一声:“老夫人,好事儿先仅着大姑娘!”

        定亲的事情,哪有姐姐没论嫁,先说妹妹的道理,祁氏这句话并不算出格。

        这尖叫声里,岳良菊浑身一颤恢复一些清醒,她再次打量眼前的人。

        母亲花白头发面有皱纹,她有了年纪,再不是当年那整夜为自己思虑的身子骨儿。

        二哥虽然有精明的名声,却过于精明不能算是好名声。时常有人在他背后说,算来算去的人只怕好不到哪里去。

        岳良菊最后看的是大侄女儿岳繁京,她没有父母,祁氏又已经改口。就算自己再出头,也改变不了繁京受祖母左右。

        岳良菊冷淡的想着,会吗?

        她岳良菊遇不到的好人,却让侄女儿们遇到?

        等着看侄女儿笑话虽然不对,但如果繁京遇到难处,这个责任应该由二哥岳占先负责。

        老姑娘的名声不是虚假的,岳良菊即刻搜枯肠挖肝肺的回想,几年以前二房曾对她不算客气,至于那天二房自己有事,岳良菊才不去想。几个月以前,二房走路没看到自己,没和自己打招呼,等等……

        岳良菊心情大好,她遭遇不幸,凭什么这个家里别的人都过得好,平时呢,还装着安慰妹妹容忍妹妹,天知道妹妹成天看着你们夫妻成双膝下有女,妹妹一直容忍你们。

        岳良菊紧紧闭上嘴,想着她偏偏不点醒二哥,也不点醒祁氏,至于母亲,她这一辈子都活在“还京”的梦里,岳良菊自问点不醒她。

        老姑娘受到刺激后,随时欲出的性子,就这么按捺下去。房里,只有岳老夫人笑意盎然的嗓音。

        “成啊,我就只为繁京、朝环和吉环操这一回心。”

        这是明摆着把大房和三房撇下来,纪氏张张嘴,想说什么又没有开口。杨氏张张嘴,想说什么又没有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