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在线阅读 - 第一章,幽塞岳家

第一章,幽塞岳家

        幽塞这个地方,位于整个版图的极西北方。城池像一只稚嫩的小脚丫,自边境线横空而出突兀而现,把西北大片的森林挡在国门之外。也因此,下雪的时候虽然披霜,但风让挡住大半,和边境线上其它城池相比,倒不算最寒冷。

        城北角的岳家里,岳繁京走出自己闺房门,望一望鹅毛般飘落的雪花,只随意的把身上娇黄雪衣拂一拂,并没有扣紧衣领。

        小丫头春枝从身后走上来,说着:“姑娘停一步儿可好?”等到岳繁京停下来,春枝伸出她冻的有些微红的手,为岳繁京把雪衣拉紧。

        岳繁京没有夸奖,反而用嗔怪的眼神的望着春枝的红萝卜手:“你又做下什么了不得的活计,又要把手冻伤?”

        春枝见问,嘻嘻的笑出两颗小虎牙,缩回手在袖子里渥里,先没有回答,而是催着岳繁京快走:“老太太叫呢,像是又有大消息了。”

        主仆重新上路,对着上房,那是岳老夫人的住处走去,春枝边走边解释。

        “厨房里弄劈柴,我路过见到,可不就帮个忙儿。再说烧成炭火,咱们房里也用呢。”

        “这也罢了,城外的邻居就是树,冬天用柴很方便,但你只帮个弄成炭火的忙吧。如果吃力为难的事情,你可别去。”岳繁京的面色稍转霁色。

        春枝点着头答应,她的个头儿还小,力气也不足,春枝听得懂繁京姑娘交待她的意思。

        怕她刻意经手做不下来的事情,倒不好。

        此时周围没有人,只有一片大雪陪着主仆,春枝压低嗓音着笑,又道:“我可没有白帮,厨房里管事大娘对我说,老太太亲口说的,这个冬天的炭火,咱们房里的还是多多的那份儿。”

        这是句好话儿,岳繁京出自礼敬于说话的岳老夫人,也得有所表示,她就微微一笑,再加上颔首。

        春枝就快活了,以为自己的这话,真的是了不起的大消息,想也不想的往下说起来:“其实要我说嘛,多给姑娘再多的照顾也是应该,别房的姑娘们都有父有母,说说笑笑的,冬天怎么会冷?咱们这房没有五爷也没了五奶奶,冬天难免清冷。”

        岳繁京无奈的想,有时候和小婢相处得太好,也不是件宽心的事情。这不,春枝这个丫头对她极为体贴,有时候看得出来肯掏心掏肺,但是缺点呢,也就是掏心掏肺,这不,春枝的掏心掏肺话不分时候的往外面亮,岳繁京此时却有些不想听。

        她叮嘱道:“等到祖母房里,你可不能再说这话,让人听上去,像是祖母对我不好,我借着这话讨公道。”

        春枝连声应着是,说着有人的地方她就不再说。岳繁京凝眸回想自己刚说的这话,在心里由衷的再道,确实,她虽丧父丧母,但祖母对她照顾的也很周到。

        那么,岳繁京也挺愿意为祖母分分忧。比如这就要过年的冷天里,祖母能有什么事情让赶紧的去,着急的去?

        岳繁京想不通。

        在她的祖母岳老夫人那里,除去“还京”两个字以外,再就没有可着急的。

        但是自从祖父遭贬离开京都,来到幽塞这座偏僻的边城以外,祖父辈谋划,伯父和父亲辈谋划,都没有离开幽塞一步。

        还京?

        都知道是岳家的渴望,也让岳家成为幽塞的大笑话。

        ……

        此时的上房,炭火烧的暖风薰人。再加上两只香炉里点燃百合香,氤氲自然而出,让岳老夫人看人的眼神愈发的昏花。

        见到门帘子动,进来一个人。岳老夫人就展露笑容,原本扶着红漆雕如意百果锦榻的手,招上一招:“繁京,到祖母这里来。”

        她坐在正中间,两边的椅子上分别坐的有人,和这个房里的丫头一起,大家嘿嘿的笑起来。

        进来的那个人也是笑,走近了垂下手,还没有回话,岳老夫人自己也笑:“是你啊。”

        是她刚才让人去对孙女儿繁京传话的丫头,名叫莲叶的那个。

        莲叶笑回道:“五房的姑娘随后就到,老太太再等会儿吧。”

        “好,好,”岳老夫人说着,眼神往下,打算重新垂下去,继续出神想心事。

        左侧坐的一个人却不容她这样做,大声道:“母亲,我到了,大房到了,二房到了,三房里到了侄女儿望京,全家的人基本算齐全,您有什么要说的,这就说了吧。”

        说话的这个人,年纪在四十岁风韵,却还是姑娘打扮,不曾梳妇人的发髻。火盆里旺旺的炭火,也真实映照出她面上的细微汗毛,也不曾开过脸。

        这是岳老夫人的第四个孩子,一直到今天没有出嫁的岳四姑娘良菊。

        岳良菊按俗话说,是个老姑娘,也就具有十足十的老姑娘脾气。

        她有时候说话刻薄,有时候性子暴躁。就像此时,自从岳老太爷去世后,她就搬来和老夫人同住,也互相做伴,出现在岳老夫人面前也就最早。不过刚刚去检查过年祭祀用的东西,走开那么小半个时辰,还就在老夫人的院子里,她竟然就不知道家里又有大消息,把岳良菊的脾气惹上来。

        她板起脸,加重语气道:“母亲!”

        显然,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种时候再不顺着这位老姑娘一些,岳四姑娘随时将大闹内宅。

        按理说,姑娘大了却没有出嫁,当父母的占最大的那份儿责任。寻媒觅婿,总是父母的份内事情。

        也就造成岳四姑娘打算发飚,全家人都会让着她。但是今天呢,岳老夫人只抬起眼皮子给岳良菊一眼,就又低下眼神对着地面想心事。

        岳良菊一怔,居然也没有大闹。她看出母亲这一眼的神气里,锃锃亮的惊人,有着平时不一样的东西,这足以让岳良菊按下脾气,在不耐烦中又等起来。

        岳繁京进来的时候,就毫无例外的受到很多眼光的洗礼。她也是一怔,想想自己没做错过什么,心才重新有了实在。

        “祖母,我来了。”

        对岳老夫人行过礼,岳繁京在属于她的位置上坐下来。

        岳老夫人还是个不抬头。

        岳良菊忍无可忍,又一回道:“母亲,繁京到了,这是五房里也来人了。五房里只有繁京一个人,她一来,这就算全家到全了……。”

        岳繁京面容平静的当做没有听到,谁会和幽塞城里出了名的老姑娘岳良菊过不去呢?除非是一定过不去的坎。

        父母去世已有数年,并不是不能提的稀奇事情。姑母要说,喜欢说,就让她说去吧。

        岳老夫人则是抬起头,和刚才一样,又是一个眼神飞向岳良菊。从不肯用心体谅别人的岳良菊又一回看懂,居然又一回闷声不吭,静静的等待起来。

        这一幕,岳繁京没有多想。

        四姑母是个坏脾气,但源自于她的经历。换成别人遇到……好吧,不能说祖父母的是非。反正呢,就是岳繁京自己换成岳良菊,也不敢保证还有好脾气。但是说到底,祖母是长辈,四姑母忍一口气的时候,虽不多见,却并非没有过。

        房里别的人可就稀罕了。

        大房里一家都在,岳家长子岳居功,妻子纪氏,有一个女儿叫岳爱京。岳爱京先揪揪纪氏衣袖,小声道:“母亲您看,姑母竟然让压制。”

        纪氏瞪大眼睛:“是啊,我也在想……”

        岳居功听到妻女说话,也有了评论:“祖母总是祖母,姑母是晚辈……”

        岳爱京撇撇嘴:“姑母从来没有当自己是晚辈过,她在这个家里呢,跟只螃蟹般的横着走,”

        三个人只顾着说话,声音越说越高,岳良菊不用听完,就知道大房里在说她不好。

        狠狠一眼瞪过来,岳爱京也是惹不起她,纪氏更犯不着和老姑娘做对,母女陪个笑容。就是岳居功也垂襟正坐,摆出一副不再说一个字的模样。

        岳良菊却做不到这就息事宁人,她让母亲压制两回的火气在身子里蹿动。好似一个调皮的孩子无所不至,手里又举着一把怒火,不管走到哪里就放上一把。

        她的胸口起伏越来越高,可见当事人也竭力的控制。只看的岳居功头皮发麻,纪氏搂着岳爱京悄悄对门走去,岳繁京也做好随时抽身离开的准备。

        “啪!”

        一声巨响。

        “娘呀!快跑。”

        纪氏尖叫一声,扯着岳爱京对着门就奔。就听到一声闷响,随后又是几声尖叫,有男也有女。

        纪氏对着门跑的时候,门外面也进来一个人。刚才那一声“啪”,就是这个人兴冲冲中碰到门帘。

        他整个人一头撞到门上,再次找到门进来时,刚好和纪氏撞上一个正着。

        纪氏和岳爱京摔倒在地,母女都流下眼泪,说着好痛。大老爷岳居功气呼呼起身:“老三!你走路怎么不看,看你把大嫂撞的,还撞倒侄女儿!”

        进来的人,容长脸儿,雪白面皮,有着岳家人兄弟明显的特征,是岳三老爷岳行前。

        岳行前也火了:“大嫂怎么不看路呢!再说我进门前不是啪地一大声,就是告诉你们,我要进来了。”

        他揉着手臂:“大嫂你赶着投胎吗?看你把我给撞的。”

        ------题外话------

        上架前,上架后,仔保底均是两千字,能写,即是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