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最强分解系统在线阅读 - 第166章 大隐隐于市

第166章 大隐隐于市

        “没有,不可能,我跟他说了这件事的重要性,求了好久,他才答应把名片给我的,不会骗我的。”

        王大龙肯定的说。

        “那是怎么回事。”

        周良人微微疑惑,想了想干等着不是办法,于是,转头走到了旁边下象棋的几个老爷子旁边。

        笑着询问道:“老爷子们,请问一下,这里有没有住着一个王权道的人?

        年纪跟各位差不多,别人叫他道爷。”

        老爷子们对视一眼,笑道:“这里没有王权道,也没有道爷。”

        周良人无语了。

        “嘶……”王大龙闻言,挠了挠头:“老家伙该不会真骗我吧,道爷这么牛b的人怎么会住在这个地方,也没人来接我们。”

        “你们是谁?

        问道爷干嘛?”

        年轻人突然开口问。

        周良人一喜,拿出名片递过去:“我想见道爷一面。”

        “道爷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

        这是什么玩意。”

        年轻人拿着名片看看,有些不太耐烦。

        “富贵,带着他们跟我来。”

        正在下象棋的老爷子伸手抢过了名片,看了看几眼,打量了周良人和王大龙几眼,拄着拐杖慢慢朝着凉茶摊走去。”

        哦,好的,爷爷;你们两个运气好,我爷爷要跟你聊聊,跟我来吧,喝两杯凉茶。”

        年轻人说。

        周良人和王大龙对视一眼,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跟着上去了。

        “喝两杯凉茶,这家店有20年的老手艺了,味道还是以前的味道,就是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喜不喜欢。”

        道爷慈祥的笑着送上两碗凉茶,顺手脱下手套,左手缺了两根手指。

        周良人眼睛一亮,接过凉茶碗喝了一口,顿时苦涩的味道引得直皱眉头,王大龙更是喝了一口,直接吐了。

        “不好喝吧,哈哈哈,就知道你们年轻人不喜欢。”

        道爷慈祥的哈哈大笑,像是作弄了晚辈很开心。

        周良人苦笑一声:“您是高人,这凉茶味道,我们不配享受。”

        “唉,老东西越来越没人喜欢了,也不知道等我这一辈的人死了,还有谁喜欢喝凉茶。”

        道爷见状叹了口气,好似在惆怅岁月易逝,转眼已经是一辈子了。

        “爷爷,我喜欢喝,您别伤心。”

        年轻人连忙端起凉茶咕咕咕的喝完了。

        周良人见状,也是硬着头皮把凉茶给喝了,他都怀疑这是不是给人喝的东西,太难喝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王大龙见周良人都喝了,一咬牙也干了。

        喝完,二人都干呕半天,想吐又吐不出来。

        贼难受!道爷哈哈一笑:“吐吧吐吧,吐习惯了就好了,凉茶苦口却对身体有好处,多喝就觉得好喝了。”

        “道爷,茶也喝了,总可以说事了吧。”

        周良人忍着牙酸说。

        道爷闻言,摇头一叹:“现在的年轻人,一点耐心都没有,怎么做大事,直说吧,找我有什么事,事先说明,我已经退休了,大事管不了,小事不想管。”

        周良人说:“您说笑了,道爷,我来找您就是希望跟您结盟,您的力量加我的力量,我们联手打垮立群集团。”

        “立群……”道爷闻听这两字,看着自己的手指陷入了回忆,老人家到了这个年纪,最爱的就是回忆,这一生再峥嵘再辉煌,也有老的一天,没有亲手打败立群,这是道爷一生的遗憾。

        “爷爷,爷爷……”年轻人喊了两声。

        道爷恍然从岁月回归现世,突然笑了:“你们找错人了,你们既然知道我跟立群的恩怨,那应该知道这二十年我为什么不发展建筑业务。”

        “二十年前,我输了,这就是代价!”

        道爷伸出残缺的左手:“我输给了老林,那就必须守约,这是我们那一辈的道理,不管你理不理解,我这辈子不会跟立群做对的,你们回去吧,这个忙,帮不了。”

        “道爷,赌约真的那么重要吗?

        你不想亲手把你失去的拿回来!?”

        王大龙见状,顿时就急了。

        “道爷,如今立群集团已经换了掌舵人,你不必守约了。”

        周良人说。

        “我王权道这辈子最守信,最遗憾的就是没有打败老林,这辈子是没机会了,但是,我想我的孙子会帮我把失去的夺回来,现在他是我们王权家的掌舵人了,你们可以说服他!”

        道爷叹了口气,拄着拐杖慢慢站起身,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像是交出了权利,朝着远处走去。

        “爷爷,什么意思,您要把家族交给我吗!?”

        王权富贵惊恐问。

        “老一辈不下台,新一辈的人如何闪亮登场,富贵,王权家以后就交给你了,我老了,以后没事不要打扰我了!”

        道爷一步一步的走,疲惫的慢慢的弯下了腰。

        “爷爷,我不会让您失望。”

        王权富贵眼含热泪,膝盖一软,就跪拜下去,连续三扣头。

        周良人和王大龙面面相觑,实在没想到会见到王权家的权利交替,更没想到会这么随意,好像随口一说一般。

        “富贵,你现在可以代表王权家吗!?”

        周良人问。

        王权富贵抹去眼泪,恢复成了冷酷的模样:“不要叫我富贵,我叫王权富贵,王权家唯一的男丁,当然有资格代表王权家。”

        “好吧,王权富贵,我们可以谈谈合作了吧。”

        周良人无奈说。

        “我为什么要和你结盟?

        如今的立群集团只手遮天,我们王权家的建筑公司保住现有的20%市场已经殊为不易,如果我们跟你结盟,王权家势必要和立群集团起正面冲突,王权家名下的建筑公司被覆灭只在朝夕之间。

        以前我爷爷守信不发展建筑业,不代表我们王权家没钱发展,现在我掌权,我完全可以不和你结盟,潜伏下来慢慢发展,等到一日攒够实力,再一举击败立群集团,不必陪你们冒险。”

        王权富贵冷然道。”

        卧槽,兄弟,你不厚道啊,我们帮你顺利即位,你转头就过河拆桥啊。”

        王大龙都惊了。

        周良人拍了拍王大龙的肩膀,示意不要冲动,接着淡淡一笑:“不愧是王权家唯一继承人,你爷爷将你培养的很优秀,这样的话,我也有信心跟你合作了。”

        “哦?

        可我不想跟你合作,我一旦跟你结盟,就是被你当刀使,正面抗下立群所有压力,而你能付出什么代价!?”

        王权富贵不以为意,心中已经下定决心不和周良人合作了,可还是很好奇周良人有什么资本说出这样的大话。

        周良人笑道:“我以100元1吨赔本价格提供沙土给你们的建筑公司使用,帮助你们公司节省成本,而且有多少提供多少,只要你们公司吃的下。”

        “不够!”

        王权富贵知道低价买到沙子会给公司带来多少利润,至少利润上涨两成是肯定有的,尽管很心动,但不足以王权富贵选择结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