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重生八零甜如蜜在线阅读 - 第37章 资格

第37章 资格

        辛国林回来的时候,见三个人正在聊天,眉头就皱了皱,田蜜赶紧把整理好的单子递过去:“队长,工作咱们都做完了。”

        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责备就被辛国林强行咽了回去,伸手接过单子细细看了看,然后起身,拿着单子一声不吭的出了门。

        “队长这是啥意思?”李新巧有些纳闷的挠挠脑袋,“这是生气了呢,还是没生气呢?”

        “傻妞儿......”王娜就好笑的揉揉她脑袋,“难不成你让队长说,以后你们只要把工作做完了,聊会儿天也是没有问题的?”

        想想队长那张不苟言笑的脸,李新巧连连摇头:“不可能的,队长才不会说那样的话呢。”

        “那不就结了?”王娜说着翻个白眼儿,“你这智商啊,真的堪忧,以后,且得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要不然,不得让人给欺负死?”

        李新巧一张脸就涨的通红,这咋说着说着就扯到找婆家去了呢?

        这么老实的姑娘,倒是让王娜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犹豫一下,认真的看着对方道:“新巧,晚上我要带蜜蜜一起去吃饭,你......”

        “我不去,我不去......”不待王娜说完,李新巧就连连摆起手抢过话茬儿,“我这么笨的人,最怕和不熟的人一起吃饭了。”

        “你呀......”王娜就无奈的叹气,“我那就是开玩笑的话,你怎么还当真了?你只是实在,并不是笨,我向你检讨我的说话方式。”

        “我.......”李新巧的话还没出口,江一辉推门进来了,径直走向王娜,“你哥约了郝飞一起吃饭,你也要一起去,对吧?”

        王娜挑眉:“怎么了?”

        “我想一起去。”江一辉咬咬唇,恳求的看着她,“我问你哥了,他说,只要你同意,他就没有意见。”

        “你为什么要跟我们一起去呢?”王娜好笑的看着他,”来,给我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江一辉就看一眼田蜜,见对方头都没抬,就轻轻叹口气,又把视线移向王娜:“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厂领导告状告到了郝飞那里,他过来,就是来了解事情的缘由的。

        但是......”微一停顿,他又瞄一眼田蜜,才再次道,“但是了解下来,他对我好像有些误会,咱们同事一场,没必要搞那么僵的,对吧?”

        “你的意思是说,郝飞对你的误会,是因为我们?”王娜呵呵两声,看向田蜜,“我说,田美人,有人在影射你呢,要不要说两句。”

        “随便。”田蜜无所谓的摆摆手,头终于从书上抬了起来,淡淡扫一眼江一辉,对方视线正好看过来,遂挑眉一笑,“别人有心把责任扣到我头上,解释有用吗?”

        “田蜜.......”江一辉眸色中满是无奈和委屈,“你肯定是听说了我和许雪俏确定关系的消息,生我的气了,才这样对我的是吧?“

        ”唉.......“田蜜就无语的抚额,”你们是今天才确定关系的吧?我说江技术员,自恋是病,得好好治,知道不?“

        江一辉也猛的意识到,郝飞做决定的时候,他还没和许雪俏确立关系,但他还是觉得田蜜这样针对他,肯定和许雪俏有关,遂劝道:”田蜜,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应该用成年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就算咱们俩之间不可能在一起了,但你迟早要找另一半儿吧?要是让对方知道你的所作所为,还敢和你谈恋爱吗?“

        ”我说自恋是病吧,咱们什么时候谈恋爱了?“田蜜边说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儿,没办法,面对这种自说自话的,她实在是控制不了情绪。

        ”走了,下班了。“不待江一辉再说什么,王娜站起身来,拉着田蜜就往外走,”新巧,锁门的事儿交给你了。“

        ”你.......你们.......“

        江一辉站在那儿,面色青青白白的变幻了一会儿,咬咬牙,也转身出了办公室......

        ......

        许雪俏现在是二班调,为了赴宋乃春的约,她特意去找孙爱东请了三个小时的假,五点钟就带了换洗衣物奔向浴室把自己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

        回到宿舍,找出前些天刚做的新衣服换上,左照右照,满意的不得了。

        随之,却又有些担心,宋乃春会不会因为她请假的事儿对她心生不满?

        可又一想,她请假,说明了她重视对方,被重视,总不会不高兴吧?

        眼睛盯着桌上的小闹钟直到时针指到六点,江一辉的身影也没出现在门口,咬咬牙,她站起身往外走,反正她知道饭店在哪儿,她绝对不能爽约就是了!

        田蜜随王娜到厂门口的站牌刚站了没两分钟,江一辉也过来了,留意到田蜜皱起的眉头,王娜无奈的道:“他和咱们是剩一班车的,想避开有点儿难度。”

        “没事儿。”田蜜无所谓的耸耸肩膀,“他只要不招惹我,我无所谓的。”

        恰好走过来的江一辉,把田蜜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感觉脸上挂不住的他,忍不住怼道:“田蜜,任何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

        的确,以前我们俩之间的关系要比别人好,我什么事儿都会让着你,但这不代表着,我可以容忍你无限度的无理取闹。

        如果你因为我和许雪俏在一起就觉得心里不舒服,那也都是你自己造成的,我也希望你能记住了,没有哪一个男人,可以一直无限度的宠着一个女人!”

        微一顿,又补充道,“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你有足够的资本,让对方非你不可,这事儿不用我说的太明白,你应该懂的吧?”

        “呵呵.......”

        回答江一辉的,是田蜜的两声冷笑,这种人,你和他是没道理可讲的,所以,她也懒得和他说什么了,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又如何?

        她可是太清楚许雪俏的段数了,既然他已经松了口,就绝对不可能逃出许雪俏的手心,好日子,可是在后头等着他呢。

        她现在的确没能力怎么着他,但是,只要从中稍稍推波助澜一下,让他们在一起互相折磨,不是比任何的报复都大快人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