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狂野十八少年时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筵席到散的时候了

第四十六章 筵席到散的时候了

        “我说白哥!你和白雪是亲兄妹吗?你怎么会有这种禽兽一般的想法?你这妹子不会是你们家充话费送的吧?”

        “什么叫充话费送的?”

        九一年还没有充话费一说,这词用早了十好几年。

        “哈哈!白哥!你在家里难道是处于社会最底层的所在?”

        “哎呀!兄弟!说起来都是眼泪,你来的时间短,你是不知道哥我...我妹妹来了,不说了!”白笙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转瞬即逝,变成了平易近人,眨眼睛就判若两人了。

        这个时候,白雪从公交车上袅袅娜娜地下来,脸上有乌云淤积。

        “哥!早晨为什么不叫我?是不是这几天我的态度太和煦了?让你好了伤疤忘了疼。”

        白笙假装没听见,那样子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威风凛凛的猫一扭头就看到万帆眼睛上面皱着的眉头。

        就像川剧里的变脸一样,白雪的刷地就换了一张脸皮,由乌云笼罩一眨眼就变成了春光明媚。

        万帆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娘们什么时候能长大呀!

        其它乐队的人陆续来了,当赵永泉也来了后就浩浩荡荡地带着乐队去录音棚录音。

        严格来说,这一上午乐队在录音棚里根本就没干出多少活儿,适应设备就用去了两三个小时,仅仅录制了两首歌曲。

        这两首歌都是万帆参与的歌曲,他的歌曲倒是都录制完了。

        这本专辑的名字万峰摘取了每个乐队名字中的一个字:将军街乐队取将字,黑孩子乐队取黑字,轧道机乐队取个了机字,梦中情人则取了梦字。

        经过无数组合后,最后取了梦机黑将这个看着还算顺眼的名字。

        万帆参与的歌曲严格说就是他和白雪合作的《勇敢的心》。

        其余的歌曲万帆建议提的多,参与的少。

        但是万帆有一件事情做的有些失算,今天上午他对白雪的态度可能是有点温暖了,这引起了白雪的警觉。

        于是,让万帆无语的一幕出现了,白雪竟然变成了他的尾巴,他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白雪!是不是我去厕所你也跟着呀?”

        白雪很果断地点头:“我感觉出来了,你想走。”

        “喂喂!我这是要进厕所,你跟进来算怎么回事儿?我就是想走你也不能跟到厕所里来呀。”

        “怕什么?又不是没看过!”

        这一句话呛的某人差点一头撞厕所的墙上。

        看来自己要偷溜的计划是没办法完成了。

        干脆万帆就把白雪叫到了录音棚外面。

        “既然你察觉了我就不隐瞒了,下午我就回北辽了,你不会要跟着我去北辽吧?提前声明一下,我家可是农村,一年到头连辆汽车都看不着,你可想清楚了。”

        白雪白了万帆一眼:“我说要跟你去北辽了吗?”

        闻听白雪这么一说,万帆的心顿时轻松了一大半儿。

        只要白雪不跟着他去北辽,什么事儿都好说。

        “给我说老实话,有没有喜欢过我?”

        万帆犹豫了一下:“有过!”

        顷刻间万帆就感觉白雪仿佛干旱许久的作物在突然得到雨水滋润后枝叶都开始舒展的样子,整个人就容光焕发千娇百媚了。

        “算你还有良心,放心!我当然不会跟着你到农村去,虽然我看出你将来不是普通人,不过以后有机会到京城来必须来看看我。”

        这个女人将来怕是不简单呀,拿得起放得下而且看得开,能分出轻重。

        “不来!我怕你又霸王硬上弓。”

        白雪气晕了:“难道你不想?我又不是丑女!”

        “这和丑俊没关系,受不了你的大女子主义。”

        “那你回去会不会想我?”

        “这个...可能有时候会想吧。”

        “你个没良心的。”白雪伸出九阴白骨爪就奔着万帆的肋下一寸之地而来。

        时刻保持警惕的某人一个后退,白雪的绿山之爪滑门而过。

        “哎呀!还敢躲!是不是皮子发紧了。”白雪立刻来了斗志,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专制各种不服气的男生。

        “好了好了,我马上就要走了,能不能给老子留点美好的印象。”

        白雪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就把某人拉进了卫生间。

        “吻我!”

        “早晨没刷牙,吻个屁呀!”

        “没刷牙也行,我不嫌乎。”

        某人这个心累,这也能对付!

        几分钟后,白雪小脸红扑扑地和某人走出了卫生间。

        “去用水洗洗脸,你这个样子出去要是被他们看见,还以为咱们干什么了呢。”

        “那我的妆不白化了吗?”

        白雪这种女人天生就不该化妆,与性格不符。

        不过白雪属于性格粗放但天生丽质的那种女人,就是素颜出门也不会丢人。

        这回不用偷偷摸摸地走了,万帆大大方方地和所有兄弟告别。

        “小万!放心!咱们的磁带若是卖好了,你的那一份若是多了哥保证亲自送到你手里,若是少来少去哥给你存着,哥相信将来你一定还会到京城来的。”

        赵永泉给万帆留下了他的通讯地址和大哥大电话号码,还给了他一件据说上档次的t恤衫和一条裤子。

        说他身上这身衣服都快打铁了,让他回家的时候换穿。

        万帆虽然嘴里说着谢谢之类的话,但是心里却不断地腹诽。

        给他衣服真的不如给他现金过瘾。

        如果可以选择他自然会要钱,至于衣服就是遮体的东西,只要某些零件不露出来吓人就行。

        干净埋汰有什么重要的,在外地又没有人认识他。

        白笙把他那台腰挎式随身听录音机送给万帆说让万帆路上解闷。

        李依依送给万帆一个包装精美的笔记本,里面有将军街乐队全体成员的照片和签名。

        张月和邢宏伟也分别给万帆送了纪念品。

        送得礼物最值钱的是何乐涛,但是它送的东西也最让万帆头疼。

        因为何乐涛送给万帆一把电吉他,虽然是一把旧吉他。

        “我听你说过,你没有吉他,这把旧电吉他是我以前玩的,已经闲置一年多了,送给你了回去好好练练你的吉他水平,说实话你的吉他水平真的够烂。”

        电吉他可是个值钱的玩意儿,万帆对这个礼物是非常满意的,但他头疼的是往回拿就成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