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在线阅读 - 第六章 赛博格之武

第六章 赛博格之武

        男人感觉到了小腿的震动。他知道这是狗扯住了自己的腿。但他丝毫不担心。

        在刚刚一肘沉击的时候,他回忆起了另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所有的外门功法,都遵循牛顿力学的原理。

        人类的技术还远远没有达到用人型义体做亚光速运动的程度,更没有亚原子级机械,所以根本不用考虑爱因斯坦或者波尔说过什么。

        一切物体在没有受到力或受到合力为零的作用时,总保持静止状态或匀速直线运动状态。

        物体在受到合外力的作用会产生加速度,加速度的方向和合外力的方向相同,加速度的大小与合外力的大小成正比,与物体的惯性质量成反比。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两个物体之间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在同一条直线上,大小相等,方向相反。

        在于狗的战斗之中,男人也逐渐回忆起了仿生拳法常用的策略组。他知道这个时候狗最优先的策略会是翻身咬住对方的腿部,所以才继续走了一步。

        他使用实心的金属棍作为腿骨,又没有自然人那样的痛觉神经,所以并不怕咬,更不会因为疼痛而导致肌肉紧缩无法发力。

        而在刚才肘击狗的时候,男人就已经用义眼测算了对方的速度,然后根据f=ma的公式,简单推算了对方的质量。而他也根据这一击之中对方的体态变化,测算了对方的重心。

        甚至,他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好几种这狗的义体有可能的结构。

        这狗的质量也很轻,他的体重是远远大于这狗的。从密度来考量,这狗的体内不可能有重元素裂变提供能量的动力炉。

        既然狗的体重有限,功率有限。那么在短时间内,他就注定无法破坏男人身体的平衡。

        所以,男人让狗咬下了这一口。

        狗发觉不对,想要松开。但早有准备的男人立刻收拢双腿,两只小腿——两根钢柱就这样夹住了狗的嘴与胸口。男人扬起右手,一拳往下掼去。

        狗的仿生表皮露出了一个嘲讽一样的表情,爪子精准的按在男人的手腕上。“咔”的一声,男人的手腕已经严重变形。

        ——居然在爪子末端附加额外的配重,来增加爪击的杀伤力?

        男人惊怒交加。这已经偏离仿生拳法的初衷了。

        运用弱小的义体,哪怕放弃武装自己、让自己以弱小的姿态面对强大的敌人——这样的勇者之拳……这样的勇者之拳!不是这么用的!

        狗想要用爪子攻击腿部的液压系统。男人松开了对狗的钳制。狗立刻翻身,跃向男人的胸口。

        ——住手!住手!

        ——你这是……你这般用法,只是在侮辱义士的英灵!

        男人觉得自己的脑浆在沸腾。廉价的芯片快要烧起来了,他的灵魂也快要烧起来了。

        他抑制不住翻涌而出的记忆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一拳将狗甩飞了。

        但狗依旧毫发无伤。他的嘴里甚至还叼着自己那不合脑的“头盖骨”。

        男人空空如也的颅腔暴露了出来。

        亚宁平眯起眼睛,不动声色的问秘书官:【这个男人,是个侠客?】

        刚才那个男人一连串的攻防,已经引起了他的警觉。

        【但是他的动作,根本不能归入任何拳术,就和门外汉一样。】秘书官分析:【而且他的颅内只有一块驱动芯片——他练不成任何内家武学。一个侠客是不会让自己沦落到失去内功的境地的。失去内功的瞬间,他们就会选择去死。】

        【但是他的改造率真的非常高。除了脑子,全部都是义体——虽然这义体很破就是了】

        【或许是一个单纯的武道家吧,只练外门,没有路径接触内家。】秘书官推测:【或许是在战斗中落败,失去了所有的武道算法、经验卷积。但是,他的天赋真的很可怕,他似乎是纯用生物脑在做预判……怎么做到的?】

        亚宁平点了点头。可以理解的事情。戴森原则禁止直接杀死人类,任何做了这种事的人都视同失去了“庇护”。但反过来说,只要不破坏生物脑,做什么都可以。

        那个男人,明显被失去了原有的储存器,但是脑机屏障却是完好无损的。

        “武术家之间的争斗”。亚宁平这么想着,就没有深究的兴趣了。

        所谓武术家,都是这样卑微的存在。他们接触不到内家的路径,外门功法练得再好,也只不过是半个傀儡。

        他现在倒是对那个正在战斗的男人更加感兴趣了。

        现在,男人和狗的战斗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狗又一次被男人甩开。他在半空之中调整身体的姿态,四足张开落在地上,然后四肢绷紧,压低身体。

        “这个姿势……”

        男人脑海之中闪过一声惊雷。他回忆起了更多的信息。仿生拳法·拟兽道的底层设计、这门拳术被开发出来的过程……

        在意识开始思考之前,算法就已经捕捉了神经之中激荡的判断。

        男人如同腰部断裂一样向后倒去。

        ——又是这样……

        狗愤怒的张开牙齿。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开始他就有种感觉,这个用着废品义体的男人好像可以预判他的攻击,提前一秒规划自己的动作。这家伙明明比自己慢,但是……

        一个念头尚未转完,黑影就已经出现了。

        那是男人的右腿。

        男人预先向后倒,身体和腿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力学上的平衡。

        电光石火之间,男人左腿小腿上好像工业机固定支架的结构弹起,支撑在地面上。

        ——所有的力,都符合牛顿力学……一个力,可以被拆解为无数个分力……这种分力,可以通过结构,转嫁到大地之上……

        支架提供了稳定的支撑。男人跨部的球状关节扭动,蓄满力的液压传动器瞬间放开。

        “轰”!的一下。

        狗第一次有了“被工业义体轰中”的感觉。

        支架在地上摩擦,发出刺耳的爆响。男人这一脚将狗甩出去的时候,仍旧只转了半圈。这一脚最终的落点在电击棒之上。男人一脚将电击棒踢了起来,握在手里。

        男人收腿的同时,支架“咔嚓”一下,断了开去。但男人毫不在意。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了。

        而镇民则发出遗憾的叹息。

        尘土落下。那狗居然落在了圆圈的边缘。

        只差一点,男人就赢了。

        现在,时间仍旧只过去了一分钟而已。

        “呵呵……哈哈哈哈哈!”狗的体内传出了一阵恼怒的笑声。这笑声之中没有一丝释然,只是在告诉旁人,笑声的主人生气了。狗的嘴张成一百八十度……不,沿着嘴的弧度,狗的整个颅骨都打开了。

        这张狗的脸后面,居然还藏着一张人的脸。

        呕吐感。

        男人如果还有消化道,那他一定会吐出来的。

        这已经不仅仅是“亵渎义士的英魂”了。这甚至是将人类作为人类的尊严踩在地上狠狠践踏。

        男人可以肯定,自己时代的仿生拳法特工,是不会做这种恶心的事情的。他们仅仅是将大脑放置在兽型义体的腹腔之内,感官什么的,就用兽型义体本身就具备的。

        为什么保留这张脸?这是提醒他人,这条狗曾经是一个人类、现在放弃了尊严,所以显得比一般的狗更名贵?

        狗嘴里那张脸恼火的看着面前的破烂义体:“乡巴佬,有两下子。报上名字来吧!”

        ——名字……名字……

        燃烧的神经之间再次迸发出一道火花。是啊,名字。自己曾经和义士、和英雄们并肩战斗时所用的名字……

        怎么能忘了呢?怎么能够披上仇敌的名字……

        “‘山’。”男人报出了自己刚刚想起来的,真正的名字。

        “向山”的山。

        “向山难越”的向山。

        “‘山’是吗?感到荣幸吧。我,威尔·格兰德道格,会记住你给我的耻辱,并将你当做一个武者对待。我的下一招,会先破坏掉你的蓄电池,然后扯下你的左手,接着是右手。再然后,是腿部的球形关节体……”

        随着狗的叙述,他身体后侧的皮肤缓缓鼓起,打开,在身体的两侧,露出两个对称的进气口与排气口。

        他的生物脑和动力机关靠得太近了,高温下的蛋白质变性,对他来说也是致命的。想要爆发出义体真正的威能,就必须得脱下伪装,启用冷却系统。

        随着狗的描述,向山的脑海之中浮现了一个仿生拳大师的演示。他用完好的义手握住电击棒,用剑术的架势迎击敌人。

        ——生物脑的反射是很难跟上现代义体的动作的。所以这个时候,相信自己的判断,相信自己脑海之中的记忆,相信过去的那个自己所残留的……“武魂”!

        “呼——”

        黑色的影子瞬间就已经到达面前。向山举起电击棒。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没有选择挡在蓄电池面前。他的义体终归是废品构成,没办法和武者的专用义体正面抗衡。

        爪子突破了向山的势,拍在蓄电池上。

        小小的爆炸。

        在这个瞬间,向山感觉体内电路中的能量迅速衰竭……衰竭……

        无法控制的记忆再一次流出。而这一次,记忆与现实似乎叠合在了一起。

        一只手……一只巨大的手,带着磁场约束的等离子体,撕开了“自己”的胸口,掏出了仿星器……

        那个时候……

        向山手中的电击棒往上直刺。

        威尔的嘴咬在“山”左手的臂膀上。

        然后,电击棒顺着进气口掼了进去。

        一瞬间,电光同时笼罩了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