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在线阅读 - 第五章 仿生拳法

第五章 仿生拳法

        仿生拳法。

        眼前的景象,如同一道引线,引爆了男人的记忆,唤起了他原本已经遗忘的知识。

        在过去的某个时间点上……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时代,动物是非常常见的。

        有些时候,特工会使用一具动物义体,潜入敌营之中,进入人类无法进入的区域刺探情报。这种动物义体,要耗费大量的空间在伪装上,很难携带武器。

        但特定情况下,这些特工必须靠这种义体要杀出重围,将情报送回。

        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唯一能够依赖的,就是“仿生拳法”。

        男人的发声器里发出一阵杂音。尤基有些担心:“约格,你怎么……啊!”

        尤基发出了一声尖叫。他看到了蓝色的血光。

        只是一招,那狗就撕开了工人的喉咙。动脉被撕裂,血液喷涌而出。脑部失去供氧。工人的机体发出扭曲的动作,然后摔倒在地。

        “轰隆”声响起的时候,秘书官停止了倒计时。

        五秒钟的时间。

        这还是狗玩弄工人的结果。他跑到了工人的肩膀上。工人想要用手臂捶打狗,但是又怕弄坏了自己的义体,犹犹豫豫不敢下手,而狗则好整以暇得在肩膀上来回踱步,最后才撕开了工人的咽喉。

        “治一治吧。”亚宁平挥了挥手。镇长这才敢带着一名医生和一个急救箱冲了过来。他们用止血凝胶糊住伤口,然后插进一根呼吸管。紧接着,医生又注射了一支乳白色的人工血液。

        如果还有泪腺的话,镇长一定会哭出来的。这个工人的状况不算严重。人工的气管和血管很不值钱,最多就是再次提升改造率而已。最坏的状况,也就是生物脑受到损伤。但做苦力活,生物脑损伤也不是不能接受。

        可一个工人只能撑五秒……

        那这里所有工人……再加上所有的镇民,可能都撑不过五分钟。

        至于重型机械?重型机械根本就进不了那个圈。而且,镇长怀疑,对方可能也有对付重型机械的手段。

        但是……

        税必须要交。

        镇长咬咬牙,下达指令:“下一个,德思礼!你来!”

        “不……滋滋……行……滋滋……”

        廉价的发声器没法模拟复杂的情绪。男人脑内翻腾。他想要说点什么,但却根本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

        赢不了的。

        那条狗看起来是狗,但它的腹腔之内,一定有一个人类大脑——这是一名武者。他精通仿生拳法·拟兽道——这是一门经过千锤百炼的武学。

        或者说……这是一门经过无数次实验检验的、利用义体的攻防策略组。

        工人们的义体出力很高,但这些都工业用的义体。这些义体不追求精度,也不追求速度,甚至连变向都困难。

        不可能赢的……

        “你想要说什么啊,约格?”尤基很是担心。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约格”。

        男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除了恐惧之外,一股巨大的哀伤也涌了出来……

        不,是将他淹没了。

        ——不是……不是这样的。

        ——这不是仿生拳法……这不是拟兽道……

        第二名叫做德思礼的工人在五秒钟之后,也被狗用嘴撕开了喉咙。

        没错,这狗就是故意的。他故意将每一次杀戮都控制在五秒钟之内。

        “治一治吧。”亚宁平挥了挥手,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真心的笑意。

        就算他失去了父亲的宠爱,也是凌驾于万人之上的“大老爷”嘛!

        第三名工人也上来了。这一次,狗甚至开始追逐花样。他绕着工人跑了三秒钟,然后一下子跳上工人的后背,一口咬碎了工人的颈椎。

        镇长发出悲鸣。这个工人就这样废了。金属基化脊椎是天然的神经信号传递设备,是少数改造之后也能保留在人体之内的器官。它很贵,甚至连替代品都价值不菲。

        然后,是第四人。

        某种愤怒燃烧着男人的精神。

        ——这不是真正的仿生拳法……

        ——真正的仿生拳法,立足于奔跑,立足于一触即走……

        ——仿生拳法的策略组,原本就不包括“反击”与“杀敌”。特工们的目的,只是送出情报而已。

        ——这是弱者对抗强者的武功。

        ——这是为了大义,使用弱小的义体,去直面庞大武装的武功!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不止如此!

        什么是武功?

        武功……武功是曹沫的血溅五步,是专诸的鱼藏一剑,是聂政白虹贯日的一刺!

        武功,是弱小的个人,向着暴政挥洒出的微弱反抗。

        真正的武功,不是用来凌虐弱小的。

        第四个工人倒下的时候,男人站了起来。

        不只是他,还有其他几个镇民也站了起来。所有人都在为工人的安危担心。

        男人向前走了一步。尤基拉住了男人。男人仅存的理智也在告诉自己,这不对。他的义体都是废品拼成的,根本就不具备任何战斗能力……才对……

        ——但是为什么……

        所有的孤独,所有的恐惧,都逐渐被愤怒所点燃。

        “咚!”

        沉闷的响声。由于缺乏触觉,男人身体飘起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被什么人推了一把。这一下的力气真的很大,拉着男人的尤基直接被带得摔倒。

        而男人也摔出人群之外。

        他站得太前面了。

        “约格?你……”镇长有些惊疑不定。他倒是看得出来,这个“约格”是被什么人推出来的。他本来想要让“约格”回去。但与此同时,他又有些犹豫。本质上,约格就是个外来人口,如果让他上去,说不定能够消耗掉一秒钟……

        现在已经过去二十秒了……

        “哦?居然还有勇士?咦?这是什么义体?”亚宁平瞪大了眼睛,脸上堆满了笑意:“太好了!那就你了!哈哈哈!我真是……这辈子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义体啊!太有艺术感了。我很中意这具义体。”

        男人知道,自己这是被人推了一把。

        有人想要杀了自己。

        但出人意料的是,在真的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男人心中的恐惧消失了,熊熊燃烧的愤怒也消失了。

        意识之中,只留下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情绪,仿佛是怒火烧尽了恐惧,终于露出被恐惧所掩盖的心思。

        想要战斗。

        想要战斗!

        武功,是为了与极权抗争,而被创造出来的技术。他曾经面对过更加悬殊的敌我差距……

        眼前的敌人算不上什么。

        他真正的敌人,远比这个要来得可怕。

        就好像自然人在运动的时候,发力的肌肉会有一种滚烫感一样,男人脑内,某些神经释放出炽烈的生物电。

        大脑在燃烧。

        ——战斗吧……

        ——战斗吧!

        男人握紧了拳头。他突然之间有了一丝明悟。

        不知道为什么,他确实失去了所有信息存储器,失去了绝大部分过去的记忆。但是,他的生物脑还活着……有些记忆一定还埋在里面!

        时间把他的记忆埋在了他的脑子里。

        只有战斗才能将这些记忆挖出来——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过去一定是一个暴徒。他在战斗之中度过了漫长的人生。

        战斗,是将他的现在和过去联系在一起的手段。

        因为不管过去多久,“战斗”的本质就都没有变过。

        “我明白了。”男人的发声器里混含着大量杂音。那是这个廉价扩音设备无法表达的情绪。他走进圈子,然后朝着地面上那根电击棒走去。

        不同于经过高度工业特化的工人,他现在的义体,与过去的自然人尺寸相似,是可以使用这件武器的。

        距离武器还有三步。

        这个时候,亚宁平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准备,开始!”

        狗瞬间化作一道残影,扑了上去。他本身就缺乏所谓“武者的尊严”,更何况就算他有,预设的算法也会在他思考之前就做出反应,完成攻击。狗的嘴张开呈九十度,就要撕下这个家伙的脑袋。

        “哐”的一声。

        狗咬了个空。

        他的嘴在男人空空如也的肋下合上。男人现在的躯干根本就是“火柴人”一样的东西,就只有一根“算是脊椎”的钢柱,没有肋骨。用一般人的标准去计算,难免会出现一点错。

        男人旋转身体,尽力让身上悬挂的蓄电池远离狗的爪子。

        下一秒,狗如同风车一般在空中翻了个筋斗,两条后腿用力蹬向男人胸口悬挂的蓄电池。

        狗的爪子末端微微碰触到了蓄电池,到终归力量耗尽,只是让蓄电池猛烈摇晃。

        而男人知道,自己已经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了。

        如果这蓄电池脱落,他生物组织提供的电能根本无法驱动双腿的液压装置。

        死亡的威胁刺激着他的大脑。这种感觉……这种感觉……

        ——和过去一模一样!

        “唰”的一下,男人左肘向下猛击。狗在半空之中无处借力,就被这一下拍到地面上。

        尘土飞扬。

        随后,男人再次用那个迟缓的步伐,朝着武器走了一步。

        还差两步!

        然后,狗一个翻身,咬住了男人的小腿。

        火花溅射。

        亚宁平有些不可思议的在队伍频道之中对秘书官问道:“我没看错的话……他的腿是实心的?真有这么粗犷的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