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绿茵神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最高敬意

第一百六十七章 最高敬意

        “你去和你爸谈?有用吗?有用他就不会押着你回去练体操了。”雷东反问道,就冯布家里期待着他望子成龙的心态,能谈成才有鬼呢。

        冯布低下了头沉默了,确实,有一说一,冯布也不是不知道家里对他的期待,要是真的中途转行,家里人估计会被气到进医院。

        其实,按照替补门将罗杰的实力,球队即便失去冯布,也不至于在门将人员的选择上捉襟见肘,况且根据罗杰今天的表现,他完全有实力出任首发门将。可冯布的问题,压根不是留不留在球队的问题,而是冯布的内心作何选择的问题。

        选择足球,还是选择体操?这是不仅仅是一道选择题,也是关乎走向何种人生的十字路口。

        想当初,冯布为了保住雷东的饭碗,不得不向他爹自爆了,当他冒着自断内心前程的心态向父亲禀报的时候,内心也一定是五味杂陈的。

        可是冯布不这么做的话,球队会陷入危机,雷东会被迫下岗。相较于重新回到那个不喜欢的体操训练馆,冯布更不愿意看到自己最喜欢的队伍分崩离析。所以,他用他的方法选择离开。

        但是冯布这种行为,是雷东心里怎么也接受不了的。牺牲一个年轻人的未来,换一个失败者的苟且偷生,这种事情,对于一个膝盖弯不下去的人来说,雷东说什么都接受不了

        为了让冯布做出自己的选择,雷东即便冒着再被炒鱿鱼的危险,上门和冯董事长据理力争也在所不辞。

        雷东自认自己很废,他的球员生涯在他看来是失败的,很不满意的,因为他打不出成绩,打不出中国球员该有的实力,没有带着国家队进入世界杯,这种种的表现,让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身上的红袍。

        我都已经是个失败的人了,不能在连累别人跟着自己一样了。

        雷东退役后想了很久,才转型成一个足球教练,想在这个位置上东山再起,先是韬光养晦在恒天俱乐部当助理教练学习了两年,然后才回到了家乡的母校,当起了球队教练,同时秋城物色好的青少年足球人才。实话实说,秋城这种小地方,即便足球选拔制度和设施并不完善,但雷东还是能发掘出一些好苗子。

        为了能在教练上为中国足球做出贡献,雷东绝对不会放过每一个好苗子,绝对不会让他们连阳光都没见到就栖息在土壤里,只要他们愿意生根发芽,雷东就会竭尽所能。

        抱着这两种心态,雷东才会找冯董事长据理力争,不为别的,就为还冯布一个选择的机会,让他重新面对着足球和单杠选择。

        “明天有空吗?我去找曹维看完医生之后,再去你家里一趟,和你爹再谈一下。”雷东想了一下明天的安排问道。

        “我觉得……您还是别和我爸说了吧,我怕到时候……”冯布有点担心,这雷东刚刚保住饭碗,别一激动和顶头上司吵了一架,又把饭碗砸了。

        冯布非常清楚现在自己的情况,自己骗了父亲那么久的时间,父亲没有什么大反应已经是算开恩了。在依照家族,特别是爷爷这个家里第一个体操运动员对他的期待,放弃体操转战足球,说严重点,就是大逆不道的行为。

        冯布暗自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人会有这么多的约束,不能凭着自己的意愿做出选择呢?

        “别废话,你只要告诉我你爹什么时候回家了就行,剩下的事我来办!”雷东现在也有点气急,所以对冯董事长的称呼也没大没小起来。

        冯布见雷东不容拒绝的态度,只好点点头答应下来:“他回家我会告诉你的,只是希望您态度好一点,毕竟你刚好保住帅位,现在球队又进了省决赛,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是罪人了。”

        “好,我会尽量心平气和和你爹谈的。”雷东点了点头,只要你爹态度好一点,自己尽量不说脏话。

        雷东到底是足球场上过来的职业球员,脾气有时候会火爆一点,直来直去。要是冯董事长真的像上次在校长室谈话那样居高临下,雷东顶多做到敢怒不敢言。

        “好吧。”冯布联想到雷东的脾气,和自己的老爹谈真是为难他了。

        想到这里,冯布心中一动,对雷东说道:“......教练,就算以后我不能踢球了,我还是谢谢你!谢谢你带给我的一切!谢谢你让我认识到了足球!”

        说着,冯布就向后退了一步,朝雷东重重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这是冯布给雷东最高的敬意。

        “喂!你这是干嘛?”雷东吓了一跳,连忙扶起冯布的身子,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礼,这个礼太大了,他可受不起。

        雷东心想,我还没到受这个礼的年纪呢,你别给我整这套。

        叶世一和刘诺在一旁看到冯布突然行此大礼,纷纷目瞪口呆,他们和雷东冯布隔着大半个教室那么远,他们在教室那边,叶世一和刘诺在教室的这一边。

        “发生了什么?这是要道别?”叶世一居然歪打正着猜中了一点。

        “你瞎说什么呢。”刘诺没好气地拍了叶世一一下,然后又目不转睛地盯着雷东和冯布,好奇地看着他们,她也是第一次看到冯布队长居然这么毕恭毕敬。

        “我说真的,教练,我要是真的回不来,你就让罗杰上吧,他也是个不错的门将,不要因为我埋没了他。”冯布抿着嘴,即便雷东拉着他的双手让他起来,冯布依然倔强地弯着腰,眼睛瞪着地面,眼眶嘬紧泪水,非常不舍,却又不得不这么说。

        “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但我想罗杰和我一样,和大家一样,都等着你回来,你可不要最先放弃自己。”雷东见拉不起冯布,只好拍拍冯布的肩膀鼓励道。

        现在到了这个地步,千万不能退缩,一退缩,所有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冯布过了很久才将弯着的身子立正,抬起头的时候还将脑袋仰起来,好像在将什么东西憋回去一般,身体还抖了两下。

        等冯布放下脑袋后,雷东才看清冯布的眼眶湿湿的,联想到他刚才的行为,顿时忍不住笑了一声。

        这小子,到底还是个孩子。

        之后雷东又和冯布交代了几句话,冯布很是安心。等雷东交代完之后,冯布却又带着一丝复杂的神情若有所思地转过身,招呼都不和叶世一刘诺打一声就离开了教室。

        冯布行走在校道小道上,路灯照映他的身影,又没入路灯间隙的黑暗,一明一暗的光与影,似乎正映照着他内心的汹涌。

        “他......怎么了?”叶世一都看出了冯布的不对劲,朝迎面走来的雷东问道。

        雷东自然不会回答他,现在轮到叶世一的问题了,于是斜了一眼看向叶世一,叹了一口严肃说道说道:“现在你还有空关心别人?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来,跟我说说这段时间复习地咋样?我可是把球队经理都借给你了,我这几天没人在我旁边打下手,都快累死了,你要是说没效果,我可是会发火的。”

        “效果......还行吧?”叶世一突然泄了气,支支吾吾。

        雷东看叶世一这个吊样,立刻觉得他不靠谱,只能转而向刘诺问道:“怎么样?这小子情况如何?”

        “其实,叶世一还真没说错,总体还行吧,比较稳定。”刘诺如实回答,听完后的叶世一顿时浑身轻松。

        只是叶世一万万没想到,刘诺还有下一句:“除了英语之外,一塌糊涂。”

        这句话犹如平地雷击,引爆了雷东的神经。雷东瞪直了双眼靠近叶世一,眼中充斥着血丝,气道和叶世一顶牛:“这就是你这段时间以来的学习成果?”

        叶世一赶紧怂的将脖子向后缩,他可不想和雷东一个大老爷们四目相对,眼睛躲躲闪闪,这个身体都在抗拒着雷东的接近。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才学几天,学习成绩哪能这么快见效的是不是?”叶世一用最怂的语气,讲着最不靠谱的话。

        “可下个星期你们就要考试了,就算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现在收工期都已经快到了,你也不希望自己到时候住着住着楼塌了吧?那到时候可就真的玩完了。”雷东继续瞪着大眼睛,生气地看着叶世一。

        “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要不要我给你复述一遍?”雷东用着手指戳着叶世一的胸膛,每说一个字就戳一下,力度还不小,戳得叶世一有点生疼。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我已经很努力了,我也想一飞冲天啊!可我就是…”叶世一拨开了雷东的手,象征性地反驳了一下,只是没有多少底气。

        “舅......教练你别逼他了,他最近真的很努力,只是......”刘诺在一旁帮叶世一开脱,但是想理由的时候却卡了壳。

        “你别帮他开脱,现在帮他开脱就是害了她!”雷东示意刘诺别进入战场,有些人,讲道理是讲不醒的,需要骂一骂才清醒。

        “嘴上努力有用的话,还要结果干什么?”雷东收回了身子,换成了一副严肃的面孔和叶世一说道。

        “唉?”刘诺见突然严肃起来的雷东,楞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叶世一感觉雷东要发大招了,战战兢兢地问道。

        “你这段时间干嘛了?老实回答我。”雷东异常严肃的问道,那颇具威严的样子,让叶世一短时间愣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