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一百四十五章 身份

一百四十五章 身份

        “天眼见就黑了,有什么急事,就非得往山下跑!”

        刘小术一边嘟囔着,一边追到佟双喜跟前说道。

        佟双喜指着身旁的许大夫与刘小术介绍说道:“这是许大夫,我们家的恩人。”

        介绍完许大夫,佟双喜又指着另一旁的刘小术道:“刘小公公,我们姐弟二人的救命恩人。”

        都是恩人!

        “许允郎!”

        “刘小术!”

        二人同时行礼说道,只是当听到许大夫的名字时,刘小术愣了一下,忙往佟双喜的身后躲了躲。

        “刘小术?”

        许大夫有些疑惑地往佟双喜身后看去。

        裴术知道多是躲不过去了,就主动地说道:“许大夫别来无恙,许大人年前还和刘公公说起许小大夫在外游历,没成想在这里遇见了许小大夫。”

        就着光亮,许大夫这才瞧清楚佟双喜身后人的身影,只见他眼神闪了闪,然后道:“刘小公公客气了,刘公公身体可好,等我把药术理好,定去拜访他老人家。”

        敢情这两人是老相识啊!

        佟双喜这个介绍人不由得惊呼出声道:“真是巧了,巧了,他乡遇故知啊!”

        正好也省得佟双喜再费了口舌为二人再作介绍了。

        “算不上相识,只是见过那么几面!”许大夫却是恢复了冷面说道。

        裴术撇了撇嘴,然后装着着急的模样道:“不成,许大夫你得陪我里面一趟!”

        说着,裴术朝着树林里努了努嘴,佟双喜忙把脸转了过去,许大夫瞧了一眼裴术身后的小厮,面无表情地跟着裴术进了树林。

        “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系,见到你的事情,我不会与旁人说起!”一进了林子,许大夫就冷声与裴术说道。

        许家医术世家,世世代代都在宫里当差,最知道这中庸之道,要不也不可能安安稳稳地在太医院站稳脚跟。

        许允郎的话,裴术自是信的,要不他也不敢直接在他面前露了身份。

        “以后我就是刘公公的亲侄儿刘小术,还请许大夫千万记住。”刚刚已经在佟双喜面前上演了那一出,许允郎自是不能再说不认识自己。

        许允郎不说话,径自出了林子,临走时不冷不热地扔下一句话道:“你这白嫩脸,倒也适合这身份,要是哪日想通了,做个富家小公公倒也不错,到时候或许我可以助裴兄你一臂之力!”

        裴术愣了一下,随即整张脸涨的通红,这个许六郎,说话还是与小时候那般地气人。

        到了山脚下,许允郎从林子里拎出一个白色的布袋子。

        “不是贵重东西,就当是好玩的!”许允郎把布袋子交到佟双喜的手中说道。

        佟双喜凑近那布袋子,一股说不出的草料香味刺入鼻口。

        “谢谢许大夫,今晚就留在村里过夜,姨婆虽是时常去你那院子收拾,却还是得铺拾一番才能睡下。”

        许大夫的一脸疲色,佟双喜是看在眼中的,所以香料拿到手中后,就主动地说道。

        见佟双喜这般说,许允郎想了想道:“正好我要去拜访刘公公,今晚我就和刘小公公一块回去。”

        王婆子家的几间屋子,许大夫心里是清楚的,再加上他指定是住不下的,只是他连着赶了好几日的路了,实在是疲乏,索性就道。

        裴术听了许允郎这话,忙拍了拍胸脯道:“这样最好,我那里正好留了一包好茶,许大夫正好过去品一品!”

        佟双喜觉得今日可真是个好日子啊,这不,许大夫赶上了双喜作坊的开业,刘小术公公居然在六里村遇着了相熟的人,就连自己担心的住处,一下子也解决了。

        上山的路上,佟双喜一蹦一跳地哼着歌儿走在刘小术与许大夫的前面。

        晚上留下来的除了袁家一家子,其余的都是双喜作坊的员工,都不是外人,所以吃起饭来自是比中午的席面简单得多。

        “今儿个辛苦大家伙了,我和刘小公公敬大家伙一杯,愿咱们的双喜作坊和在座的人都事事如愿,发大财!”

        饭桌上,佟双喜与刘小术举起酒杯敬大家伙说道。

        桌上的人都笑着举起了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饭后,袁家一大家子连夜下了山赶回后洼村去了。

        “咱们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客气话啊,不说别的,就我们这一大家子的人,住哪也是不合适的,等你们家的新屋子盖成了,我和你外祖父指定带着全家人过来住上一日。”

        袁许氏见佟双喜面上有着愧色,不由得安慰她说道。

        佟双喜知道袁许氏的话是对的,袁家这二十来口人,也实在是没法住下,只是今儿个袁家一家人帮着忙前忙后,这最后还……

        佟双喜这心里怎么也是过意不去的。

        “那这些点心你们得收下,要是再不收下这些,那今儿个就算是睡地下,我们也不许你们回后洼村的。”

        只见王婆子带着秦吴氏、秦二狗子几人大包小包地拎了东西过来,然后说道。

        袁许氏有些为难,双喜作坊刚开业,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他们这个时候怎么能收了佟双喜这么些东西。

        “是啊,外祖母,这些有的是殷掌柜送的点心,有些是我们之前做的肉脯片,你们一定得带回去尝尝!”佟双喜也跟着说道。

        袁许氏看向身后的袁老汉。

        袁老汉倒是不啰嗦,看着王婆子与佟双喜话说得诚,也就一甩鞭子说道:“那就都带上,这也是孩子的一片心意。”

        王婆子一听袁老汉这话,忙带着人把点心都装到了牛车上。

        等袁家下了山后,刘小术与许大夫也告辞了。

        知道刘小公公是许大夫的旧相识,王婆子自是放心地让许大夫跟着刘小公公过去。

        “明儿个过来家里吃早饭。”

        临走的时候,王婆子叮嘱着许大夫说道。

        后山宅子虽好,许大夫过去却是做客,自是不比家里自在。

        最后,双喜作坊只留剩下了佟双喜婆孙三人、秦家一家子以及秋生。

        大家伙把双喜作坊该收的收,该收拾的都收拾完后,就把双喜作坊的大门上了锁了。

        看着上了锁的院门,佟双喜就着灯光又朝着门上大大的四个字看了过去:“双喜作坊!”

        心里涌出无尽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