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互利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互利

        等袁安带着佟双双走远了之后,袁老汉沉声训斥自家二儿子说道:“就算我们是小喜小双的外家,不该打听的也少打听。”

        袁家老二袁全被自家爹训得脸上一红,忙应了声了。

        晚饭,王婆子与袁家三舅母、佟双喜准备了一大桌子的菜,并把秦家五口人也都叫了来。

        秦老能和袁安、秦二狗子、佟双双陪着袁老汉、袁全,中间屋子一桌;王婆子、秦吴氏、袁家三舅母、佟双喜、吴杏枝、秦三妹一桌。

        佟双双特意端了一份饭菜送去了西屋,袁老汉瞟了西屋一眼,却是没说什么。

        因着晚上有事情商议,席间,所有的人都只稍稍喝了些酒就作了罢了。

        晚饭过后,秋生与刘小术也过了来,刘小术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与佟双喜差不多大的小姑娘。

        “双门!”

        “四姐姐。”

        王婆子与佟双双见了那小姑娘都有些惊讶,佟双双更是有些不情愿地喊了一声。

        佟双喜并没见过佟双门,而且这佟双门与佟双临的确是完全不同的长相,所以她自是不认识的。

        佟双门不知道刘小公公这么晚了,居然是过来的这里,也是吃了一惊。

        “你……守在门前,谁来了就喊上一声!”

        刘小术与佟双喜打了声招呼后,就与那佟双门说道。

        佟双门先是一愣,随即一张脸臊得通红一片,点了点头。

        王婆子见了,拉着一脸惊讶地佟双双进了屋子,别说佟家现在与佟双喜姐弟没关系,就算是有着关系,那佟双门现在是后山宅子雇的丫鬟,王婆子他们就是想管那也是管不得的。

        佟双喜却是瞧瞧,拉了刘小术到一旁问道:“你这怎么回事,怎么把她给带来了。”

        佟双喜口中的她自然是指的佟双门。

        刘小术却也是满脸的为难说道:“你以为我想带个尾巴在身后啊,还不是刘公公,说是我现在一点规矩也不守了,就派了个人跟在我身后监视我!”

        “那你不能换一个丫鬟带着啊!”不管刘小术的话是真还是假,他明明知道佟家与他们姐弟二人的关系,还……

        刘小术更委屈了:“这是我能做的了主的事情吗?你别看我表面上是刘公公的侄儿,其实我啊连个犯人也不如啊!”

        听了刘小术这话,佟双喜忍不住地翻了翻白眼,心里想到,谁家犯人还有丫鬟小厮伺候着啊!明明是小少爷不知穷人苦啊!

        看着佟双喜与刘小公公说说笑笑进了屋子,佟双门一直忍着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这是村里的秋生!”

        “这是后山宅子的刘小术。”

        “这是我外祖父与二舅舅!”

        ……

        秦老能一家子,席间双方都认识了。

        待屋子里的人都相互认识之后,佟双喜就从柜子里拿出一沓子的纸来。

        “这是我拟的一份合约书,各位先瞧瞧,要是哪里有不周到的地方,各位提出来我们再商量改动。”

        这些都是佟双喜花了整整两夜的功夫写出来的合同细则书。

        说完这话,佟双喜就把合同一份一份地发到大家手中。

        刘小术拿到合约书,先是看了一眼佟双喜,见她眼角发黑,才想起白日里她为什么总会打哈欠了,原来是熬夜做这些了。

        “我……我这也看不懂啊!”

        拿到合同,秦吴氏有些无奈地笑着说道。

        吴杏枝与秦三妹也都臊红了脸,虽然许多女子都是不识字的,但是心里难免还是拿自己与佟双喜对比来。

        秦老能与秦二狗子、秋生几个也只能认识些名字数字之类的,要是真让他们把契约书看懂,也是真的为难他们了。

        袁家父子三人却是大致地能把契约书看个六成,却也是有些难为……

        ……

        佟双喜千算万算的,却是忘了这一茬,不由得嫩脸一红道:“没事儿,我一个一个地讲给你们听!”

        这是最好也是唯一的法子了。

        佟双喜先是把袁家父子三人的契约书拿了过来,然后说道:“外祖父与二舅舅、三舅舅的合约书都是一样的,袁家所有的人负责收购猎物,至于收购猎物多少,价钱几何我不管,我只要你们保证我的作坊有猎物可用,你们收购的猎物送到我这里按称算钱,有几斤我就付你们几斤的钱,这一斤猎物多少钱我们到时候会给定下,至于拿了钱袁家自己人怎么分怎么算,那都不关我的事,你们在后洼山收购的价格你们也是袁家自行定下,袁家定下的价格与我购买你们价格的差价就是你们所赚得的银钱。”

        佟双喜细细地计算过,袁家人多事多,与其每人付了工钱替自己收购猎物,还不如直接让袁家自己承包了这一块,这样一来,于作坊于袁家都是有利的事情。

        袁老汉与两个儿子简直听呆了。

        来之前,袁家的人根本没把佟双喜这一点子事情当做事情,袁许氏还特意嘱咐了袁老汉一番,说什么佟双喜要是提起工钱的事情,千万别收,说那两个孩子做点营生不容易,说是作为外家帮衬着点是应该的……

        现在这种情况却是……

        “我……我……我和你的就舅舅们……”袁老汉沙哑着声音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才是。

        袁老汉也不是那鼠目寸光的人,要不也不会带着袁家这一大家子把日子过得这般红火。

        按着佟双喜这话,这收购猎物的活一旦做了起来,那其中的差价到时候就全归了袁家,这样算下来的话,那可就不是那一点半点的工钱可以比的……

        袁安与袁全两兄弟相互看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兴奋,这样一来,袁家就能走上了另一条路,家里以后的子子孙孙再不用在后洼村用命搏那猎物,以后要是走上了经商之路,家里的子子孙孙就能走出大山,然后读书做官……

        就在这一瞬间,兄弟二人把袁家以后的命运都想了一遍……

        “这么大的事情,外祖父和两位舅舅先回家与家里人商量了才是!”袁家父子三人的神色,佟双喜自是都看在眼中,于是她对他们说道。

        袁家父子三人也没心思再呆在这里了,告辞一声就准备回了后洼村。

        袁安有些犹豫,但还是招呼了袁家三舅母一声,一家人就驾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