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一百一十六章 朋友

一百一十六章 朋友

        “你过去点!”

        “你过去点!”

        “火不是这样烧的,不行……不行,这草不能这么一下子都塞进去。”

        佟双喜从没遇见过刘小术这般笨的人,自己明明说得这般清楚,他却总能往错了的地方做。

        裴术却是觉得这烧火怎么会这般的有意思,特别是看着火苗映衬下那急得整张小脸都红彤彤的佟双喜。

        可真有意思。

        王婆子看着佟双喜与刘小公公俩人挤在那里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得热闹,一张老脸早就笑开了花。

        刘小公公脾气好,长得也好,就是可惜小小年纪却是……

        王婆子看着刘小公公那张如玉般的面容,忍不住地摇了摇头。

        等饼子都做好后,佟双喜与裴术两人早就是满脸黑灰,抹成灰猴子了。

        王婆子忙去打了水,给两人擦洗用,然后就去新房子那里喊袁安回来吃午饭了。

        前日下了大雨,地里的泥还烂着,新房子那里开不了工,可袁安还是一大早就出门去了新房子那里,说是把那里破砖破瓦的单独拣出来,留作给家里砌个猪圈狗窝的来用。

        裴术见魏博文和宋萧全还在说话,就拽着佟双喜去屋后面溜达去了。

        “听说你们家盖新屋子了。”裴术问佟双喜说道。

        佟双喜想着他应该是从蔡管事那里听说的这事情,于是就道:“是啊!等房子落成了,请你过来喝酒啊!”

        裴术笑着点头,他喜欢佟双喜这般不把自己当做外人来看。

        佟双喜却是心里盘算着,这刘小术到时候指定不会空手过来喝酒,而且他可是刘公公的本家侄子,礼送得太轻,那作为刘公公的侄儿也不好看不是!

        佟双喜也是才从蔡管事那里听说这刘小公公居然是刘公公的亲侄儿,她还一直以为刘小术只是一个无亲无故的小太监呢,特别是见他还要去伺候那些牲畜,当时还暗戳戳地同情过这人呢!

        想起这些,佟双喜心里总还是有些不平的。

        这刘小术也不跟他说一声,至少……至少……他们也算是朋友了。

        想到这里,佟双喜忽然想笑,觉得自己怎么开始小心眼了,难不成自己的心智也开始像这身子的主人那般的“年轻”啦!

        “温管事和赵管事他们可还好?”

        佟双喜从蔡管事那里听说刘小术这次是送温管事与赵管事这批人去京城的。温管事与赵管事之前对佟双喜婆孙三人也多番照顾,佟双喜心里自是也记挂着这些人的。

        见佟双喜问起这些,裴术想起了刘公公刚收到的书信道:“温管事的差事办得不错,这次回去,升迁个二管事是没什么问题的,温管事升迁后,赵管事就接替了他原先的位置……”

        佟双喜却是没想到刘小术对于温管事这些人知道的这般详细,佟双喜只知道蔡管事的儿子这次也跟着赵管事一同回了京城,说是很快就被分拨到了铺子里做了个主事的。

        说起这些,蔡管事的一张脸都要笑开了花。

        蔡管事因着乳制品的事情,成功地留在后山宅子里做了厨房的一等管事,后山宅子人少事少,清闲不说,刘公公这个主人也是个温厚待人的主家,这对于蔡管事这般的年纪,是求也求不来的福气。

        “新房子那里,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和我说,千万别客气。”裴术见佟双喜低头给菜园里的菜拔草,就学着她的模样一边拔草一边说道。

        佟双喜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那刘小术。

        裴术被佟双喜这么直勾勾地瞧着有些发毛,不由得瞪了回去。

        “还是算了吧!就你着细品嫩肉的,给晒着了可不得了!”佟双喜好笑地说道。

        裴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佟双喜这是拿自己玩笑呢,不由得也跟着笑了笑!

        “我说刘小公公,你手中拔的不是草那是刚长出来的菜!”忽然,佟双喜一声大喝,吓得裴术一下子把手中的那一小把草扔了地上。

        “那怎么办,怎么办?要不我再给种回去!”裴术是真的慌了,自己这怎么就把小菜苗给拔了呢,要是让王家婆婆知道了,那不得……

        “哈哈哈哈哈!骗你的!”看着刘小术手足无措的样子,佟双喜不由得欢快得不行。

        “你……真是……!”裴术看着佟双喜笑的那般开心,不由得也跟着笑了。

        这个时候,王婆子唤人的声音传来。

        “姨婆喊我们回去了。”

        佟双喜拍了拍手,就带着裴术往家去了。

        袁安是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的舅舅,听说眼前的少年是自家外甥的救命恩人,袁安自然十分的感激。

        裴术与宋萧全已经吃过了饼子,王婆子也就没有多留,两人与大家告辞后就回后山宅子了。

        “这一家子对你可真是好啊,在京城呆惯了,很少见着这般掏心掏肺地对人好的了。”回去的路上,宋萧全真心地羡慕说道。

        听着宋萧全这话,裴术想起了那婆孙几人,心里说不出的柔软。

        中午家里吃的也是饼子,王婆子烙得多,除了魏博文在路上吃的,剩下的足够一家老小吃上一顿了。

        王婆子又让魏博文端了一些到了西屋,魏方氏虽是不讨人喜欢,但这一顿饼子一家子还是不会与她计较的。

        午饭后,袁安又去了新屋子那边了,魏博文也出了门,只留了王婆子与佟双喜在家里。

        “我打听好了,你外祖家住在四十里路开外的山洼村,据说那里是有名的深山老地,那村子里的人都住在山里,路不好走不说,据说还时有野兽出没。”

        佟双喜与王婆子之前商量着要去那袁家打探一番,所以王婆子特意打探了一番。

        “没事,咱们白天过去就成,到时候把老能叔和二狗哥也叫上。”袁安这边,佟双喜与王婆子心里都觉得不踏实。

        袁安是个能干的,看得出也是真心地对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二人,只是这袁安毕竟是有家有口的人,就这般地无声无息地住在这里,怎么得也是说不过去的。

        王婆子想了想佟双喜这话,也觉得有道理,就道:“既然是村子,那就不怕进不去,我现在就去秦家说一声,省得到时候时间对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