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放行书

第一百零二章 放行书

        当佟双喜拎着一篮子槐花回到家里的时候,王婆子与魏家母子也已经谈妥了。

        “当着你的面许多话不好说,现在好了,终于说清楚了!”王婆子激动地从身上掏出一张纸,递到佟双喜的手中。

        “我不认字,可我想着那二少爷该是不会骗我的。”

        纸上洋洋洒洒的几行字,写着因着魏家长子逝世,今由魏方氏做主,特放魏家长房小妾佟氏归良,至此婚嫁生死与魏家再无干系。

        放行书的最后签上的是魏博文的名字,名字后面有两个手指印,应该是魏方氏与魏博文母子二人的。

        “这样就可以了吗?”

        这轻薄的一张纸握在手中,佟双喜有些不敢相信。

        “这还是魏家二少爷自己提出来的,到底是读书人,想的就是比我们周到,要不是他那个娘,魏家二少爷也是个好人。”

        王婆子又继续说道:“有了这放行书,你与魏家就没了干系,就算是那卖身契书,也没有了作用。”

        王婆子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办得这般的顺利,刚拿到这放行书时,她的手都是抖的。

        佟双喜对这古代的制度还是一知半解,但是这白纸黑字就在眼前,王婆子都这样说了,佟双喜至此算是摆脱了这魏家了。

        “那您答应了他们什么要求?”

        魏方氏能这么痛快地放佟双喜自由,必定是有条件的。

        王婆子笑了笑道:“和你相比,这些都是小事儿,除了我们商量好的房子的事情,就是这次魏博文去省城参加会考的费用,说是得由我们出,我当时想着老这样纠缠也不是个事儿,就让她说个实在的数,咱们一次性给他们这钱,就算是彻底了了与魏家的事情了。”

        “那他们要多少?”

        佟双喜有些紧张地问王婆子道。

        家里的银子虽是也不算少,但也经不住人狮子大张口啊!

        王婆子又笑了笑道:“你放心,咱们也不能他们要多少就给多少啊!好在那魏方氏忽然转了性了,先是拉着魏家二少爷问了一番,然后才提出要三十两银钱!”

        佟双喜这才稍稍放下心来,虽说这三十两对于家里来讲是笔大数目,但是前几日蔡管事前些日子送过来的银子也是够的。

        况且之前佟双喜心里也想过,就算是魏方氏不提这事情,佟双喜也是打算拿出些银钱,给魏博文当做去省城的盘缠的。

        “这样看来,这魏方氏脾气虽是古怪些,人倒是也没坏到那个地步!”

        这件事情解决了,王婆子对这魏方氏倒生出了些许的好感来。

        佟双喜失笑,心里却是想起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日的事情来,当时那魏方氏让佟双喜拿她的钗子去换三个烧饼,还问够不够?

        佟双喜此时却是有些怀疑这魏方氏对于钱财之物根本没有概念,这要三十两银子,估计也是在魏博文说的银钱基础上,加了许多吧!

        只是现在这些对于佟双喜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此刻已然是个自由身了。

        “姨婆,要是没有你,我们姐弟该怎么办啊?”

        想到之前的种种,佟双喜的心里忽然生出许多的委屈来,从异世来到这个时代,又生得这般的身世,要不是开始王婆子的收留,佟双双这个弟弟的依赖,她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坚持下来。

        想着想着,眼泪就忍不住地落了下来。

        “你这孩子,想哭就哭一场吧!从见着你就没见你哭过,姨婆知道你心里苦,但是因着还有双双这个弟弟,所以就不让自己哭,人啊,能哭出来也是福气,把以前的不好顺着眼泪哭出去,以后就只剩好了。”

        王婆子一面将佟双喜拥了怀中,一面拍着她的后背说道。

        靠在王婆子温暖的怀里,佟双喜心里的委屈全涌上心间,从深处异世的恐惧与无助,到生活艰难时的坚持。

        “姨婆,姐姐……姐姐……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是佟家,还是魏家……我这就去找他们算账去!”

        佟双双正好这个时候下学回来,一进屋子就见自家姐姐哭得伤心,不由得挥着小拳头就准备去找欺负自己姐姐的人算账去。

        佟双喜与王婆子都被忽然进来的佟双双吓了一跳,佟双喜更是尴尬地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把头往王婆子的怀里钻去。

        看着发怒的佟双双,王婆子简直苦笑不得:“你这孩子,字认得多了,脾气也长了,有我在,谁也别想欺负你们姐弟两人,快去打点水给你姐姐擦擦脸,姨婆去给你们做槐花饼吃!”

        佟双双不信,没人欺负自家姐姐,怎么姐姐怎么哭成那样子。

        王婆子见佟双双还站在那里,忙拉着他出了去,把屋子留给了佟双喜。

        佟双喜看着这一老一笑出了屋子,心里暖暖地,把那放行书贴身收好后,就出了屋子,去帮王婆子一块做槐花饼了。

        王婆子已经把放行书的事情与佟双双说了,佟双双听说后,激动得又蹦又跳,从此自家姐姐终于不用再和那魏家有了瓜葛了。

        佟双喜进了厨房就看见这一老一小,老的在笑,小的在闹,幸福大致就是如此吧!

        晚上,香甜的槐花饼做好了,王婆子又从柜子里拿出一直舍不得的白砂糖兑成甜水,槐花饼和糖水就是家里的晚饭了。

        佟双双去喊魏家母子吃饭,魏方氏却是怎么也不出来,没法子,王婆子让魏博文把饼和糖水端了西屋,他们母子二人单独吃去。

        魏博文却是有些不好意思,想说些什么,却是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说往后就不麻烦王婆子婆孙三人了,他们母子二人的饭以后由他来做!

        佟双喜与王婆子听了魏博文这话,也有些明白实在怎么一回事了,今天之前佟双喜还是魏家的小妾,魏家母子吃她的喝她的,名正言顺,但是有了那放行书后,佟双喜与魏家就没了干系,魏家母子二人的衣食住行与佟双喜就没了干系。

        佟双喜与王婆子却是不想理会魏方氏的想法,只是随他们母子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