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喝醉

第八十九章 喝醉

        秦吴氏今儿吃了一天的闷气了,也不想回家对着那冷锅冷灶,自是也点了头。

        秦吴氏都同意了,秦老能自是也没什么话说了。秦吴氏留在这里帮忙做饭,他把牛车赶回家去,给牛喂些吃的。

        有王婆子与秦吴氏在,这两桌子的饭菜没一会儿就摆上了。

        中间的屋子摆了一桌,由秦老能带着秦二狗子、魏博文、佟双双陪着客人刘小公公。

        秦老能回家的时候,正巧碰见过来家里的秦二狗子,秦二狗子是特意过来为自家爹娘的话道歉的,秦老能索性把秦二狗子也带了过来。

        东屋里,也摆了一桌子。

        那魏方氏从这桌开始摆菜的时候,就已经坐上了桌子。

        王婆子与佟双喜都已经习惯了,自打这魏方氏住进来后,只要到了吃饭的时间,她总会第一个坐了桌上,也不需要人招呼,拿起筷子就吃,吃完就走。

        王婆子朝着秦吴氏歉意地笑了笑。

        秦吴氏毕竟是家里的客人,魏方氏这般,的确是不太好的。

        秦吴氏却是反过来安慰王婆子说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闭着眼睛过就是了,我和你的这关系,不打紧。”

        秦吴氏是这样的性子,王婆子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魏家妹子,这豆腐做得鲜美,你尝尝!”

        桌上,秦吴氏首先招呼起这魏方氏来。

        魏方氏不说话,筷子却是夹了那豆腐吃了。

        秦吴氏笑了笑,又道:“我也是看着魏家妹子比我们都面嫩,才瞎乱喊了妹子,也不晓得妹子是哪年哪月生的,别喊错了才是。”

        见秦吴氏这般问,魏方氏顿了一下,头也没抬地冷声道:“甲午年,正月里。”

        佟双喜纳罕,今儿个这魏方氏还真算是给足了面子啊,以往吃饭的时候,可是一句不吭的啊!

        秦吴氏一听她这话,忙笑道:“那就没错,比我要小上一岁,比王家妹子大上几个月。”

        佟双喜也才知道这魏方氏原来比王婆子还要大,到底是有钱人家的夫人,从面相上看,这要比王婆子小许多呢!

        想到这里,佟双喜心里更心疼起王婆子这个受尽苦楚的妇人了。

        “姨婆,这个鱼最肥了,你多吃些!”想着这些,佟双喜就把鱼肚子上最好最肥的那段肉全都夹到了王婆子的碗里。

        王婆子心里高兴,却是把碗里的鱼夹了秦吴氏的碗中道:“今儿个辛苦你了,你多吃些,可别客气才是!”

        佟双喜见状,忙又给秦吴氏夹了一块大大的鱼肉。

        佟双喜三人你推我让的热闹,魏方氏却是放下筷子,悄悄地离开桌子,回了屋了。

        “你别在意,她就是这样的人儿!”

        王婆子叹了一口气,对秦吴氏说道。

        魏方氏回了西屋,佟双喜几人吃起饭来自是自在了许多,秦吴氏还特意从中间屋子的桌上拿了一壶酒,与王婆子俩人你一杯我一杯地喝起酒来。

        佟双喜肚子里的酒虫也被唤醒了,只是这古代的酒,佟双喜上次你也尝了,辣嗓子厉害,佟双喜想起上次在镇上喝的那个果酒来。

        罢了,等将来发达了,一定在家里建个酒窖,想喝多少就喝多少,想什么时候喝,就什么时候喝。

        一顿晚饭直吃到了月上树梢,那边中间屋子,秦老能与几个后生也是都喝得差不多了,就连那平日里滴酒不沾的魏博文,也喝了个满脸红。

        “刘……刘兄……今儿个太晚了,上山也危险,今晚就歇了我屋里,我们……我们……!”魏博文颤颤悠悠地拉住刘小公公的手说道。

        刘小公公趴在桌子上早已经不省人事,自是听不到魏博文这般的话来。

        秦老能与秦二狗子还好,平日里也是经常饮酒,没像魏博文和刘小公公两人这般地失态。

        听见动静的王婆子与秦吴氏几人也出了屋子,见这桌子上除了佟双双,都喝得满脸通红,不由觉得好笑。

        “得了,今儿个人是走不了了,现成的牛车,就拉了我家去吧!”

        王婆子家里的人够多了,自是没有多余的住处,这刘小公公只能住到秦家去。

        秦老能与秦二狗子丫点头,秦二狗子更是说道:“今儿个我陪着刘小公公!”

        刘小公公喝醉了,晚上自是无法照顾好自己,有秦二狗子在,那自是好多了。

        “不……不行……刘……刘兄……快起来,起来继续……喝……喝……”

        就在几人商议好了之后,那魏博文忽然把手一挥,大喊说道。

        佟双喜看着魏博文那模样,实在是觉得没眼看,只让佟双双赶紧把人送回西屋去。

        这平日里斯斯文文的人,喝醉酒后还真是……

        大家伙看着佟双双扶着那魏博文回了西屋后,秦老能就先回家赶牛车去了,秦家离着王婆子家里有段距离,再加上秦老能与秦二狗子也喝了不少酒,只能用马车把人拉回去了。

        待人走了之后,王婆子与佟双喜、佟双双婆孙三人收拾了一番也就歇下了。

        第二日一大早,佟双喜与王婆子俩人就被说话的声音吵醒,往床头一看,佟双双早已经没了身影。

        “二少爷,你说是习书认字辛苦还是这劈柴挑水更辛苦!”

        屋外,佟双双一面帮着魏博文把木柴放正,一面问道。

        佟双双随着自家姐姐和姨婆,都喊魏博文二少爷。

        魏博文见木柴摆正,挥起斧头就把木柴劈了两半。

        “怎么说呢,以前没干过活的时候,总觉得这世间辛苦之事莫过于挥胳膊流汗,待真正的做惯了这些活,才知晓人这辈子最辛苦的并不是读书做活,而是能力所不及之事。”

        佟双双不解,却是也不追问,只懵懂地点了点头。

        佟双喜穿好了衣裳,出了房门就听到了这两人的对话。

        想来这魏博文再不是以前那般的魏二少爷了吧!

        只是这两人的这番对话,却让佟双喜想起一件事情来,正好今儿个准备去给里正和村长送年节礼,到时候正好可以问一问。

        见着佟双喜与王婆子,魏博文有些不敢看他们,昨晚自己喝醉了的事情,刚刚带着佟双双上山砍柴的时候,佟双双都与他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