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挤奶工

第八十一章 挤奶工

        来到六里村,魏博文还是第一次上山。跟在佟双喜和王婆子身后,显得有些吃力,王婆子见了,却是撇了撇嘴,小声地与佟双喜说道:“光看长这么大个头,中看不中用,连我这老婆子和你这小姑娘都不如。”

        佟双喜嗤笑。

        王婆子一辈子见的最多的就是那庄稼汉子,哪里见过几个真正的读书人啊。

        “人家可是秀才老爷嘞,书读得好呢。”佟双喜却是好心地替这魏博文说起好话来。

        这读书的人没力气,实在是不能怪他们,只能怪这个时代吧!

        王婆子这才想起身后的魏博文还是个秀才老爷呢。

        “不着急,不着急,慢慢走,慢慢走!”

        转头笑着与那魏博文说了一声后,就更低声地与佟双喜道:“那咱们今儿个不就是使唤了秀才老爷了!”

        王婆子话里的揶揄之意尽显,佟双喜心里也生出一种奇怪的虚荣之感来。

        这女人的虚荣心可真是不分古今啊!

        说说笑笑地两人就到了半山腰的新宅子了,那新宅子的走势由低到高,远远看去,就像一条龙盘旋于山间一般。

        “瞧瞧,人家这宅子才叫宅子,我们家那屋子与人家这一比,简直连那狗窝都不如!”一见到这新宅子,王婆子总要感叹几句。

        即便佟双喜不是第一次见着这落成的宅子,每次见着,心里还是忍不住地赞叹一番。

        也难为特意请了老鲁那些个来自各地的能人巧匠,要不也造不出这般令人赞叹的宅子。

        “姨婆也觉得咱那屋子没法看吧,开春咱也盖新房子!”心里赞叹,佟双喜最后的倔强却是不允许她灭自己的威风给别人助威去。

        这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

        王婆子只是瞧出佟双喜这个小姑娘心里的那点子小情绪,由不得地随着她的话道:“盖!凭什么不盖……人家是人,咱们也是人!”

        说着,王婆子自己都笑了起来。

        守门的人是识得这婆孙二人的,却是不识得他们身后的魏博文。

        “这是我远方侄儿,过来帮忙的。”

        王婆子自是解释说道。

        魏博文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见那守门的人并未难为自己,就跟在王婆子与佟双喜的身后进了宅院。

        顺着屋廊,三人很快就拐入了一个垂花门,进入垂花门,路就越来越窄,屋子也越来越低矮,魏博文虽是不管家事,却是也知晓这是宅子的后罩房,里面住的都是府中的家仆和下人,这宅子是新落成的,显然还没住了很多的人。

        蔡管事与儿子住的是个两屋一厨的偏院子,院子虽是不大,却也是普通的下人住不上的。

        蔡管事管着厨房,有这个体面。

        “可是把你们婆孙二人盼来了,我和人说好了,这就带着你们去看那奶羊和奶牛去。”

        一见着王婆子与佟双喜,蔡管事就等不及拉着二人往后罩房的后面去了,至于他们二人身后的魏博文,蔡管事只看了一眼,就没多说什么。

        谁家没个枝条树叶的事情,蔡管事也听说了些佟双喜姐弟的事情,所以也注意着分寸。

        “几天前,从京城送来了些奶羊奶牛,我这刚让人收拾了地方,把这些个精贵畜生给安置好了!”

        路上,蔡管事与王婆子和佟双喜解释说道。

        王婆子与佟双喜听着蔡管事这般说,也没有多问,这京城里的贵人讲究多,据说喝牛乳羊乳都是府中亲自圈养的。

        “既是京中的牛羊,刘公公该是喝得惯才是!”佟双喜却是问道。

        “谁说不是呢,以前在府里的时候,家里的主子们喝的都是这些个牛乳羊乳,只是这刘公公却与一般人不同,说是这膻味喝不习惯,只喝得惯宫里的牛乳羊乳!”

        说到这里,蔡管事皱了眉:“可是那宫中的做法,我们民间怎么会习得!”

        可以看得出来,这次的蔡管事是真的为了难了。

        王婆子一面安慰着蔡管事,一面看向一旁的佟双喜。

        这宫里才有的法子,佟双喜会吗?

        只是担心归担心,人来都来了,不能转身再回去吧,总得试试才是。

        几人没一会儿就到了一处低矮的屋棚处,屋棚比后罩房低矮一些,却也是用实打实的砖瓦盖成,这六里村,有很多人家,连这样的屋子也是住不上呢。

        心里叹这宅子的奢侈,脚步却是随着菜管事一块进了那屋棚中。

        首先入鼻的是那淡淡的艾草香味。

        “这是防着这些奶羊奶牛生病,特意熏的艾草。”蔡管事与王婆子几人继续解释说道。

        佟双喜见这屋棚被木栅栏隔着,总共隔成了十余间,此时里面只关着三只羊,三只牛,想来这就是菜管事口中的奶羊奶牛了。

        “这批畜生倒是不错,刚来这生地方也没认生,只三日就继续产奶了!”

        说着,蔡管事指着一间管着奶牛的棚子说道。

        佟双喜几人这才看见里面正有人在给这奶牛挤奶呢,远远地瞧着,那奶牛看不出什么,挤奶的人却是哼哧哼哧的累得厉害。

        “小刘公公,今儿个的奶色泽可是白润?”

        蔡管事冲着那里面哼哧哼哧挤奶的人问道。

        佟双喜却是没想到这里的挤奶工居然是那四个公公之一,本来佟双喜还以为这除了刘公公,其余的公公也该是好吃好喝地供着才是,没成想……

        只见那牛奶工见是蔡管事,就从那奶牛的身下移出了身子,然后站起身子,气喘吁吁地道:“都是上好的牛乳,蔡管事是这个时候要用吗?”

        佟双喜总觉得这声音在哪里听过,待她看清楚那挤奶工的面容时,才认出面前的人是谁。

        这眼前的人不就是那日帮了自己的那个小公公弟弟吗?

        “呵呵!原来是小公公你啊!”

        佟双喜几次上山都没能遇见这个帮了自己的小公公,本想着亲自道声谢的,却是没想到在这个地方以这种方式遇见。

        裴术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佟双喜,只见他恁脸一红,忙把自己沾满奶汁的双手往身后藏去。

        “原来你们认识?”

        蔡管事与王婆子却是一脸的狐疑。

        “不……不算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