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狠心

第七十六章 狠心

        上次跟在秦二狗子身后得的那十个白面馒头还没吃完呢!此时见秦二狗子这边遇到事情,铁娃子与秦大屋只是要站出来的。

        何况他们两人与秦二狗子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兄弟有难,可不能干看着。

        “你……你们……这群小崽子,你们等着,等着下次我非揭了你们的皮!”

        梅三妹的爹见这三人,个个比他高,比他壮,自是不会傻了吧唧地冲上去挨揍,只是那嘴上功夫还是少不得的。

        秦二狗子与铁娃子、秦大屋自是不会害怕这怂了的梅三妹的爹,直连喝带吓地把这一家三口给吓走了。

        见梅家人走了,也没了热闹可瞧,村里的人自是该散的都散了。

        “二狗哥,你这没事非得招惹梅家的人,村里谁不知道这梅家的人就是个大麻烦,凡是招惹上的不腥就臭。”说着,那秦大屋还嫌恶地撇了撇嘴。

        秦二狗子不说话,只眼睛四处地寻人。

        “姨婆和姐姐把人带着躲屋后去了!”一旁的佟双双指了指王婆子的屋子后面说道。

        秦二狗子想了想,到底没往那边过去,只带着铁娃子、秦大屋和佟双双收拾桌子。

        那些人刚吃完饭离开,梅三妹的娘就带着她的弟弟过来了,这不,一桌子的碗筷都还没来得及收拾呢。

        好在这几个小子都是穷人家的孩子,虽是男孩子,平日里也免不了帮着家里做活,这做起活来,只是也不觉得为难。

        此时的佟双喜与王婆子正站在那里看着梅三妹抹眼泪。

        “闺女啊!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王婆子也是从闺女过来的,这梅三妹的命也实在是从苦水里泡出来的,就是旁人看着也觉得心疼的。

        佟双喜也是有些想不明白,这梅三妹可是她娘亲生的啊,要是后娘就算了,这亲生的娘怎么会这般对待自己十月怀胎的孩子呢?

        “婶子,我……我……我不想哭,就是……就是疼得厉害!“

        梅三妹一直想让自己停下来,可是头上脸上甚至心里的疼都让她停不下来。

        “没事,没事,一会儿婶子拿那白酒给你擦擦,擦擦好得快。”

        王婆子不忍地摸了摸梅三妹的头说道。

        梅三妹点头,慢慢地停下了哭泣。

        这么多年了,每次遇着自家爹娘的毒打,梅三妹都害怕自己就此死掉,所以她本能地接受所有人的善意。

        待梅三妹不再哭泣,王婆子与佟双喜就领她回了屋去。

        “你娘平时也这么对你家其他的孩子吗?”

        佟双喜与王婆子一起给梅三妹擦着酒,看着她疼得龇牙咧嘴,忍不住地问她说道。

        上次只隐约听秦狗子说了几句,佟双喜对这梅家并不知道多少。

        “不只是娘打,爹也会打,每次爹娘看见我们姐妹几个,就不高兴,不高兴了就会打,饭热了打,饭凉了打,家里没钱了打,米吃完了也打,大姐二姐在的时候,爹娘打我打得少些,自从大姐二姐被卖了之后,爹娘就打我打得多,不过我大些,四妹五妹还在长身体,不能打得太狠……”

        梅三妹又说道:“大宝是男娃,爹娘从没打过,大宝也会打我们,别看他年纪小,拳头却重,打起人来也很疼。”

        佟双喜看着梅三妹说起这些事情时的淡然神色,心里真不是滋味。

        从小到大的遭遇,让这梅三妹养成了逆来顺受的性格吧,要不她的娘打她时,她也不会那般地随着,不知道躲避。

        “婶子……我今晚……今晚能在你家住一夜吗?我现在回去的话,肯定会被打死的。”

        见王婆子与佟双喜不说话,梅三妹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着王婆子问道。

        王婆子点头。

        佟双喜却在心里想着,这姑娘到底还不算傻,知道今晚回去指定不会有好结果,所以知晓主动地求助,想来这逆来顺受中更多的是畏惧。

        只要不是那受虐成习的人,那就算是还有救的。

        因着梅家这一闹,王婆子与佟双喜几人连晚饭都没吃上,好在晚上剩了不少的饭菜,秦二狗子与佟双双几人收拾完后也帮着热了一下,大家伙也就将就着吃了些。

        晚上的时候,王婆子去了西屋与佟双双睡,佟双喜留了东屋与梅三妹睡。

        从佟家把佟双双重新接回来后,王婆子与佟双喜就把西屋重新收拾了一下,并从温棚那里讨了一张缺了腿的木床。

        老鲁吃了晚饭后,帮着修了一下,就把这床摆在了西屋,给作佟双双的屋子。

        正所谓男女七岁不同席,虽说乡下人没那么多讲究,但是佟双双到底也快十岁了,不能总与王婆子与佟双双挤了一屋。

        晚上,佟双喜问起秦二狗子与梅三妹的事情。

        梅三妹倒是也没多想,就把她与秦二狗子的事情都告诉了佟双喜。

        原来这秦二狗子与梅三妹打小就认识,那个时候梅三妹九岁,正在河边给自家弟弟洗尿裤,可谁知河边太滑,就掉了河里,当时秦二狗子正带着村里的几个男孩子在河里捉鱼,正巧就救了梅三妹。

        “二狗哥救了我一命,却还被我娘骂了一顿。”

        说起这个,梅三妹满心的愧疚。

        佟双喜咂舌,这人要是不讲理起来,可真是……

        “后来,每次我去干活,二狗哥都会让人帮我,每次他们烤了吃的,都会送点给我,因着这个,我娘看我长了肉还说是我偷吃了家里的粮食。”

        回忆起这些,梅三妹的话里难得的轻松一些。

        “那后来呢?”

        佟双喜是想知道,秦二狗子是怎么找上梅三妹过来这里帮忙的。

        梅三妹叹了一口气道:“大宝到了送学堂的年纪,我爹娘寻思着把我卖了,换点钱送大宝去村里学堂。我害怕,跑出去偷偷哭,被二狗哥瞧见了。他问我会不会补衣裳,我说会。他就让我等着,第二日就拿了一堆的衣裳过来,说是补一件就有二到三文钱的工钱。”

        “娘见我能赚钱,又改了主意了,不卖我了,后来二狗哥就经常拿些破了的衣裳给我补,后来还拿些脏衣裳过来,说是洗五件就有一文钱,娘见我一直赚钱,就没再提要卖我的事情。”